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下旬,由香港大学中文学院主办,田家炳基金赞助之「体验学习及交流计划」活动启动,该活动旨在透过各类深度交流及文化课程让更多国人认识传统、体验文化。在过去三年中,香港大学中文学院的「体验学习及交流计划办公室」,曾先后举办云南、川藏、丝路、京沪各项交流,反应正面;文化活动方面涉猎广泛,有书法、茶道、禅修、古琴、命理等工作坊。而此次活动的重点,在于特邀棋艺名家,开办「象棋文化讲座及对弈体验」。透过专家讲解,了解棋艺文化之深邃;与大师对弈,品味步挟风雷、着着玄机之妙趣。其中对于象棋的起源的描述,颇有韵味。鄙人野人献曝,不敢独享,特与诸位分享

象棋历史久远,趣味浓厚。千百年来,之所以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爱好,是因为“棋”——包含有体育、艺术和科学的因素。凡是象棋爱好者都知道,引人入胜的对局,构思精巧的排局,它的魔力决不亚于一曲动听的音乐、一幅绝妙的图画或其他艺术。另外在临局交争时的战斗性和竞争性,更是其他艺术所不能比拟的。长久以来,棋愈来愈受到人们的热烈爱好,由于象棋在世界各国流传很广,历史悠久,关于它的起源问题,说法也较多。


近百年来,关于象棋的起源,大致有中国、印度、埃及、希腊、波斯和阿拉伯等清说,其中以中国、印度、埃及、希腊四说最盛。据东瀛人士:涩江保《泰西事物起源》说:“象棋系希腊七贤中名希腊者所造。”


1930年从埃及开罗发出一条惊动世界棋坛的消息: 有七千年历史的古代象棋盘,在一个名叫乔沙欧克的大祭师的坟墓内发现;另外,还发现大祭师同他的夫人的像。由此可见,象棋游戏,至少在耶稣降生前五千年左右即为埃及发明,并不是由波斯人或中国人发明。这条消息一时惊动了全世界棋坛。如果它是真实的话,那么,关于象棋起源问题的喋喋不休的争认,就此可以了结。然而,不久就被人们发现,开罗通讯社的这条消息是不真实的——象棋为埃及人所发明被否定了,起源于波斯和希腊的说法也缺乏根据,因此,争论的焦点又集中到起源于印度或中国的问题上来了。


在上世纪的50年代,苏联象棋史学界认为象棋起源于印度,中国象棋是从印度传入的。但这个观点很快为欧洲象棋史学家所否定,他们对此论点提出质疑,而且认为象棋是中国古代人民创造的。

而关于中国象棋的起源,在我国古文献中也有几种有趣的传说,从这些传说中已可看出我国古代象棋的萌芽:


1. 起源于传说时代的神农氏,如元代和尚念常《佛祖历代通载》说:“借神农以日月星辰为象,唐相国牛僧孺用车、马、将、士、卒加炮代之为机矣。”
2. 起源于传说时代的黄帝,如北宋晁补之《广象戏格•序》说:“象戏兵戏也,黄帝之战驱猛兽以为阵。象,兽之雄也,故戏兵以象戏名之。”
3. 起源于战国之时,《潜确居类书》说:“雍门周谓益尝君:足下燕居,则斗象棋,亦战国之事也。盖战国用兵,故时人用战争之象为棋势也。”
4. 起源于北周武帝之时,《太平御览》说:“周武帝造象戏”,明罗颀《物源》说:“周武帝作象棋。”

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是在对立的矛盾斗争中逐渐发展起来的,象棋的发展也是这样。根据一系列的史料记载,中国古代象棋的制度变化很大,它的整个发展过程是由简单到复杂,由易到难,由初级到高级,而且是由量变到质变。历史证明,象棋是中国古代人民在长期实践中不断创造革新的成果,它深深地扎根在中国劳动人民之中,有着广泛的流传。“棋”与琴、书、画并列,被称为四大艺术之一,也是中国古代文化宝库中光芒夺目的一颗明珠。

如按历史来划分,春秋战国时期,是我国奴隶社会衰亡、封建社会刚刚兴起的时代。这是我国历史上一个大变革时期,也是我国古代史上文化大发展时期。当时的科学技术、数学、天文学、军事学及体育艺术等等,都有相当发展。棋艺因为需要心算为基础,被当时学者认为是数学的组成部分,并且在这个百花园中开放。其实,棋艺与当时的天文学、数学、军事都有关,也可以说,棋是在这些科学的基础上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成为我国古代文化的组成部分。春秋战国时期的棋艺,统称“博弃”。博在古文献中或写成簿,也叫象棋。“燕则斗象棋”等,由此看来中国象棋一词的来源,当出自此处,绝非舶来品。

秦汉时期,随着生产的发展,政权的统一,各地区和各民族之间的联系加强了,其文化事业也蓬勃发展起来。如著名的《九章算术》的出现、造纸术的发明、张衡的地动仪、华信的医药学,都是这个时期对人类所作的杰出贡献。就象棋而说,当时不是专指单一的某种棋,除围棋外的其他几种棋戏,如六博、弹棋等均称“象棋”。

到了三国、两晋、南北朝的时候,中国各民族的大融合,由于各族人民的辛勤劳动,社会生产有了一些提高,我国科学文化也相应地得到了新的发展。“象戏”产生在南北朝时代不是偶然的。因为人们对当时的棋戏——如“六博”、“塞戏”觉得着法简单,趣味太淡,围棋则太费时间,而“象戏”却正好居二者之间,适宜于一般群众的文体活动。我国自南北朝至北宋末的象棋,古文献中都以“象戏”名之。

而隋唐时期,我国南北统一,疆域广阔,经济发达,中外文化交流十分频繁。因此,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如李白、杜甫、白居易等的唐诗;吴道子、阎立本的绘画及其他科学艺术,都纷纷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文化宝库之一,深刻地反映了我国古代人民卓越的才智。这个时期的棋艺如围棋、象棋、双陆、弹棋等,也都有了新的发展。

唐牛僧孺著《玄怪录》中有《巴邛人》一篇,讲述象棋的神话故事。大意说,有个巴邛人,家有橘园,因霜后橘已收,但余下两个大橘,摘下剖开一看,每橘都有两个老人在着象棋。橘中戏不但是后人小说、戏曲的题材,也是许多诗人的题材,明代的著名象棋谱《橘中秘》《橘中乐》等书名当来源于此。


唐代的象棋在唐太宗的关注下,更是逐渐盛行起来。据《梁公九谏》记载,唐太宗的儿媳——武则天就是个象棋迷。《梁公九谏》说:“则天睡至三更,又得一梦,梦与大罗天女对手着棋,局中有子,旋被打将,频输天女,忽然惊觉。来日受朝,问诸大臣,其梦如何。”


白居易,是一位爱好象棋的大诗人。“兵冲象 戏车”是他吟咏象棋的名句。白妻是牛僧孺党重要人物杨颖士的妹子,牛氏《宝怪录》曾以小说的形式写过唐代象棋制度,与白居易的诗相辉映,更为唐代的象棋史增添了光彩。

北宋是华夏文化的一个巅峰,古代象棋的大革新时期,经过汉唐盛世的沉淀,有经历了南北朝民族大融合的洗礼与打磨,北宋的文化生活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北宋和象棋的故事太多,笔者将在今后单独展开。

宋元之后,在明朝封建统治二百七十多年里,中国象棋的发展依旧非常迅速,尽管当时在士大夫阶级中有弈博象贱之称。但在市民、手工业者及农民中却有很大的发展。


明代赵用贤、赵琦美父子二人喜藏书,其《脉望馆书目子类五象棋》著录《梦入神机》一部,十卷。《宝文堂书目》卷下“艺谱”亦著录此谱为徽州府刊印。清初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卷十五“子部艺术类”著录“《梦入神机》十卷” ,可知该谱在清初尚完整在世。据清朝《内阁藏书目录》所载,原书12卷。


棋谱残局都是以胜局为主,局势虽大多简单,但却很精彩,至于原谱著者姓氏及序、跋等均没有见到。该谱原图棋子为黑白两种,但黑子是帅、相、兵,白子是将、象、卒,白方先行。

现存明代残局谱有《梦人神机》,《梦入神机》象棋谱十二卷。作者佚名。现存残本144局。《梦入神机》在明代是一部相当流行的象棋谱,明代各藏谱家都曾收藏过此谱。但令人十分惋惜的是,至今尚未发现其他完整的版本流传下来。现存的版本是静海郑国钧于1949年从市集上一位姓杜的杂货摊商那里获得的,原书有十二卷,被杜姓杂货摊商当作废纸用以包货。经郑君再三搜集,只存一、二、三卷残本,计有残局一百八十五局,卷七一册,有残局一百局,共计285图的残局棋势,全书均为图式,未见着法,估计是图着分列,版本和刻印与后来的“适情雅趣”相仿佛。经过郑郑国钧的搜集,仅有一、二、三卷残本和卷七一册共285局。从中删去与《道清雅趣》相同的局数后,尚存144局,这是非常难得的宝贵遗产。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象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上到政府高层,下到黎民百姓至爱的休闲娱乐活动之一,我国政府在外交以及内事中多次以“棋”文化来隐喻世界时事。而在民间,各类的象棋网站、在线的象棋对决层出不穷,无不体现出中国象棋,这一古老的中国文化瑰宝,在新世纪里依旧风华正茂,绽放出新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