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是最闪耀的星


——观《我的团长我的团》主角龙文章有感

文/常笑


战争就是一台面目狰狞的机器,吞噬着假丑恶,展示着真善美,捋顺忠奸,抹平智愚。一旦开动,强大的扭力会让一切变形——题记

  龙文章是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的主角,由著名演员段奕宏饰演。该剧以中国远征军抗日为题材,塑造了一位从天而降的“伪团长””——龙文章的光辉形象,给了我前所未有的震撼。


  龙文章的出场绝不光彩。一群50多号被扒得只剩下一条中国裤衩的溃军被四个日本兵围堵在一间英军仓库六神无主如惊弓之鸟,几乎丧失了一切能活着的希望。龙文章在只身消灭了四个日本兵后小心翼翼靠近仓库,一打开门就被只有一条裤衩的“人渣”们打了一枪,幸好警觉机敏、及时躲闪,才不致命,接着用大忽悠的看家本领让这群丧失理智的兵痞子安了神并且初步认可他是新团长。其实,龙文章就一彻头彻尾的骗子。他当年路过江南某城,一个城防团的副官叫龙文章,觉得这人名字很好听,所以偷过来据为己有。他什么都没有,衣服是偷的,军衔是偷的,连名字都是偷的。身上唯一不是偷来的东西就是爹妈给的骨肉。当然,这些,他没敢坦言,他要一支军队,一支哪怕衣衫褴褛到只剩一条裤衩,一支形容枯槁却意志不倒,一支为尊严而行为受大脑指挥的军队。他的权益来得卑虐而阴暗,可这丝毫不影响他想有尊严地成就伟大理想的目标。他用假军服、假军衔,真械斗、真方言、真感情、真胜利一点点做实自己的权威。龙文章最伟大之处在于他必须自己亲自去完成对个体生命的救赎。而这些个体,都是极度颓废,极度惊慌的溃兵,龙文章自己本人也是,没有利益诱惑,没有权势强压,命悬一线还人生地不熟,靠什么扬名立万,树起大旗,这是比党派和绿林艰难万倍的事情,可他就是靠丝丝缕缕能屈能伸的智慧,一步步迈向了自己的目标。孟烦了怒气冲冲对龙文章发牢骚说:“你不在乎军功,不在乎出人头地”,不理解恰恰证明了龙文章的纯粹和伟大。龙文章自己说:“我不敢说我是军人,我没脸说我是军人,但我们只想挣扎着活出一个人形!”朴素的语言力沉万斤。这里我开始理解禅道——“无欲则刚”。也明白,伟大与否,不单单看过程是否光明磊落,更应该看看目标是否纯粹与无私,如做妓助学女教师殷彩霞,为什么让我们无法控制泪腺。悲情大爱,悲哉,壮哉!


  若再论龙文章的伟大,那就是能唤醒灵魂,昂扬斗志,创造奇迹。龙文章来历不明,活生生一孙悟空,是上天派来拯救濒死之人的救星。他就像大海上的一块木板,让快要淹死的兵渣滓们重拾生存的希望和求胜的渴盼。他的第一道命令是让五十多号溃兵们保留与故乡唯一关系——一条中国军队的裤衩。这个匪夷所思的命令,招致所有人的费解,可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故土之恋和敬重亡者的朴素情感让溃兵们好奇自己的新长官。他还用“如果你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衩,也要用这条裤衩来杀死小日本”来鼓舞斗志。随后他扒光自己,只剩一条裤衩,跳进沥青桶,高喊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召唤着每个人的战友之情。


  他用混社会得来的精明和智慧,让群龙无首的溃兵在他的指挥下,变溃逃为有序撤退。龙文章一路收编溃兵,队伍人数一度达到一千余人。一路上龙文章重复着拿破仑的话:让驴和识字的人走在队伍中间。他的队伍不断壮大,他用自己的坚持与精力做这支溃兵收容队的“腿”,用“回家”的愿望做动力,“回家不积极,脑子有问题”,“拉上走不动的,赶上臭不要脸先走的”。谎言与粗鄙饱蘸着唤醒灵魂的伟大智慧。


  当好不容易赶到南天门,却发现追兵已近,并且队伍里还混进日本斥候,他暂时放弃渡江的计划和对溃兵们带他们回家的承诺,毅然为清理队伍和为对岸国军固守江防争取时间而重登南天门。一个昼夜顶住日军一个联队17次进攻,虽丢下一千多具聚拢来的溃兵的尸体和只带回十多个战友,可就是他们维护住了江边大批人的回家之路,保住了江对岸那些人的家园,而自己回家的梦想却阻断于怒江之边。试问这种牺牲何等可贵!孟烦了对他大喊:“你骗了我们,你给了我们这些本来已经绝望的人不该有的希望,让我们明知道要死却还在想胜利,明知道要死还在想回家。”


  牺牲在所难免,可人,就该像孟烦了说的那样:“就算我们是劈柴,也要发点光亮啊。”正是基于这种人性的关辉,龙文章自己总结说:英国鬼说,他们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说,他们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所有的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笨死的。这个没正经上过学,在颠沛中逃出的“贱命”的脑瓜里不知装了多少智慧。这些智慧,造就了龙文章看似怪诞滑稽的三观。瑕不掩瑜,人性的良善和敬畏生命的信念造就了这位看似形容猥琐,逻辑混乱但却大智若愚的草根英雄。


  龙文章,改变了历来影视中大红大紫、刚正不阿的平面英雄形象,展示了一个有人性光辉也有人性弱点的立体的鲜活的生命。 这一人物,让战争的血腥与残酷,人性的善与恶得到淋漓尽致的真实立体再现。


  愿英烈受万代景仰和纪念,愿经典受万民追捧和玩味。

作者:常笑

配图:网络

(感谢您的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