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萧茗

文字:摘自网络

躯壳是无足轻重的,只有意念,

凝聚在此,向山说:我爱你。
这高不可攀的圣洁雪山,
像高尚的人,像德行绝尘的人,像不可能。
不可能的山,许多人向你攀登而去,
却消失在你的怀抱里。
太阳照着,风雪狂着,
为什么向你走去,这是一个千古疑问。
因为人们什么也不缺,在他们的生命中,
只缺少一座雪山,而且高,
而且在人们遗忘的地方。

清晨从雅江向贡嘎进发,大概是昨晚剪子弯山99道弯的轮回让我脑袋有点发晕,直到新都桥,秀丽的田园风光让我在迷糊中清醒,波浪式的道路让小伙伴们又嗨起来了……

贡嘎山是横断山脉的第一高峰,也是四川省第一高峰,因此被称为“蜀山之王”。藏语中“贡”为雪,“嘎”为白,意为洁白无瑕的雪峰。

计划行程是到子梅垭口看贡嘎,因道路维修,不予放行,改道到雅哈垭口,这个意外改变让我与贡嘎有了最美的遇见……

有人说:在海边长大的人会有雪山情结,山里长大的人会有大海情结……这句话在我身上得到完全的印证。看着高耸入云的蜀山之王,我想找一个最佳的角度去欣赏,海拔4000+的徒步,能让我坚持前行的动力源于内心的热爱。

站在这里,7556米的蜀山之王触手可及,徒生出山高人为峰的豪迈……

在海拔4500的山脊,使用登山杖这个利器,拍一个飞天魔法师的pose确实是“屌炸天”

翻越海拔4800的小山脊,传说中贡嘎的“遗世眼泪”~冷噶错被黑黝黝的页片石包围,坐在湖边,看云卷云舒,看雪峰闪烁,看波光敛滟……面对着壮美无比的风景,心却静了,不惊不喜……

突然觉得:我爬那么高,走那么远,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为了去天地的尽头会一会自己。因为只有在那样遥远的地方,你才能安静的认识自己。

天光日下,雪峰,云彩,湖泊的色彩慢慢的变化,金色,金黄,粉蓝……

在冷噶错,形孤影单的我有幸遇上无锡的三位驴友,一起欣赏最美的日照金山,乘坐她们的越野车在茫茫黑夜里穿越了险峻雅哈垭口。四个小时的短暂相遇,又匆匆别过,不禁感慨:人生本来就是一场独自旅行,或许中途曾有人同路,但终将各自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