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完这组美篇,写下这段文字之前,首先要请麦盖提的朋友原谅我!请原谅我的孤陋寡闻!请原谅我的迟来!请原谅我的偏见!

来喀什居留之前,我真不知道有个叫麦盖提的地方,来麦盖提之前,也真不知道这里竟然是刀郎之乡,也不知道麦盖提之美。

  从喀什出发,向东约200公里车程,便是著名的叶尔羌河,过了叶尔羌河,就是美丽的南疆小城麦盖提。

十几年前,四川歌手罗林来到这里,学习了刀郎唱法,取刀郎艺名,一曲成名,红透大江南北。却原来彼刀郎非此刀郎。正宗的刀郎歌更为野性,更加沙哑,更有磁性,更有感染力。

所谓刀郎,也叫刀朗、多浪、朵兰等,是蒙古语,汉语的意思是“一堆一堆”或“分散聚居的人”。其实,它的语意,是刀郎先民渔猎生活的真实写照。

因为早先的叶尔羌河经常因为发洪水而改变河道。用今天的话讲,麦盖提地区属于叶尔羌河冲积平原,多湿地,多滩涂,多胡扬林。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早先的刀郎人过着渔牧生活。

在麦盖提的刀郎文化博物馆,我就亲眼见到了刀郎人用胡扬木做成的用于渔猎的独木小舟。

据史料记载,十三世纪,成吉思汗征服新疆后,把南疆地区封赏给了他的儿子察可台。那时的麦盖提地区人烟稀少,遍野森林,成为蒙古游牧部落生活、放牧的好地方。一部分蒙古人定居下来,安闲自在地生活,成为后来的刀郎人。

  刀郎先人在叶尔羌河两岸捕鱼、打猎,不吃粮食,以鱼为主食。现在,渔猎时代已经远去,刀郎人既种地,也养畜生,过着半农半牧的生活。他们饲养的刀郎羊,据说是阿富汗羊和塔里木土著羊的结合,长相独特,高鼻梁大尾巴,有的种羊,据说一只能卖百八千万元。因为盐碱地的缘故,刀郎羊的肉味十分鲜美独特。我可是品尝过的哟!
  麦盖提县的央塔克乡,维语为骆驼刺茂盛的地方,素有刀郎舞之乡的美称。刀郎艺人分住在央塔克乡几个不同的村庄里,一有活动就会聚在一起。他们用种地的双手弹琴、击鼓,用唤羊、赶畜生的嗓子唱歌。乐器是自己制作或是祖传的,制作乐器的材料来自乡间常见的桑木和红柳。刀郎的乐器主要有四种:龙卡琴、刀郎热瓦甫、刀郎艾捷克和刀郎达甫(手鼓)。
  
许多刀郎歌手都有一副沙哑的嗓子,这几乎成为辨认他们的一个标志。这是长期全力以赴唱歌造成的。有人说,刀郎歌手的高音能攀越最高的白杨树,一直爬到天上去。

  我眼前的叶尔羌河完全出乎想象。想象中,叶尔羌河应该是胡扬或者垂柳夹岸,充满诗情画意。眼前的叶尔羌河和渭河黄河相差无几,只是河床更宽阔一些,叶河两岸,是成千上万顷的棉田。棉田的翼侧,远离河道几千米的地方才是湿地和胡扬林。

或许正是叶尔羌河的存在,才保证了刀郎人和刀郎文化的原汁原味。刀郎人应该有蒙古和维吾尔族的共同血统。

  在春末夏初季节里,我们来到刀郎人的故乡,虽然因为时间短,没有看到十二木卡姆表演和原汁原味的刀郎舞,但也看到一部分刀郎农民画,色彩是那么的灵动艳丽,反映手法是那么的直白,有的是刀郎人麦西来甫的场面,更多的是反映老百姓的生活变化,有丰收的喜悦,有和汉族干部群众歌舞联欢的场面,还有反映新合疗,学文化等诸多题材,既生动有趣,又充满了正能量!

  据说,刀郎人的十二木卡姆表演已成功申遗。窃以为,刀郎歌的魅力就在于它把维吾尔民族和传统蒙古歌唱艺术有机结合,保留了呼麦,低沉,悠远等唱法和意境,使得刀郎歌充满磁性和张力。

刀郎舞和传统的维族舞蹈也有很大曲别。如果说维族舞蹈更侧重于男女爱情的话,刀郎舞更侧重于表达农桑,渔猎等劳和喜庆丰收等。走马观花。我感到刀郎文化既是传统的,又是开放,包容,发展的。

  此行,还有一大意外收获,就是见识了麦盖提的千亩花海,主要有玫瑰花和月季等品种,千亩之大,蔚为壮观。有朋友介绍说,这里的玫瑰花因为要适应碱性土壤,才显得更加珍贵!这里的玫瑰花瓣开张,开得洒脱,香得放肆,不像其它地方的含蓄。这也正象刀郎人的心性,热情奔放。我看就叫她沙漠玫瑰,或者是刀郎玫瑰吧!

倘佯在千亩花海,听朋友介绍刀郎文化的点点滴滴,不知是陶醉在花红花香里,还是留恋在刀郎文化里。此刻,我心已醉!

麦盖提,明朝我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