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来得及思索人生

刚从混沌中清醒

东方魚肚白的清冷

打开偏远小镇茶馆

破旧不堪的木板门


一壶已过沸点的开水

从夸张得有些变态

白铁皮的尖嘴壶口中

以嚣张姿势一冲而出

沉睡的激情滚烫起来


青春 理想 爱的情

新闻 旧事 稀奇事

家事 国事 天下事

在呛人的劣质烟味中

在避之不及的口水里

表情淡定地从容演绎


太阳照亮

模糊不清的叫嚷

“豆豆酒”

“豆花饭”

“麻辣小面”

茶盖一翻

便终止了沱茶的命运

当然 也有人招呼一声:

“老板,给我留起!”

毕竟是处于底层

也有底层的幸运


——庚辛 2018初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