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那个旧巷的深院里,研墨信字,庭前的绿肥红瘦是谁?谁在那静默里深情呢喃语。


青青子衿,暖了谁的前世今生的,谁在窗前,临案书信,断然间,临窗滴泪,红笺褪无色。

多少年的相见离别,是亭台楼阁的望尽天涯路,是暮然回首的灯火阑珊处,是衣带渐宽的为伊人憔悴。为你,深埋深闺;为你,望穿江湖;为你,谢绝熙攘。是你,是你。是情,是情。

那年,种下曼珠沙华。

如今,花开人走茶凉。
未来,何年恰似归期。

一人信手踱步,期待雁字回时有信落下。

人们堪言:“不思量不销魂,思量才销魂。”于是,日思夜想,日形消瘦。庭院的每一寸土,都是一份思念,思念重一份,寸土少一份。每一棵海棠,叶子是离别的日子,日子多一天,叶子少一叶。

青瓦黛墙,池浅院深,旧巷流沙。
鲜花怒马,流梳暖歇,临窗看景。

远人江湖遥远未见。
近人眼前闲乱人眼。

那一刻?是否会有人驻足,相看庭院深深处。那一瞬间,是否回眸时候,恰似故人见探,泪眼婆娑,轻轻一诺,原来你在这里。还有那么一刻,是曾经的愿望,许以立黄昏、粥尚温,问否喝否?

“待我长发及腰,将军归来可好?此身君子意逍遥,怎料山河萧萧。天光乍破遇,暮雪白头老。 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沙场君莫笑,一夜吹彻画角。江南晚来客,红绳结发梢。”是临窗研墨书,是庭院闺深处的书,这一刻,是期待,是期待百战而归,荣归故里,归期之日,是红绳结发日。于我,宁负天下也不愿负你,此心,永属你。


也许,这一所庭院,一盏青灯,是归宿,是死结。院外的青石板砖铺就的街道,檀香温蕴而成的厢房,多少人策马扬鞭,多少行人陌路天涯,浮生流沙时,却又道相逢如初见,回首又一生。冷雨细风,是谁仰脸感受着,尔后,低头眷恋着。

清风瘦马,枯枝败叶,是谁眷恋着谁?

暖雨间歇,小荷露尖,是谁忘记了谁?

凭虚御风,把盏祝东风。
且来从容,存庭柯菊松。
此间阖眸,身侧千帆休。

槛花稀,池草遍,吹落笙庭院。人去日,燕西飞,燕归人未归。是时日扶窗而望,多少欢喜空悲,要换多少的冷落惆怅,此去经年的等待,不堪晓风残月的念想。


数书期,寻梦意,弹指一年春事。新怅望,旧悲凉,不堪红日长。往事如梦似水,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复回!不复回,深情如红日长,只配念想不陪聚首而温,寻梦境,谁踏马,落日楼头处,一望千年。

小园香径独徘徊,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夕阳西下几时回。幽径独步,花开花落,无可奈何,旧燕新归,未见人归,夕阳断鸿,何年是归。暖雨笙箫默,是抚琴弹过往,是挥手泪沾巾,飞鸟没何处。

梧桐细雨临窗滴,点滴到天明,空悲切、少了谁。半阙相思,风花雪月入芍药,半夏微凉,复登重楼,青皮黄了陈皮,是过往怀念,是心伤神消,是茯苓泽泻牡丹谢,是苓桂术甘。

往年花暖雨歇,海棠依旧笑靥如花,是你在旁。而今度日如年,庭院深深深几许,黯然销魂。来年相似何年,此心可落落那人?未许何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