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架蔷薇氤氲盛开,仿佛时光的袖子舞出的淡淡诗意。在浅夏的花荫里,打捞一份往昔的美丽,心灵的洲地忽然芳草萋萋,绿柳蓝风也变得轻盈无比。

若心是澄清的,清浅的,那么与时光对望的眸深里,怎会不透出清新的笑,倾心的美。


  美丽的花朵是春天的过客,鲜活的生命是大自然和宇宙的过客。来也轻松,去也从容,没有什么是可以去惋惜和哀叹的,正如满篱笆的蔷薇这活泼又安静的生命,她潇洒地对春天挥挥手,说:我来过,我已来过;我盛开过、美丽过、芬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