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一。贾蓉之妻,秦业的养女。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和平,深得贾母及合族人的喜欢。不幸的是她是金陵十二钗中最早香消玉殒的人 ,她在红楼梦中稍纵即逝,从第五回出场,到第十三回她就去世了,第十四回为她送葬, 秦可卿就似乎告别了 《红楼梦》 。但其实她并非如此,她似乎贯穿整部书,王熙凤多次“活见鬼”,贾母去逝后鸳鸯的自溢等都有秦可卿的影子,所以说秦可卿为轰轰轰烈烈的红楼梦拉开了序幕,并贯穿于全过程,她预示了贾府的兴衰荣辱。这些可从

书中关于秦可卿的一首词为“好事终”得知,,词内容如下: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 箕裘颓堕 皆从敬,家事消亡首 罪宁。宿孽总因情”

曹雪芹告诉我们:秦可卿来自仙界的清净女儿之境,是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她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座,管的是风情月债。秦可卿奉警幻之命,降临尘世,为第一情人,她是十二钗中最后一个,却是第一个离逝之人,她的职责是引导金陵十二钗归入太虚幻境,以完成她们的风情月债。

秦可卿一下凡就是个弃婴,被养生堂收养。营缮郎秦业年过半百无儿无女,便从养生堂抱养了她,起名可儿。后来嫁给贾珍之子贾蓉为妻,秦可卿嫁入贾府后,获得了合族上下的同声赞美。尤氏护着她,贾母怜惜她。凤姐与她感情尤深,时常去找她说话。每逢此时,贾宝玉也屁颠屁颠跟着。一个女人在一个大家族中有如此的地位真是难能可贵了。

一般情况下,我们只听到台下的掌声,却很少知道台下的十年功夫,秦可卿被大家认可也是她平日辛勤努力的结果!

首先,秦可卿性格温和,贤惠孝顺,行事稳妥,得人心。第五回,宁国府内的花园里梅花盛开,贾珍之妻(也就是秦可卿的婆婆)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和王夫人等前来赏花。那天,尤氏和秦可卿便手拉着手到荣府来面请贾母等人的。和婆婆手拉手,想想看,生活中有几人,在家庭中婆婆的尊重至关重要,被婆婆喜欢更是难上加难,秦可卿做到了。第二是,贾母等人到宁国府时,宝玉也跟着来了。到中午,宝玉觉得倦怠,欲睡中觉。当时,秦氏便对贾母和王夫人等说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给我就是了。”“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这是贾府中顶级人物的信任喜欢和尊重。

第七回,薛姨妈叫周瑞家的给姑娘们送宫花,指定要给迎春、探春、惜春三姐妹和林黛玉各送两枝,王熙凤则独独得了四枝。当周瑞家的把花送给了王熙凤之后,王熙凤又把自己这份儿分了两枝送给了秦可卿,由此可见秦可卿与王熙凤之间的亲密关系。王熙凤是贾府掌权者,这尊重是当权者的尊重。

第十三回,得知秦氏病死后,贾府上下无不对她悲痛惋惜,“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一辈的,想他素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莫不悲嚎痛哭之人。”可见,秦可卿在贾府是深得人心的,贾府上上下下对她都是尊重和喜爱。

让人人喜欢尊重是一件很难很累的事,每日里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看看红楼梦是如何写秦可卿的为人处事的确。秦可卿是在第十回开始患病的,尤氏在谈她病因时是这样说的,平日里“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打这个秉性上思虑出来的。今儿听见有人欺负了他的兄弟,又是恼,又是气。恼的是那群混帐狐朋狗友的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气的是他兄弟不学好,不上心念书,以致如此学里吵闹。他听了这事,今日索性连早饭也没吃”,所以她“想到他这病上,我心里到像针扎了似的”。后来,贾珍叫贾蓉去请了一个叫张友士的医生来给秦可卿诊病把脉。张友士给她把了脉后也说:“椐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特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特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心事太重,思虑过甚,对事情想得不开,使她小病酿成了大病,最后便年纪轻轻就不治而亡了。

曹雪芹用秦可卿的悲剧告诉我们,凡事不要过分的追求完美,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孔圣人都有抱怨之人,更何况普通人,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更不要心思过密,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嫁入豪门就如同灰姑娘嫁给王子,大家一定认为他们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王子和灰姑娘后来怎样,作者只说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没有告诉读者怎样过幸福的生活。于是天下有多少女子都梦想着遇到王子,嫁入豪门。但是豪门里穿金戴银背后的苦痛你是不知道的,豪门自古是普通人家女孩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如果有幸进了豪门,生活一定会过的好吗?真的就一定能咸鱼翻身吗?看看《红楼梦》中的邢夫人、尤氏、秦可卿,你就会知道,在豪门纵然你姿色过人、品德高尚、聪明非凡,依然是夹缝中求生荐,出身不好的硬伤依然是你的困绕,受伤害是你生活的常态。

红楼梦中有三个女人是来之寒门,一个是贾赦的填房夫人邢氏,一个是贾珍的续妻一尤氏,一个是本文的主人,贾蓉的妻子秦可卿,前两位是原配死了,后娶的老婆,秦可卿是正妻却早早地死了,这难道不能说明豪门中寒微出身女人的尴尬吗?

邢夫人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采用的方法是顺从,顺从到不可理遇,顺从到自己给丈夫做媒人的地步;尤氏巩固自己地位的方法是屈服,屈服到拿娘家人做筹码,生生地赔上两个妹妹;秦氏该怎么巩固自己的地位呢?看看红楼梦是如何写的,看曹雪芹如何告诉你:“豪门有风险,嫁入需谨慎”。

秦可卿凭借美色嫁入贾府,在贾府中唯唯诺诺,谨小慎唯地生活着,并且迎得合家的尊重这一切似乎很好,她不用顺从,也不用屈服,老天对她很厚,她鲤鱼跳龙门似的一步登天,成了小天鹅。谁知道宁国府中的几代家奴焦大在醉酒后,说出了“扒灰”和“养小叔子”两件秘事。

扒灰,就是公公和儿媳妇有染,养小叔子就是和小叔子关系暧昧。纵观宁府中只有秦可卿能扮演此角色。宁府中有一个荒淫无耻的贾珍正好是秦可卿的公公,有一个比贾蓉更风流倜傥的贾啬,恰好比贾蓉小,应该是小叔子。贾啬因闲言碎语离开宁国府。

秦可卿很美,嫁入贾府时公公只有三十多岁,更何况这个公公早已是臭名昭著,或许娶秦氏时,他已有了想法。秦可卿小官宦之家,和贾不贾,白玉为堂金做马的贾府相比,她的出身就算卑微了,所以这门亲事就是高攀了,在这样一个候门深似海的家中,不用说她就没啥发言权,再加上她本身就性子温顺,那就比较好拿捏了,这是一茬。嫁得老公呢也是个软柿子,被自个爹教训得服服帖帖的,又是个浪荡的公子,成天在外边聚众玩闹偷鸡摸狗,这就给别人制造机会了。当发现媳妇和父亲暧昧后,他不敢动他的老爹,于是就疏远他的老婆,美人能怎么办,把事情闹开?要么休了要么死,休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所以她选择了屈从 。这就是秦可卿嫁入豪门的代价,她既不是顺从,也不是屈服,而是屈从。

贾珍爱儿媳妇,可儿媳妇爱谁呢?

她和公公在一起是屈从,有多少委屈,谁知道,偏偏丈夫不理解她,反而疏远了她,青春少妇自然私下喜欢上了小叔子,为她引线的是她的丫鬟,事情败露后,贾啬被逐出家门,秦可卿万念俱灰上吊自杀,知道内幕的丫鬟也出家的出家,死的死。也就是说"扒灰"和"养小叔子"这两件事的主角都是秦可卿。其实类似的事不知在多少豪门中重复出现,不肖皆荣出啊!

所以说豪门深似海,嫁入需谨慎。

警告那些想凭借美色嫁入豪门的姑娘们: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请姑娘们一定要记往,家有万贯,你说了不算的日子不如努力拚博自己做主的日子。

虚容心会害死人的!

秦可卿虽然合家尊重,但她死后,真正悲痛的有三个人,这三个人是公公贾珍,知己王熙凤,视她为梦中情人的贾宝玉。她死后贾珍哭得象个泪人,并竭尽全力为她办丧事,使她留下败家的名声,关干贾珍我无话可说, 一个女人遇上这样无耻的公公,只能说是前世造的孽,这里我只想说说她的知己王熙凤和把她当梦中情人的人。

秦可卿与王熙凤

秦可卿和王熙凤都是贾府的媳妇,两人属于婶媳的关系。两人都是“金陵十二钗”之一,秦可卿排第十二位,王熙凤则排第九位。论家庭出身,秦可卿乃寒门微族,而王熙凤则出身于四大家族中的王家。在贾府,秦可卿以其贤惠孝顺、办事稳重和深得人心,王熙凤则能说会道,有心计,敢作敢为,担任总管。就私人关系来说,两人既是婶媳关系,又是知心朋友,其关系非常密切。平时,不管有事无事,秦氏总是邀请凤姐到宁府中来玩耍、谈心。贾宝玉想让秦氏的弟弟秦钟到府里的学馆一起上学,没有王熙凤的帮助,是促不成这桩美事的。平日里王熙凤有什么好东西也忘不了泰可唧,例如送宫花,王熙凤则得了四枝,分了两枝送给了秦可卿,由此可见二人的亲密关系。这还不算。秦可卿死去的那天深夜,王熙凤料理完一天的事务,才回屋里闭上眼睛睡觉,恍惚之间,只见秦氏走进来笑着对她说:“婶婶好睡!我今儿回去,你也不送我一程?因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婶,故来别你一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什么心愿未了呢?原来她是劝告王熙凤,要考虑自己的后路,免得将来家族败落之时,落个凄惨的下场。秦氏还对凤姐说:“否极泰来,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岂是人力能可保常的?但如今能于荣时筹画下将来衰时的世业,亦可谓常保永全了。”“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日后,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不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虑后,临期只恐后悔无益矣。”最后,还谆谆告诫说:“三春过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然后便不辞而别了。待王熙凤惊醒过来时,已听见人们叫喊道:“东府蓉大奶奶没了。”
所以说秦可卿与王熙凤确实堪称知己。

秦可卿与贾宝玉之间交往不多,

宁府花园内梅花盛开,应尤氏的邀请,贾宝玉跟随贾母、邢王二夫人及凤姐等人前去赏花。中午,宝玉欲睡午觉,秦可卿便将他带到自己的屋里睡觉。对此,一些老妈子们就觉得不妥,认为哪里有小叔子在侄媳妇屋里睡觉的道理?然而,秦可卿却不以为然,说是宝玉还小呢,有什么要紧?于是,宝玉在秦氏的屋里睡着后做了一个梦,梦见秦氏带领自己游玩了太虚幻境。在太虚幻境里,贾宝玉认识了警幻仙姑、痴梦仙姑、钟情大士、引愁金女和度恨菩提等众位仙姑,还见到了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和又副册等。最后,警幻仙姑还对他说,她要将她的妹妹“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这样秦可卿就成了贾宝玉的梦中情人,这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秦氏死时,贾宝玉还在睡梦之中,突然听到有人说秦氏死后,连忙翻身爬了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然后便要穿衣服,到宁府去看望秦氏。贾母劝他说,刚刚死去的人,那里不干净,再说夜里风大,明早天亮了再去也不迟,他都不听。到了宁府之后,贾宝玉便“忙忙奔至停灵之室,痛哭一番”。这是贾府男人中第二个哭灵之人,第一个是贾珍。贾宝玉喷出的那口血,是为他的梦中情人喷发的。

自古红颜多薄命,秦可卿短暂的一生又一次证明了红楼梦的主题``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主题,曹雪芹用秦可卿的经历告诉我们“豪门有风险,嫁人需谨慎”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