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走就走的旅行,听起来很潇洒的一句话,当我亲自体验到,却异常沉重。

我的这个手机铃声很少响起,平时只有爸爸、外甥女会打过来。接到电话时,已是晚上10点12分,屏幕上显示四姐,我拿起手机接听那瞬间,还在想是不是通知我办什么手续,接听后里面很嘈杂,信号不太好,我喊了两声四姐,说话呀,才听见断断续续的哭声,完全不是我熟悉的声音,里面在说不行了,你回来吧不行了……谁,懵了的状态下我直追问怎么了?谁?通话仅有一分钟,便挂断了,四姐说:是大哥、大哥不行了,我追问怎么了?咋回事儿啊?好,我马上回去!这一天是2018年5月3号,星期四。

"我得马上回家,大哥不行了"他说我颤抖着声音只说了这几个字,我的慌乱让他也跟着乱起来,快速的跑到楼下和朋友交接一下毛孩子,临走还不忘嘱咐我别慌,这时外甥女电话打来说,别太急着赶路了,人,已经走了!!!我在家快速的抓几件衣服扔进皮箱,抓起充电器、充电宝,屋里来来回回转了几圈,觉得还应该带点什么,却不知还要带什么,只好扣上皮箱,把皮箱推到门口,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等他回来。

夜里11点26,当丢丢打电话来问我何时到哈尔滨,约我们在哪里汇合时,我们已经在高速公路上

今生有缘,兄妹一场,千里归来,送你远行!

大哥,我回去送你!


家,说远不远,一天就能到;说近不近,相距1500多公里。车轮不停的飞转,时间很难熬,从黑乎乎的夜,开到黎明,天边已经微亮,远处地平线,山峦、树木的轮廓渐渐清晰,一路上不停的寻找话题,从前的、现在的、小时候的、有开心的、有难过的,气氛一会儿热烈一会儿沉闷,总之不能让彼此犯困,在服务区买了红牛,继续赶路。

在辽宁界内,迎来了第一缕晨光,大大的太阳,就像是融化的金子,金灿灿的很耀眼,天空是蓝色的,远山是黛色的、树木是青翠碧绿,天空和地平线相接的地方被染成了金色。

面对此景,心里却想起那句话:珍惜眼前的每一天,每一个人,今晚睡下不知道会不会看见明天的太阳!

天色大亮,视野好了很多,越往北走高速路上的车辆越少,我们一路庆幸天气好,路况好。

一点都不觉得饿,也要补充能量,一碗泡面,两个人分着吃掉。

顾不得再去想很多事,盯着导航上面的显示:1300公里、1258.9公里、1100公里……

在吉林界内时,天空云彩很多,有点阴天要下雨的样子,到达德惠时已是上午十一点钟,实在是人困马乏,之前的服务区除了下车活动活动胳膊腿,基本上不多做停留,怕耽误时间,他下车活动活动还要继续走,我心里其实更着急,但是必须要停下休息一下,安全第一我不能再添乱,因为眼皮已撩不起来,在我的坚持下,很快都在车里睡着了,闹表响起时是中午十二点整,我们睡了有半小时,起来后精神就好很多。

终于

终于

终于看见了这块牌子!看见了黑土地!

心里相对放松了许多,从时间和距离上看,天黑前我们肯定会赶到家,紧迫感减少了很多。

庆安的水稻一排排的非常整齐,映着蓝天白云,很好看。

晚上五点半,我们平安到达!

看到八旬的老父亲神色黯然,我的亲叔叔刚刚过世第八天,哥哥又走了,双重打击,看着无助的老父亲,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

出殡的那天早上,爸爸执意要去见爱子最后一面,坐在哥哥的家里,见到伤心欲绝的嫂子、侄子、侄女,坚强的父亲老泪纵横,我们姐妹的心都碎掉了,人生最苦白发人送黑发人,何况这是爸爸唯一的儿子!只有64岁!爸爸还忍住悲伤,劝嫂子要往前看,发生了又能怎么办呢?

自发来送行的有55辆车,哥哥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同学、发小、同事都是从别人那里听说就赶过来送行。晚上侄子侄女不放心过来看看他们的爷爷,送走后爸爸叹口气:"多好的一对孩子,你哥没福啊!"

晚上爸爸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微信,一边删除着哥哥的信息一边念叨,还说来陪我呢,你先走了,人没了,不看了……

清晨天凉,天冷心更冷,穿着棉裤,在2018年立夏。

一缕轻烟带走了你,从此世上,再没有了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