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地处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大陆架上,面积3.6万平方千米。由于地处热带,亚热带交界地带,自然景观与生态资源十分丰富。境内拥有复杂多变的地貌,因此鸟种多变,且特有种众多。

至今,台湾一共记录了626种野鸟。其中留鸟130种,却有特有鸟种(即全世界只有台湾才见得到者)为27种,特有亚种有56种,即你在台湾见到常见鸟,60%的比例为特有!老夫二次深入台湾,总结台湾拍鸟地图,即27+6, 包括台湾本岛27种特有种,兰屿岛6种特有亚种。

而且,台湾现代文明发达,观鸟条件优越,是一个难得休闲加拍鸟的佳地。

好吧!泡上咖啡,静等目标鸟蹦出来!

  第一次台湾之行,主要是台湾的东北部,中部。这一次我的重点是台湾中部,西南部,及兰屿岛。

从桃园机场出发,长驱到谷关,这个以温泉闻名的旅游圣地,目标鸟主要是台湾蓝鹊,赤腹山雀,台湾棕颈钩嘴鹛。

下一站,东势林场,主打台湾画眉。

大雪山森林公园,是目标鸟主战场。台湾戴菊,台湾短翅莺,台湾白喉噪鹛,棕噪鹛,台湾竹鸡,蓝腹鹇,及最稀有黑长尾雉……

溪头公园,有机会见到台湾紫啸鸫,小虎鸫,棕胸蓝姬鹟,岛鸫,白耳奇鹛。

嘉义山区,观星园农庄有稳定的台湾山鹧鸪,蓝腹鹇,台湾斑胸钩嘴鹛,台湾竹鸡。夜观领角鸮,鹰鸮,黄嘴角鸮,及白面鼯鼠。

屏东枋山乡,稳定的台湾蓝鹊。

兰屿,栗耳短脚鹎,低地绣眼鸟,菲律宾鹃鸠,红顶绿鸠,紫寿带,兰屿角鸮。

高雄洲仔湿地,水雉。

  黑冠jian在台湾公园里非常易见。作为这次行程第一只台湾见到的鸟,它用华丽的探戈舞步行了一个欢迎礼。

  台湾画眉,其实非常难遇见。即使听到它婉转动听的叫声,却很难见到它暴露的身段。于国内常见的画眉相比,眼眶周围明显没有突兀的眼斑。

  谷关,确是一个休闲放松的度假胜地。

  大雪山林鸟其实相当丰富,在国内不太容易见到的棕脸鹟莺,在这里,显然开放,热情许多。

  栗背林鸲,也叫台湾林鸲。公的颜色丰富许多。

  台湾杂色山雀,极似赤腹山雀。但前额及脸颊白色部份沾淡棕色,黑色喉部下方有淡棕色围兜状大胸斑,已分裂为独立种,但十分罕见。

  当地也叫台湾丛树莺。底栖性鸟种,甚隐密不易见。繁殖季鸣唱规律的“滴---答答滴”声,嘹亮而持久,极似打电报,故俗称电报鸟。

  由于繁殖季已过,这只台湾戴菊,并没有张开夸张的火冠。

  山羌在大雪山并不鲜见,但要碰到如此乖的,却要些运气。

大雪山经常雾气升腾。但一旦天晴,这天空蓝得让人心醉,鲜花也明艳非凡。

  难得大雪山泉水潺潺,清彻见底。

这些小燕尾最适应这种干净的溪水,每当这种溪水出现,仔细找一下,它娇小灵活的身影便会突然出现。

  红头长尾山雀,海拨分布很广。

  这红头穗鹛,是特有亚种哦!

棕胸蓝姬鹟,特有亚种。在溪头公园里,只要用心寻找,它往往就在树丛的阴影里伫立,眼睛默默地注视着你。

  黄痣薮鹛,本来外观并无惊人之处。但嘴角活生生多出一个三八痣,让它活泼了许多。

这种虎斑地鸫,台湾俗称小虎鸫。这只正处于育雏的母亲,战斗力惊人。满嘴活奔乱跳的蚯蚓,犹如一大团拉面,大有风卷残云之势。

  台湾猕猴,体形硕大,主食浆果,树叶。

山鹧鸪类生性警觉害羞。拍到它唯一的机会,就是喂食点了。

  这个点同时有蓝腹鹇出现,便有点超值。

  白面鼯鼠身形不小,连尾近1米的身长,在同类中绝对是大条的。它利用前肢扩展至后肢髁关节的巨大飞膜,利用上升的空气进行长距离滑行,穿梭于大树之间。林雕和褐林鸮是它的二个主要天敌。

  这种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绿光的小真菌,俗称莹光菇。它的发光原因至今尚无定论。由于光线微弱,需上三角架,长时间曝光才能拍得清晰影像。

台湾蓝鹊外观近似国内红嘴蓝鹊,但其分布范围狭小,身价自然倍增。它可是不折不扣的台湾特有种。

  夕阳之中,垦丁热闹的海滩渐渐冷清下来。

而夜市的灯光逐渐变得明亮,台湾特色小吃,占据了大部份摊位。空气弥漫着各种油炸的香味,各种美食粉墨登场,刺激着你的神经,感动你的味蕾。

  成熟的台湾鹎,嘴角有二个鲜红的斑点。这点很容易从白头鹎中区分开来。它只分布台湾的东,南部及恒春半岛。其他地方几乎没有可能见到。

  兰屿,岛上椰风蕉雨,一派热带风光。海水清彻见底,是潜水的最佳选择。

小岛原住民达悟人,保持着纯朴的民风。渔业和旅游业是他们主要的生计。

鲜鱼在岛上炽热干燥的空气下,短时间蜕变成鲜美的鱼干。

  小鸦鹃筑巢于海边的红树林中。这对夫妻趁着早晨空气尚算清凉,早早进行了房事。到了中午,空气会变得炎热,任何体力劳动会变得十分困难。

环岛有修建一条临海的柏油大道。骑上摩托环岛一圈,近40公里的路程,实在是十分幸福的事情。沿途风光秀丽,海风拂面而过……绝对是放松心情最佳方式。

  蜘蛛张开大网,等待第一位客人的造访。

  永兴农场这片热带雨林保存十分完好,是鸟类天然栖息地。

  褐鹰鸮,白天大多数时间在睡觉。偶尔睁开双眼,也是咪成一条小缝。

  这种绣眼鸟,嘴巴比较大,背部颜色较深,区别于一般的暗绿绣眼鸟。真正的学名也叫巴丹绿绣眼。

栗耳短脚鹎在岛上随处可见。而偌大一个中国,除东北省有少量分布外,其余地方几乎难觅身影。纬度相差如此之大,确属罕见。

紫寿带在岛上繁殖。作为留鸟,4,5份可见性大。在大陆大多数是过境鸟,它们只会在一个地方调整几天,又会匆匆踏上征途。

菲律宾鹃鸠。除兰屿岛之外,中国其余地方没有分布。

红顶绿鸠,头顶上有一块橘黄色的羽毛,让它看起来神采奕奕。在中国,想要拿下它,也只有兰屿有机会。上午比较易见,在永兴农场那片树林里,有几颗树的果实是它们的最爱,守着这几颗树,便有机会。

  兰屿角鸮,名声在外。是必须拿下的鸟种。不过岛上数量似乎不少,有几个稳定的点,当地人很有把握不会让你失望。

  海岛四周,长年经受巨浪冲击,形成独特海蚀地貌。

  这只躺在草地上的土狗,眼神百无聊赖。生活中缺少些激情,整个台湾岛似乎都有些慵懒的氛围。

  高雄洲仔湿地,二只水雉在热恋中,生活地有滋有味。

黑长尾雉绝对是台湾招牌大明星。它霸气的外表,特别是公鸟全身为具金属光泽的暗蓝色,日照时呈鲜艳亮蓝色。台湾鸟人称之谓“帝雉”。

但今年几个点都没有出现,让我们一行倍感失落。好东西,只会越来越罕见。这是一种趋势,说不定哪一天,你手中的照片就成了绝唱!

想拍好东西,趁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