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近期发生在女儿身上的故事,内心不平,故作此文,以此纪念成长的艰辛。


1.

近期发生在孩子身上的一件事,让人心起涟漪。
 
上周的一天,正在读高中的女儿说,近期学校将组织一批学生,赴上海复旦附中参加为期一周的学习交流活动,届时孩子将走进复旦附中,亲身体验名校学习和生活。

女儿说,她也想去。

我同样求之不得。复旦代表的可是国内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它与我们西北小城市的教育水平不可同日而语。

我要为孩子争取这个不可多得的开眼界的机会。
 
我一个电话打给了学校。结论是,我的女儿作为所在级部成绩排名第一(上次期末联考),去复旦附中应没有问题。

在我看来,这个结果体现了公平公正,符合我的预期。

2.
我们在等待中算计着行程,提前安排出行事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突然,一个家长电话打来,说学校刚公布了人员名单,没有我的孩子。据说,想去的人太多,最后这个名单是各方利益平衡的结果。

心立马碎了一地。怎么能这样说变就变?去与不去的依据是什么?还有没有一点公平?
 
不行,我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孩子即将去上海的消息早已在亲朋间散开,我怎么解释?

作为母亲,我要为了我的孩子——以公平的名义,向学校讨个说法。我必须亲自找校长谈谈,就是不能为女儿争取一个名额,也要表达一下我的看法。

3.
怎么跟校长谈呢?

我想,不行先发个短信简明情况,探探校长的口气,然后再根据反馈采取下一步策略?如果校长不回信呢?或者看了短信,明白了咱的诉求后,早已做了万全的准备,回答必然无懈可击,又该如何突破呢?
 
那么直接找他,当面询问如何?可是,,,我实在底气不足。咱这把年纪,自知形象气质不佳,直接见面怕受制于视觉影响,一紧张,未开口先落魄三分,恐后续再无回旋余地。
 
还是打电话最靠谱。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一切为了孩子——我在这样的信念中一点点获得力量,勇气历久弥坚。

4.
一切准备就绪。预案做了无数,心里操练了百遍。

为避唐突之嫌,先短信介绍一下自己:“X校长好:我是一位学生家长,也是一位母亲。这几天发生在我孩子身上的一件事,让我无法说服自己,思来想去,我非常想和您亲自沟通一下,想了解您对此事的看法,以解心中之困惑。如果我的做法,或在接下来的沟通中有考虑不周或冒犯,请校长一定谅解我做为一个母亲的心情,而绝非有意。”

先不说明何事,以解惑之名,留些悬念。
 
校长回信了:“您好!谢谢信任,因现在事务繁忙,请您在XX点打电话,届时沟通!”

5.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渐渐冷静了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去复旦附中这件事对孩子真的就那么重要么?还是因为我觉得重要才更重要?血脉喷张的追求公平,是源于内心的贪念作祟吧?
 
从小到大,为了给女儿创造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只要是她想要的或者我们认为她该得到的,必举全家族之力达成。为了不让孩子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从她上学开始便四处托人找关系,挑完学校挑老师,挑完老师挑教育,恨不得把整个世界捧给孩子,似乎只有这样就可以为孩子铺就一生的坦途。作为家长,在孩子求学的过程中拼命追求公平却从不相信公平,甚至无视和践踏公平,真可谓无休无止、无所不用其极。
 
太用力的爱怕是走不远。作为家长,何曾考虑过孩子是否背负了我们太多的“寄生性期望”?小小年纪便负重前行,今生岂能远航?
 
箭在弦,但心态已变。

打通了校长的电话,说明了原由后我先道歉:关于学生参与学习交流这件事,学校无论怎么安排都有它的道理和考量,无关道德和公平。不管派哪个孩子去我们都接受,决不上诉。
校长听笑了。
 
费了那么大劲去拉屎,脸红脖子粗的憋了半天最后只放了个屁!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6.
晚上女儿放学回来,怕她失落,我把情况挑肥拣瘦地说了一遍。她听完看着我,说:妈妈,为这么点事就找校长,不得把我们校长忙死啊?再说去不去上海有啥关系呢,以后别再干傻事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了!
 
瞬间泪崩。懂事的女儿弯下腰来,抱着我的脸上下亲了个遍。我的内心瞬时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亲爱的孩子,关于得与失、成和败你什么时候都比妈妈看得更开、更远。妈妈这个假里假气、虚伪入骨的人,常常活在自编自演的闹剧中而不自知。而一直是你,我的孩子,是你给了妈妈向这个世界抗争的勇气和动力。

此生,愿你我母女一场,我们互相滋养,一同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