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韩诗外传》

苍天不语泪淋淋

北风抚琴雨作弦

借问故人可安否

泣泣声声江水连

2018.4.22

今天是妈妈的百天忌日,谨以此片献给我那勤劳善良的母亲,愿您在天堂尽享荣华富贵

一次意外,我成了躺家,为了不让母亲操心,我谎称到外地去玩两个月,做完手术的第三天,我被护士长莫名的训斥:‘你是真忍心啊,老人家年龄都这么大了,你还让她来’。我一脸惊愕,随后就看见母亲在一个小护士的搀扶下晃悠悠的走了进来,小姑娘手里还提着一个大饭盒,我当即就没好气的大声嚷嚷:‘谁让你来的?!’可母亲全然不顾我的表情,只是泪眼汪汪的盯着我那被纱布缠的厚厚的脚,她哭诉道:“我养大的女儿,我还不知道吗?你说你出去俩月,谁信啊我就想你一定有事?在你与你哥哥通电话的时候,我就偷偷的听见了,”



也不是我想瞒她,母亲年事已高,常年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身体干瘦且驼背,体重只有70多斤,独自出行已是不易,难以想象三四公里的路程,而且还带着一个大饭盒,她是怎么坚持走过来的?难过了一阵之后她自述道:过马路是交警搀扶的,上了公交车就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学生,他正好要到医院所以就把她送到了地方,在等电梯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护士妈妈就向她打听我的情况巧的是,这位护士便是骨科的护士长,见此情景,她立即吩咐了一位小护士来搀扶妈妈,而那位好心的学生也就此离去,也许他是专程护送的,只是怕母亲拒绝。



打那以后,母亲就会隔三差五带着她精心熬制的骨头汤出现在我的病床,我总是会很惊恐“你咋又来了?”这时母亲就会讨好的笑道“我看看就走,看看就走”于是她把饭盒往桌子上一放,气喘吁吁的坐在一边休息,那一刻我的情绪糟糕到了极点,对于她的到来,我是既爱又恨,爱的是到了这个年纪,我依然是妈妈的心头肉,恨的是自己连累了家人,病房的病友指责我,说我不知足,可她们哪里知道?母亲的每一次到来都是一夜未眠。为了防止母亲再次出现我决定出院。



我在婆婆家休养。有一段间没有家里的消息了我还自鸣得意认为没有消息就是平安,九月下旬大雨连绵,父亲和母亲在哥哥的陪伴下冒雨前来探望,他们一是来感激婆婆的照料,二是来看看我的近况。那时候我才知道体弱多病的父亲也是刚刚出院,看见父母那动作迟缓的样子,分明是苍老了许多,我暗生隐忧,默默的祈祷,祈祷在我养病期间父母千万不要有什么事情发生,没想到这次探望竟是这一生中最后一次与母亲的对话,我怕什么偏偏来什么,就在父母探望我的第二天侄女给我打电话说奶奶已经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晴天霹雳!!!



妈妈得的是脑干出血,当时就休克了,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家里人忐忑不安的在病房外等候,抓耳挠腮,我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虔诚的祈祷,医生给出的答案是希望渺茫,即便抢救过来,不是偏瘫,就是植物人,姊妹们救母心切,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付出千倍的努力,幼稚的幻想,焦灼的等待,这一刻时光是如此的漫长,一个星期过去了,母亲仍旧重度昏迷,就在重症监护室内,母亲做了开颅手术,做完手术后仍就留在重症监护室,没有人能接近母亲,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只听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可术后的半个月她又换了严重的肺部感染,有痰吐不出,呼吸也极其困难,医生建议在喉管处再动一次手术,虽说我极力反对,可是哥哥还是在同意那一栏里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那可怜的母亲啊!在重症监护室内,在完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在一个月内,做了两次手术,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的痛苦,却让一个重症病人去承受,她的痛苦是谁也不能体会到的!



母亲患病一个多月后,我在家人的陪伴下去重症监护室探望,她的身旁有两位护士在守护着,我几乎认不出那就是我的母亲,鼻子插着管,喉咙也插着管整个人瘦的只有一把骨头了,只有那眼睛还在无力的转动,似乎在乞求着什么,她不能说话,我爱怜的抚摸着她那干瘪的手,心就像被刀扎般的疼痛,我们只能用眼泪来交流,苦命的妈妈呀!她是一直在期盼着我的到来,用柔软的坚强,苦苦的支撑着,支撑着。


带着对女儿的牵挂,带着无比的痛苦,妈妈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却因伤情未愈不能送行。人们都说苦尽甘来,可是我的妈妈却从来没有过这种福分。



妈妈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三岁时母亲就去世了,被寄养在她的姑母家,就因为她的身份给她的姑母带来了不小的灾难,本就不富裕的姑母也被划成了富农成分,闹饥荒那年姑母为了能养活她而自己被活活的饿死了,这在母亲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创伤,对此她一直深感愧疚,对于生活的困苦尚能咬牙坚持,但是对于本就缺乏安全感的年幼母亲,再一次失去至爱的亲人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生活的重创让母亲过早的成熟同时也变得特别坚强。为此,她也特别注重亲情。



我们姊妹四人都是在海南出生,没有人能够帮助妈妈看孩子,生活特别艰苦,那时候爸爸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经常会住院,生活的重担全压在妈妈的肩上,可她也从不向奶奶诉苦。还要经常给老家的奶奶寄钱。母亲有三个女儿,到了婚嫁的时候她会对她的姑娘们说:不准张口要彩礼,要替对方想想,毕竟谁家养儿子都不容易。妈妈也从不让她的子女们为她买礼物,一次嫂嫂为她买了一件上衣让她试试,没想到妈妈生硬的回绝了,让嫂嫂好没面子,我有些看不下去了,爸爸说你妈这是不想让你们花钱。实际妈妈是特别袒护嫂子的,她把媳妇看的比闺女还重要,这让我心里不爽,我便会对她嚷嚷说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妈妈则不屑:‘’我们在一起生活,我有个头疼,脑热的是你嫂子第一时间为我看病,拿药,我半夜犯病是你嫂子第一时间带我到医院看病,家里的迎来客往都是她在张罗,你们只知道我疼她,却没有看见她背后的付出‘妈妈的一番话让我哑然,从此我再不提及此事,嫂嫂病重时,妈妈倾其所有到处为她寻医访药占卜问挂,尽她一切所能,可嫂子还是走了……妈妈总是以她特有的方式关爱她的孩子们,记得我小的时候,因为上学要迟到了,来不及吃饭她就会让我边走边吃,她则一直跟着我,等着我吃完了再把碗端回来,对姊妹们也是如此,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唯恐照顾不周,对孩子们的爱已经变成了溺爱,她关心所有的亲人,嘘寒问暖,而唯独忘了自己。


今天当我能站立行走时,妈妈离开我们已经有百天了,她就静静躺在翠绿的麦田里,面对她的坟茔,我大声的哭喊道:“妈,我好了,我已经好了呀妈妈!听见了吗?妈妈,您安息吧,我苦命的妈妈呀”。


妈妈的一生豁达开朗,极能吃苦,面对挫折毫不畏惧,有道是不曾经历磨难就不足以谈人生,妈妈虽然平凡却在我心里永远都是那么伟大!她的魅力让我无法超越,妈妈,我为你骄傲! 2018.4.25

动图

门前的那条小巷

门前的那条小巷

父母无言对坐在小巷的两旁

痴痴的遥望着小巷的出口处

风雨寒露也挡不住他们依望的身影

回家

母亲总是很骄傲地提高嗓音

一双干枯的老手拉着我

她的背影又苍老了许多

那年第一次看见母亲的白发

伤心的我流泪了

我不想也不敢想

在尘世间匆匆行走的我们

暮然回首

父母那期盼的眼神

小聚团圆

母亲围坐在身边

细数着我们少年时的不羁

父亲也傻傻的附和着

用不露声色的善良

端详着他们的每一位孩子



一杯美酒,一堂欢笑
一份真诚,一群和谐
一份祝福,一片欢呼
孩子们的戏耍,调侃笑开颜
兄妹间的互助,关爱暖心间
父亲笑了,母亲笑了
欢歌笑语溢满了整个小院
浓浓的亲情忘却了时间
在安暖的尾声中我们离开了家
依就是那门前的小巷
父母站在四季轮回的经年里
默默的守望
那是他们对生活寄于的希望
2016中秋节

如今人去巷空,我的母亲再也用不着翘首以盼了……

贾春香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