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五)

梦中的胡同

胡同不长,儿时曾无数次在胡同里奔跑戏嬉;胡同不深,左右对称,方方正正的几处院子承载了儿时的全部乐趣;胡同仍在,而我如今却很少能涉足其中,只能在梦中一次次梦到她了。

  梦中的胡同,有我满满的记忆:早晨推开柴门,邻里间在一声声质朴的问侯声中,开启了一天的劳作;午饭时各家的男人们端着海碗,蹲在胡同里插浑打科的调侃,不觉中一碗饭已经下肚了;晚饭后互相窜门,聊聊今年的庄稼和家长里短,伴着月色,胡同迎来了一个又一个宁静的夜晚。。。

  不知何时起,胡同变了:两侧的土墙柴扉变成了砖墙铁门,但每个门里进进出出的人却少了。胡同里的路面硬化成了水泥路,却再没有了那熟悉的泥土气息。

  如今, 胡同仿佛老了,当年住在里面的年轻人变成了老人。当年奔跑戏嬉的孩童已远走他乡,或创业就业或打工经商了。

  感觉,胡同和我生分了,因为我好久都没有去踩过她的路面、抚摸过她两侧的围墙了。那还是我儿时奔跑出入过无数次的胡同吗?那里住的人还是我曾经无比熟悉的父亲母亲和叔叔婶婶吗?

  无数个夜晚,在拥挤的城市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已居住的小区时,感觉到的是窒息般的压力和第二天繁琐的工作。坐在小区的台阶上,真的想回到那个熟悉而又亲切的胡同,因为那里没有压力,没有竞争……。可惜,每次回去只能像过客一样又匆匆离去,还没来得及寻找儿时的记忆与乐趣,又要重新上路。

  胡同,那条承载着儿时满满记忆的胡同,我们真的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本篇作于18年5月,此次系统收入《回不去的童年》系列,以飨读者。

敬请关注下期《回不去的童年》之六,下周五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