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3

我问心:
什么是幸福?
心说:
身心安顿,就是幸福。
幸福,
本无关名利或者财富。

我问心:
我身体安然,
只是如何让心安顿?
心说:
心中有牵绊,
自然就不自由,
不自由,如何能安顿?

我问心:
心在红尘走,如何能不牵绊?
心说:
心,若不为形役,即为自由。

我问心:

心在形中,如何能不被形役?
心说:
形,只是承载心的躯壳,
犹如,万斤肉身只为一缕气息。
心又说:
心,又是感受生活的容器,
把酸甜苦辣尝受,
然后一笑而过。

我问心:
为何要一笑而过?
心说:
身不过百年,
瞬息而过,
如梦一场,
何必当真。

何况,

那心中千百滋味也不过是寻常,
背负那被复制的滋味又为何。
再况,身的奔波,
本为成全心的自由,
怎可,让身之一切,
成为缚心的枷锁。

我问心:
如何能一笑而过?
心说:
名利得失皆如平衡木,
得之,又盼;
不得,又伤。
红尘之大,
不过是那诱惑之大。
安于自己的一箪食,一瓢饮,
就不会为隔壁的满汉全席而垂涎。
红尘之痛,
不过是那心之摇摆之痛。
心,若成粘泥絮,
怎会追逐东风上下狂。

我问心:

心,如何能成粘泥絮?
心说:
若身知,名利之不可偶得,
能释然者,为一境。
若身知,名利得之有如何?
不过是俗人俗事之超然者,为二境。
若身知,名利如云烟,虚幻不真,
我心定我境之安然者,为三境。

我问心:
心大,还是世界大?
心说:
世界再大,由心感知。
心在,则世界在;
世界,是心得镜像。
我又问:
我来到世界,为了走向哪里?
心说:
人毕生只架一座桥——
不同的只是,
是从我走向世界,还是从我走向本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