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悬念,这就是一部关于爱情的片子。男女主人公从偶遇开始,回忆与现实两条线并行,回忆用彩色,现实却用了黑白,籍此区分和表达。回忆之中,男女主从偶然相遇到慢慢熟悉,然后就是走到一起,又因为琐事再分开,等到偶遇和现实重叠,故事也就讲得差不多了。当然,雪乡的美景为故事增色不少。


  慢慢深入,也慢慢回过味来,这又是一个关于奋斗的故事。男女主经历和遭遇的虽然不同,但留在北京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扎根、生存、赚钱、买房,目标有一致性,也有一些分歧,只是未来到底是大房子还是大梦想上,分歧得不是那么巨大,但在对未来坚守北京的意念出奇的坚定。

在对未来如何定位和对男主是否坚信的过程中,两个人的感情却慢慢出现了分歧,有了争吵,女主走开,慢慢若即若离,直至最后就成了各自飘飞的风筝,飞舞在不同的天空里。

  幸运的是,男主成功了!不出意外地成功了!因为受过高等教育,因为坚守,因为信念,因为才能。然后就是大房子,有了婚姻、孩子,衣冠楚楚,仪表堂堂。

而女主自然没有那么顺利,因为没有受过好的教育,因为东一榔头西一棒,最后虽然也是锦衣玉食,但还是租住在小房子里,孑然一身。

  只是这样的一次偶遇,和对一段曾经的感情的回顾,把男主经营的婚姻、家庭贬低得如此虚伪和一钱不值,仿佛男主一直是个套中人,天天戴着假面具,与妻儿虚与委蛇,潜伏人生。真不知道编导如此苦心孤诣,到底是宣扬怎样的价值与认同?难道是对整个社会、全部婚姻的嘲笑?

整部影片,他们甚至吝啬得连多一个镜头都不想给到男主的妻子,只是在电话里、旁白中,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家里煤气停了、孩子要上最好的学校、保姆走了生活不能自理等等的鸡毛蒜皮,如此这般去诋毁不见得就是不优秀的一位妻子的品行。试问,难道男主如此优秀,会随便找了一个女人,凑合着就走进了婚姻?假如男主女主后来结合了,他们的婚姻生活就不需要柴米油盐?他们就能经受住一切琐碎的考验?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鼓励奋斗励志的?关于爱情和坚守的?还是讨论爱情和婚姻的?我揣测隐藏在最深处的,还是在诉说“逃离北上广”的陈旧话题,其它爱情之类的都是不得不戴上的装饰品。

男主女主是两种讨生活的阶层代表,他们一样出自乡村但又大不相同,还有卖碟者、摆摊人等等,男主的同学一个个逃离,逃离成为家乡的公务员,某一行业的成功者,反正都是“北上广”的变节者,又都是逃离的成功者。

至于,为了衬托女主不羁的青春,找来的几个在大城市有房有车,体面却相当不堪的“公务员”、国企能管房分房的“中层男”,都是他们嘲笑和鄙视的对象,也是他们一时想逾越却又难以逾越的门坎。

  其实,大城市“居不易”不是今天才有的话题。早有记载的当是唐·张固《幽闲鼓吹》:“白尚书应举,初至京,以诗谒著作顾况,顾睹姓名,熟视白公曰:‘米价方贵,居亦弗易。’”

试想,白居易在成名之前居长安尚且不易,况乎常人?想要“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不但需要能力,还会需要特别的机遇,这不仅仅是靠奋斗就能得到和收获的。

人生当然需要奋斗,不奋斗哪来的鲜衣怒马、事业有成?但从古至今,能存活在大城市,并如男主一般的会有几人?十之一二够吗?寥寥而已。绝大多数不都是挣扎在够或不够的边缘,差强人意罢了!丢不下又离不开,没有最好,只有刚刚好,如此而已!

  于是,觉得这个故事也就是这么个故事,有些三观不正,有些漫不经心,还有些麻木不仁,一味去嚼别人嚼过的馍,味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整个影片的人物既不够生动,故事也不够炫目,只是在痛和苦的挣扎中,或多或少能够让人照见这样或那样的青春,进而抓住了一些年轻并且驿动的心,然后就是在男主坚守过后骤然成功的巨大激励之下,找到内心的一些安慰,于是就一再坚信,下一个成功的一定会是后来的那个我!

奋斗艰辛,也一直与泪水相伴,但奋斗者始终拒绝泪水,即使成功了,那泪水也只是对往日不堪的尽情洗刷,不代表喜悦、激动、感恩或是别的什么情感。

  其实,有时候不一定要鼓励成功,或者说鼓励出卖一切而获得的成功,因为后来你无论如何的功成名就,都会陷入无尽的不堪和悔恨之中。

经年过后,很多人都会在内心拷问,付出如此艰辛换来的那些,到底算不算得了是种成功?在年复一年对原乡的惦念,和在都市的排挤和融入之间蹂躏着,是不是就是一种人性的撕扯和割裂!那锦衣玉食包裹和喂养着的,到底是不是一颗平静、安详的内心?

  再痛苦或是再辉煌,都会成为过去。过去已去,将来正来。那么现在呢?站在自己内心最真实的那一块净土上,你会在哪一首歌里吟唱?后来的我们,故事又该向谁,在哪一阵风中去诉说、去传扬?

后来,后来的故事太多太多。

无论发展到什么时候,永远会有奋斗还是享受、坚守还是逃离的质疑和取舍,关键还是看你自己,看你具备不具备选择和质疑的资格,然后就是去狠狠地爱,就是去尽力地拼,不要再等到什么后来,因为后来又都是越来越年轻的故事,一代代上演,又一代代落幕,无关你我,也无关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