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儿岛的初夏,一如我的故乡,梅雨纷纷,缠绵无度,令人心生禅意。

今晨,我在迷离的烟雨中走过。四顾无人,惟有昨夜风雨中凋零的杜鹃仙子……难怪,南日本原是个人口稀少的地区,平日里就少见人影,更何况是在雨中?这又不由得使我想起江南的梅雨。你若是走在路上,过街或许就能看见叫卖杨梅的女孩。青篾的竹篓上,摆放着一蓬梅枝,疏密相间的绿叶间,露出紫莹莹的梅子。女孩默然站立在斜斜的雨丝中,并不招呼过往的行人。因为她深知,自己新鲜、酸甜的杨梅,足以吸引路人的脚步。该是哪家的女儿,赶着梅雨的初临,采来自家院中新熟的梅子,换取应交学校的费用?
哦,我遥远的江南,又该是梅子成熟的季节了,那莹莹如玉的果实,透着幽深的紫蓝。想着她,我便会禁不住想起“望梅止渴”的故事。如云的大军风弥在炎炎的烈日下,期盼着远方生津解渴的梅子,那该是一种来自生命本源的渴望,一种激荡本能的呼唤……
  

记得儿时,读古人的诗句“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美妙之情难以言表,深深地感慨着洌洌秋雨中盼望亲人归来的动人画面。长大之后,却又总是感到这首诗用来形容江南的梅雨季节,似乎更为恰当。梅雨摄人心魄,激越豪迈,清丽洒脱,缠绵绯恻,总是把夏的爽朗淹没,却又将春的明媚消尽。

我喜欢故乡的梅雨。每当我披着这湿漉漉的雨,临着这湿润润的风,悠然地行走在马路的一旁,心田仿佛感觉到了一种滋润、一种甜蜜和诗意。忘不了东北的那些岁月。有一年,春雨润绿了驻地砖砌的小径。雨后初晴,青砖铺就的路面上,鲜绿的青苔长出的一个个 “回”字,勾起思乡的情绪,想起梅雨给江南原野带来的森森绿荫……我以为,江南的梅雨,远不止是一种自然的现象,它的深层,有着宋词的细腻和婉约,湖畔垂柳的温情与清丽,姑苏园林的纤巧与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