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拍,只拍女神!关注我,查看最新拍摄!点击上面“三米阳光“欣赏以前作品)

如果说城市的一座桥是伟岸的男子,那么,萦绕在桥下的水流一定是位翩翩的美少女,要不怎么说女人是水做的呢?成都九眼桥——铁拐李升天成仙的地方,一片水渍烟熏墨染的景色,漫延十里软红旧颜风华。

九眼桥中央第五孔最大、最高的中洞下据说是一个“海眼”,可通大海,深不可测。我想以钱币落底的时间来估量爱的深度。只望见旁人们侧耳引颈,口中念念有词:嗬哟,落水深罗,还没听见彼此相爱的心沉底。

城市的烟雨蒙蒙,就这样隐在云天深处,静静的伫立着!期待着,思量着,彷徨着,憧憬着,直到心灵深处泛起一阵涟漪……当幸福与渴望如同天空中的云彩无法抓在手里,渐渐的,来如烟火,去如流星,飞不过沧海,悄悄落进你的心田。

没有人,不希望拥有一份邂逅浪漫,没有人,不企盼一份缠绵柔情。能够永远留住的地方也许就是眼目中那份悸动,彼此心底尚存的那点温情,一直停留在心灵的驿站里。唯一能代表点的,只有那驿动的心跳。

十里锦城,邂逅情缘,谁捡起?谁抛下?谁忘前尘?谁总牵挂?取一泓相思放在心上,足矣。以桥为伏笔塔为影,写一笔情深似海,不论几生几世,谁的相思,丰富了想象,绕过指间的光阴,葱葱溢彩,心底这份思恋,才是这千年的疼痛。

邂逅在人生里程碑上可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也可能留下一段柔美的爱情佳话,这要看神仙们的懿旨把两颗心牵向何方。天空中有流星飞逝,仰天闭眸,面对着那流星滑过的夜空,虔诚的许下了一个美好的心愿。

很多时候,在桥上跟自己玩着红绿灯的游戏,红灯,转弯,绿灯,直行,漫无目的来回走动,看看这个城市最后会把自己引到何处,像是考验灵魂深处承受的感情极限,强迫着要继续坚持支撑下去而不能哭泣。

生命中到底缺少什么而苦苦寻觅?也许,谁都喜欢那种邂逅被爱的感觉,无意中沉湎与游离于理智之外的情感,只想体味这种痴迷的爱情。诺言是那么的脆弱,在心中留下美好的记忆后,续存那份独有的思恋与臆想。

曾以为:春去春会来,花谢花会开。后来才知道,再来的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春天,再开的也不再是那束温柔。人生如此,错过的就这样永远地错过,失去的终归不能复得。邂逅得来的有时会是一腔惆怅与失落。

不经意间,碰撞过的心激动过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保持沉默,冷眼旁观,而思绪如同夜游的精灵,徘徊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随着走动的脚步,任凭灯火把身影拉长又缩短。一段段温馨的往事,早已成为岁月中的烟尘。

只有万千的惆怅和碎了的梦牵绕着心弦,在夜静风轻的城市夜晚,轻轻地奏上一曲婉转的春之歌,感动于梦中曾经相会的那一刹那。情感煎熬是那样的苦涩和甜蜜,会忘吗?也许忘了更好,我能做到吗?天知道。

凝望心中距离的伤痕,冷漠摇落了梦的细碎,飘零轻轻的抖落记忆,撩起心中那难以名状的思恋疼痛。亲爱的,请许我也许,好想那些邂逅的细碎时光,被我擦拭成桥下的风铃,回流时光,掬风如歌。

用心为描绘着灿烂的未来,痴迷着所有的思念和祝愿。多么希望今生可以走进你的心里,为你撑起一片灿烂的天空。眼前没有了你的身影,夜幕来临的时候,思念就会像洪水一样决堤,待到离开你,方知更苦。

追忆的滋味,就像喝了一杯南极的凉水,再用很长很久的时间,汇成盈满眼睑的滚滚热泪,该何去何从?情易生,情难解,几十年秋夏,世事如梦。人生漫漫,错过何止万千?随风去了多好,然而,不能,也不会。

一次次的梦中萦回使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东西是邂逅了就会深深地烙印在心里的,挥也挥不去。某天,是否可以重新再相遇,再邂逅一次,尽管你的身边或许已有了他,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忘记你!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的想念,是你的温暖。回忆深埋于心底,是说不出的秘密。小心翼翼的珍藏,是永远不会消逝的迷离。找不到理由忘记,是因为情不自禁;找不到借口放弃,是因为刻骨铭心。

这种折磨是漫无止境,这种等待可能遥遥无期,也许,最后只剩了下也许,但我不会后悔,因为今生,曾经邂逅,曾经爱过,有过见面,就会有了回忆。就像轻轻的落叶,脱离枝桠时,那一声清脆声,心痛自知。

有些事,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了又能怎样。有些人,不是不想你,而是想你了也无可奈何;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成熟,就是用微笑来面对一切。

回忆,就象缠绵雾霾,漫过心弦,留下层层涟漪,无法平静。随波飘浮的心,怎么也找不到那停留片刻的彼岸,这个季节的邂逅,堆积了太多凄美回忆。留下的幸福,是伤痛的悲、还是欣喜的笑?老天知道!!!

  九眼桥位于成都市锦江区,传说为铁拐李得道升天成仙的地方。古名宏济桥,又名镇江桥,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距今已有400年的历史。由当时布政使余一龙所建。系石栏杆、石桥面的大拱桥,长4宽3高3丈,下有9洞。在清朝乾隆五十三年(1788)由总督李世杰 补修时,改名为九眼桥。乾隆五十五年(1790)又加以重修。

   桥如其名,共有9洞,是锦江上最大的一座石拱桥。古人爱用“长虹卧波”来形容石拱桥的壮丽,可九眼桥却不是―道“长虹”,而是一张“弯弓”。在桥南不远处曾有过一座与桥同期建造的回澜塔(俗名白塔)与之相映成趣,构成“桥是弯弓塔是箭”的奇特景观。

  回澜塔共七层,顶端有一个锡合金的“宝顶”。每当阳光沐浴塔身之时,远远望去,九眼桥与回澜塔宛如一张巨弓搭着一支带银箭镞的箭,蔚为壮观。可惜1945年塔侧民房引发一场罕见大火,将砖木结构的回澜塔烧得只剩下一个塔基,耸立在锦江畔达352年之久的这支“箭”,从此灰飞烟灭,人们便用望江楼的崇丽阁来补替回澜塔。换一个角度看,“桥是弯弓‘阁’是箭”仍不减昔日风采。

昆明地区约拍:微信:dg1001267;QQ:21316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