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堡和卡帕多奇亚是土耳其最著名的两处自然地质奇观,前者是纯白仙境般的温泉钟乳石地貌,后者是慑人魂魄的火山溶岩地貌,它们都是全球极其珍贵的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之地,是每个到土耳其的旅行者首选的必到之地。这不,我们眼下正在宽敝舒适的大巴里,从景色秀丽的爱琴海港口小镇库萨达斯出发,赴向往己久的棉花堡。


库萨达斯爱琴海风光



车沿着爱琴海边行驶,车况极好,车窗宽大、视野极佳,移动的车窗犹如画框,将爱琴海幽美的平静湛蓝、田野里一片绿色中的红顶别墅、高高耸立的清真寺宣礼塔等一一纳入,一路风光大片,最美的风景在路上啊!



一路奔驰,终于在午后到了棉花堡,它位于土耳其西南部的山区,是世界著名的露天温泉钟乳石地质奇观。


初见棉花堡,我们确实被震住了。远远看去,只见宽几千米、高约百多米的整座山峦通体纯白、晶莹透亮,如同复盖着白皑皑的冰雪,气势雄伟得就像一座城堡。走近了再看,乳白色石灰岩看上去像是蓬松洁白的棉花聚集在一起,十分神奇,半圆形的白色钙华池像梯田层层叠叠、蓄水成塘,一汪汪淡蓝色的泉水像翡翠镶嵌在座座白玉台上,似一面面镜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真像充满诗意的纯白仙境啊!



棉花堡的形成其实与我国黄龙景观是同一原理:山顶的温泉水不断从地底涌出顺山坡流淌,温泉水中携带着大量的碳酸钙,流经之处历经千万年的漫长岁月,碳酸钙慢慢释出沉淀,钙华体逐渐结晶堆积,形成了堪称鬼斧神工的独特地质景观。



早在公元前二世纪的希腊时代,如此美丽的景色被认为是众神居住的地方,古希腊人欣喜若狂地在这里建造了希拉波里斯古城和温泉浴场,为王室贵族提供专属疗养胜地,也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朝圣者。1988年,棉花堡和希拉波里斯古城一起,被列入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



为保护环境,进入景区的游客都必须脱下鞋子,光脚淌着温泉水游览。啊,这不相当于温泉水泡脚吗,那可是平日里可遇不可求的呀。



我们和众多游客一样,毫不犹豫脱掉鞋袜,用准备好的塑料袋装好放进包里,好多没准备的游客干脆就拎着鞋子,从山顶沿洁白的石灰岩台地往下走,与白皑皑的仙境来一埸亲密接触。



这位游客显然没有准备,很有创意地把几双鞋的鞋带都系在包上挂着,手倒是腾出来了,但一迈开脚步,鞋子就“多、来、米、发”地依次敲打着屁股,真逗!



棉花堡与黄龙的区别,一是黄龙比较黄,而棉花堡则像棉花一样很白;二是黄龙只可远看,而棉花堡不仅可远观,更可赤脚走上去,与之亲密接触,还可下到温泉池里泡湯,特别是它还拥有悠久的人文历史。



看似蓬松柔软的“棉花”,脚踩上去才知坚硬扎脚,尤其是石灰石皱褶明显的地方,更像搓扳一样硌脚,再加地面经温泉水长期漫着较湿滑,走起来要十分小心。我们一个个呲牙咧嘴地一步步踯躅前行,不敢放开脚步快走,权当脚底按摩了,快乐和美好往往就是这样,要通过努力来获得。



小心走了一段,慢慢地我们对湿滑硌脚的石灰岩台地较适应了,不像刚开始那样紧张了,心情也随之放松,一边淌过一个个深浅不一、温润滑爽的泉池边走边泡,一边尽情欣赏大自然不可多得的美妙壮观。



含钙质的温泉水缓缓流过脚下,再加上石灰岩天然皱褶的按摩,这会儿舒适的感觉慢慢从脚底传遍全身,大自然馈赠的享受美妙啊!



棉花堡在不同的地方、角度、距离欣赏,有着不同的美感。


站在高处,顺着白色的山坡往下看,有许多边缘弯曲的钙化池,池中温泉水倒映着天空,就像蔚蓝色的瑶池仙境。



从山上走下坡后回头看,雪白的石灰岩台地铺天盖地一直伸向天边,在蓝天映称下,壮观而耀眼。



一座座白玉台似的半圆形钙化池里,淡蓝色的温泉水像翡翠般晶莹剔透。



通体纯白的“城堡”中部及钙化池边缘,溢出泉水形成的钙华体结晶,像极了倒挂的冰凌。



站在石灰岩台地上往远处看时,可见山脚下有一个翠绿色的小湖和村庄里红顶的房屋,再远处则是隐隐约约连绵的山峦。



而当你近距离看向棉花堡时,它似乎又变为洁白的棉花堆积成垛,一种柔软温暖的感觉油然而生,使你忍不住要去亲近它、抚摸它,太神奇了。



石灰岩台地边缘有一条沟槽,蓄积着从山上流下来的温泉水,很多人坐在这里泡脚,我伸脚进去试了一下,不冷不热非常舒适,一屁股坐下泡着,享受啊!



棉花堡的游客,从着装打扮上就能很明显地看出分成三拨人。



一拨主要来自欧美国家,男的穿着泳裤,女的穿着比基尼。


三点式的美女们游荡在棉花堡的每个地方,她们很少拍照,整个身心融入自然风光,尽情饱览美景和享受泡温泉,成为棉花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还有的游客携家带口前来,瞧这一家子,身上和脸上都涂满了钙化的白色软泥,其乐融融地泡着温泉。



另一拨是当地的穆斯林游客,披着头巾、裹着长袍,就在池子里泡开了。


传统与现代、保守与开放,在这里奇特地交织在一起。



还有一拨就是我们这样的国人,旅行装束,个个手拿相机或手机忙着拍照,很少静下心来用眼晴观赏风光,只是在镜头中与美景打招呼。至于泡温泉,因光着脚,倒是一路走泡了一路脚,仅此而己。



棉花堡山下的喷泉公园,虽经过人工整合,但风光仍然吸引着贪看的游客。



恋恋不舍告别似仙境的棉花堡,我们前往山顶始建于公元前190年的希拉波利斯古城遗址,这里当年是罗马帝国亚洲省的重要城市,公元2至3世纪发展至鼎盛时期,是繁荣的古罗马温泉文化中心,1334年一埸大地震后化为废墟被废弃。


古城的三拱式城门建于公元2世纪,远远地就看到它依旧轮廓清晰、高昂挺拔。



岁月匆匆,浮华转瞬即逝。现在庞大的遗址上,可见宽阔的街道、神庙教堂、竞技埸、大浴埸、陵墓等残垣断壁。



孤独伫立的古罗马石柱,仿佛仍在诉说着当年的荣耀。



当年古城中最繁华的商业街上,两旁石柱伫立,似还在吟唱着古罗马的光辉。



古城里还有一座几千年前的压榨机底座,旁边的示意图告诉我们,当年这是用来压榨橄榄油的。



古罗马露天剧埸位于主街一侧的山腰上,可容纳一万多观众,沿观众席往下可走到一半的地方,因时间紧张,我们仅在上面观赏了一番,没有下去。



时光把古老的小亚细亚土地上曾经辉煌的古城,蹉跎成了一片废墟,一切繁华、恢宏都消失在历史的尘土中,而纯白的仙境棉花堡,却依旧沐浴着天地的光辉,成为永恒的奇迹。


棉花堡,确实不负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之盛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