洛带古镇写春秋,

客家龙腾五凤楼。

会馆兴衰千百度,

圆圆土楼满乡愁。

洛带古镇位于成都龙泉驿区,建于三国蜀汉时期。传说因蜀后主刘禅的玉带不慎落入此地的八角井中而得名,原称落带,后演变为洛带。老街呈一街七巷子格局。镇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为客家人。至今仍讲客家话,沿袭客家风俗。伤心凉粉为客家独创美食。

当年属简阳的洛带乡已经成了龙泉驿区的洛带,估计已经没有几个洛带人知道,在很多年前的岁月里,自己曾经是简阳的一部分,历史终究是历史,翻看旧账其实并不是一件痛快的事。

历史上简阳的古镇很多,经过沧海桑田的变迁,曾经熠熠生辉的古镇不是被水淹就是遭到人为的破坏,基本上就是有名无实,名存实亡了。

翻看两千多年的历史,所有荣华都支离破碎在风雨飘摇之中,拾不起,撵不烂。

然而一厢情愿终究是一厢情愿,随着成都与简阳经济的日益融合,处于核心地带的洛带古镇很难全身而退了,能有几条古街保存下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听当地老人讲,七十年代的洛带,像当时大多数的古镇一样,虽然沐浴了千年的春花秋月,风雨秋霜,仍然只有一公里的主街道,街道青石板镶嵌交错,像一条带子,左右绑着明清建筑风格的民居、商铺;还有北巷子、凤仪巷、槐树巷、江西会馆巷、柴市巷、马槽堰巷和糠市巷七条巷子纽带般散开,只有燃灯寺在镇东三峨山上打坐,而江西会馆、广东会馆,福建会馆见证着清代客家移民四川的历史。

也许只有在失去之后才慢慢发现,当对城市的高楼大厦审美疲劳之后,才会发现原来自己拥有过的是如此美好。古镇老街的好,只有在一定年龄之后才会慢慢懂得。老屋和斑驳的石板路也许能安抚一个烦躁的心灵。

站在高处俯瞰,这里的白墙黑瓦和远处林立的高楼对比鲜明。从喧闹的市中心往边上一拐,就是宁静古朴的一片世外桃源了。

客家洛带古镇万寿宫的照壁上浮雕着腾云的飞龙,用碎青花拼出的仙栖旧馆赫然醒目。

万年台也偶有戏剧演出。

小铺的屋檐上挂满灯笼,蔷薇长得青葱茂盛。

湖广会馆与禹王宫的建筑群早已用作参观用,但一年中也偶有祭祀活动在其中举行。

书馆的屋檐上挂满书签,书签红色的吊穗随风轻轻摇曳,并未惊扰到楼阁中休憩的客人。

洛带古镇的旧建筑已改作茶舍,不变的是那些岁月的味道,抬头望去依然历历在目。

旧日的邮局此时依旧发挥着作用,可以进去挑选两三喜欢的明信片,然后到旁边的熊猫邮局盖上邮戳,投递出关于洛带的记忆。

土楼穿越百年岁月,静好独立,而洛带的那些飞檐画壁也陪着客家人渡过了漫漫又温馨的日子,在芳菲深处静守人间烟火。

伤心凉粉绝对是洛带的特产头牌,一说法是客家人做凉粉时候思乡落泪故名伤心凉粉,另一说法是配料太过辛辣所以叫做伤心凉粉,我是站后者的,不信邪的看官尽管前来尝试。

洛带现在变了。那刻意铺就的街道、精心点缀的店铺、装饰精美的会馆、蜿蜒曲折的金龙城墙,无一不在向世人述说它古老的历史、深厚的文化、淳朴的民俗。

洛带没有在滚滚红尘中慢慢湮没,在历史的长途跋涉中,它却越走越精神焕发,越走越精力充沛。

印象中的洛带,随着岁月流逝已渐渐远去。古老的风貌必须精心修葺才能遗存、流传,否则会在纷纷扬扬的尘埃中隳颓。现在的洛带已洗涤了尘埃,焕发了精神,不过,不是记忆中的洛带了。

如今,再以游客的身份踏入古镇这片旧土,因为我本就是一个客家人的后裔。而我与母亲的脚步,再也无法丈量这一再扩建的城池。

如今的古镇,客家博物馆、客家书院、客家土楼、五凤楼都修复完善,填四川的祖先们,找到了各自的记忆。

而客栈,酒吧,休闲娱乐场所,以及周边的"蔚然花海"、"湿地公园","博客小镇"是否也是他们喜欢的地方呢?

有一天,我是不是也会像母亲一样,来到这里,就像进了大观园,只有陌生与新鲜?唯有将记忆不断更迭,在渐行渐远的岁月中,找到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