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们这种70后人,从小生活在"严父慈母"家庭氛围里的比较多。而我偏偏是成长于一个"慈父严母"的家庭,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一个弟弟,可能是家里独女的缘故吧,哥哥弟弟都习惯性让着我。
母亲并不会因为我是独女而专宠溺爱,除了让小时的我不穿补巴衣服之外,待我与哥哥弟弟没有其它的不同。反而因为我是个女孩子,从小就让我学做家务,旨在培养成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

七岁就爬上家属区公用的洗衣台上(人矮腿短,只有爬上去,才能够得到水龙头)给我两岁的弟弟洗衣服,最讨厌洗那件我穿过又传给他穿的灯芯绒衣服了,一下水,又沉又重,拧都拧不动;12岁就能剖鱼杀鸡煮熟了端上桌……N年过去了,很可惜,我没能成为上得厅堂之人,但还可以下得厨房,好歹让母亲的期盼成功了50%。

关于红鲤鱼盆子的故事
记得二、三年级时,一个暑假,我和我的小伙伴们走进商店东看看西看看,我看中了一个大红鲤鱼面盆,就是一个搪瓷洗脸盆里,画着一个大红鲤鱼。在我这小孩子的眼里,觉得特别漂亮,想拥有它。

于是,我就跑去找父亲要钱,一进办公室,见他正在画图纸。我说了原因,也许是因为我父亲太"慈",也许嫌我呆在那儿影响了他的工作,父亲只是问一句:"要多少钱?"听了我的回答后,随手就从兜里掏出3元给我。在小伙伴们的陪伴下,我很愉快地买了红鲤鱼盆子。

可惜,这种愉快并没有持续太久。等我妈下班回家,询问清楚红鲤鱼盆子的来历之后,就很武断地对我说:"这是你自己要求买的东西,那就得从你攒的钱里出。"
唉,心痛惨了,我攒的钱,全是由5角或1元压岁钱积攒下来的,是舍不得买零食从牙缝里省下来的辛苦钱啊。一个红鲤鱼盆子就花掉了我攒了好几年的压岁钱,痛心、痛心、痛心……这一深刻的教训,让我意识到:攒钱不易,坚决不买不必要的东西。(这个理念,保持至今。)


关于洗衣板的故事
我家门后放着一块木头洗衣板,一面是平的,一面是有一道道的埂,是母亲洗衣服用的。当然它还有一个副作用,就是如果我们兄妹仨谁犯了错,母亲就会说:"去把洗衣板拿过来。"犯错的孩子,就会老老实实地去把门后的洗衣板拿来放在地上,然后自己跪在上面。(很奇怪,我哥每一次总会把有埂的那一面朝上放,贴着他跪着的腿。我和我弟会把平的那面朝上放,贴着我们的腿。埂朝上放,腿会更痛苦。但我妈从来不提醒我哥应该跪平的那面,但也不批评我和我弟不跪有埂的那面。)
等犯错的孩子跪好后,母亲就会一条两条三条指出你所犯的错儿。因为她平时并不是只要你犯错一次就把你抓起来打一顿,而是犯了比较大错之后再把以前的几件小错加起来一道处理。在"审讯"过程中一一说清楚你是错在了哪里,说得让你心服;并让你伸出手掌来接受黄荆条子的亲吻(真的好痛啊),打得让你口服。
说起来小时候我们兄妹仨挨母亲打的时间并不太多,还是属于比较听话的孩子。但相比父亲来说就多了,父亲忙于工作,几乎不管我们,更别说打我们了。母亲除了工作,还要洗衣做饭,那个时候也没有洗衣机电饭煲电冰箱燃气这些可以让生活更加便捷的工具,所以母亲是很辛苦的。因而那时候的孩子也更多的参与了家庭劳动,假期或周末,我哥弟跟爸学劈柴、搬煤球,我跟妈学洗衣做饭……


关于下河游泳的故事
每到暑假,小孩子都就喜欢去河里游泳,吃过午饭母亲会要求我们午睡,哥哥睡在外间,我和母亲睡里间,刚躺下一会儿,就听见哥哥爬起来,悄悄开门溜出去,但他每次都会把门关得"哐"的一大声响,明显的掩耳盗铃行为。
我就会说:"妈,哥跑去游泳了。"母亲说:"莫管他,你睡你的。"唉,我哥可以偷跑,我却只能乖乖睡完午觉才能去找小伙伴一起游泳。奇怪了,母亲每次都知道哥哥不睡午觉就偷跑去游泳,但每次她都不问不罚全当不知道,却每天仍坚持要求他睡午觉。(难道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管理属高端育儿模式吗?)

说母亲是"严母"也不太准确的,她只对将影响我们仨行为举止习惯的是非问题上才严格要求,其余时间与我们仨的关系更像是平等的朋友,所以我们仨无比信任她,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给她说。
时光流转,岁月如梭,从婴孩、儿童、少年、青年、中年,我的一路前行,感恩一直有母亲的陪伴。

时值母亲节到来之际,祝:妈妈身体健康、幸福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