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3

  5月9日,游览山城步道,通远门景区,傍晚,乘长江索道,观重庆夜景。


  山城步道是只能步行的城市小道,地处渝中半岛南向坡面,由北向南,依次经过市中山医院(原国民党政府立法、司法院)、抗建堂、菩提金刚塔、法国仁爱堂旧址、悬空栈道等,全长1748米。这些原本散落的历史文化遗迹,经步道串联,组成了一幅紧凑的老重庆风情画卷。步道保留了老重庆的风貌,沿途绿树成荫,空气清新。两边都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很有重庆老城的市井味。

作为最美的山城步道----第三步道,修缮之后新增了8个观景平台,可以同时看见长江大桥和菜园坝大桥! 古道的最后,通向‘通远门’,一个保存的重庆城门遗址,一个现代的历史公园。

一起来走走山城步道,看看藏在梯坎里的重庆,感受地道的山城情怀。

 


  沿着山城步道前进,风光优美,心情愉悦。

  作为最美的山城步道,第三步道在修缮之后,不仅新增了8个观景平台,还串联了渝中区的历史记忆。

  步道两边的民居看上去大多已被征用,或许过几年再来这里,已非现在的面貌了。

  厚庐是一栋官邸小楼,外观看起来似乎与周围老重庆的房子相比有些另类,这是因为厚庐属于典型的上海石库门建筑风格,在重庆的民国官员旧宅里算是比较独特的一栋,屋主是曾经雄踞四川的军阀刘湘手下的悍将师长兰文斌。

  江对面的风景,与步道旁的旧居,繁华与落寞,如同两个世界。

  那些待拆的旧房子里,还埋藏着多少故事。

  法国仁爱堂旧址。

  沧桑岁月中重庆曾经拥有“九开八闭“十七座城门,如今只剩下通远门一座真正的城门。

我通的是远,未曾想,也通今。

古今相隔一洞间,沧桑往事数重山。春风又绿当年树,明月何时照我还?

  通远门城楼。

  黄钟大吕功勋在,丹心一片照汗青。

  现世安稳中的金戈铁马,如此荒诞,如此相安。


  

  

  乘坐过江索道需要排队一个小时。

  过去的索道只是交通工具,而今成为了游览景点,票价也从原来的一元多涨到了如今的20元(现在重庆市民持交通卡在白天乘坐也只需1.8元)。

  过江以后,尝试着去走走重庆老城旧居,只见住房一栋连着一栋,即使是楼房也是一座靠着一座,最里面的住房,竟然需要走过六、七段这样的阶梯(或许还不止,因为我们还没有走到最后的那一栋),左转右拐,一路爬高,才能到达。我在想,住在最里面的老人怎么办,住在最里面的人一旦有了急事怎么办。

如此看,在重庆很少看见自行车也是正常的了。导游说,在重庆骑自行车的只有两种人,一是运动员,二是傻子。

  隔江相望,重庆渝中区(市中心)灯火辉煌,一片繁荣景象。

  历时十天的长江三峡邮轮游和重庆游就要结束了,游得尽兴,没留遗憾,这就够了。重庆的繁华不同于上海,重庆给我们留下的最大印象就是两个字__光鲜(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蹦出这两个字)。三峡太美,重庆太美,大自然太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