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它走得很紧迫。紧迫的不给医生的治疗时间,不给主人了解清楚它病因的时间。它把这个谜留在人间,让人一想起就会心酸。

它它刚走的那几天我是不忍看它的照片的。一个星期后,我将手机里它它的照片传到这里,除了写下标题《它它的影集》,再写不出一个字。


今天是6月7日,它它已经走了42天,它的一些小眼神,小动作,它的忧郁,它的礼让,它的喜爱,它的悲伤,一时间很清晰地涌上心头。

它它起初不知道它叫它它。纵然满屋子都是我喊它的声音,它都不理不睬。稍久,我便想,是不是我对卷卷的好被它看在眼里,所以它假装听不懂。


假装嘛,谁不会,我假装对你更好一些怎样。它它终于知道它叫它它时我心里由衷地乐了一阵。


这是我在卧室门口拖着长音喊,它它~~,它它就立起身这样看我。它不像卷卷我喊一声它就答应一声。它它是用眼神应着。

它它就有这么神奇,它会把身板立的直直的。这是护士准备给它打预防针,嘿,你看它,愁眉苦脸的样子。

它它常常是这样懒懒地睡着,无论何时何地。


夜深了我要睡觉了,发现它竟睡在我的枕头上。那我就睡在你身上呗。你看它,它居然一动不动。


那神情似乎在努力撑着,又像是在找一种感觉.....平时你挨着卷卷睡,今天你要挨着我睡......呵呵,我翻过身,使劲地摸了摸它它的头。


它它身上似有驱散不尽的忧郁和陌生气息。你哪怕随手就把它抱在胸前,它哪怕一点都不拒绝,并软软地任由你抱,你都会这样想。

它它是可以被我们抱到花园玩的。邻居说,呀,你家猫还可带出来耍啊。很羡慕。


它它让我小有得意。每次到花园,都会让它先看看江上的璀璨,然后把它放在椅子上。它会东张西望。它也紧张。但心理素质好。不会乱跑,也不会狠狠地抓住主人不放。


它它和卷卷有专用水碗。但它们一般不喝。渴了先跳上洗手台看洗脸盆里有水没,没有,就忍着。等我去洗手。


卷卷要喝水时对着我是一声接一声地叫,用快速眨巴的大眼睛告诉我它的迫切。


它它温柔。它先用尾巴扫我的裤脚,再仰着头长久地看我,同时发出羊一样的声音。看着苦苦的。


我当然知道它们想干什么了。一边说,你们不要太弯酸好吗,这水非得要换吗,不是早上才换的吗.......一边把碗里的水倒掉放水接在它们的碗里。我让那水声哗哗响,好证明这水有多干净。


换水一定要当着它们面换,不然它们依然不喝。

总不能做到它们想喝水,刚好看到我给它们换水。于是我常常看到它它在这里喝。喝得咋吧咋吧地,带着水声和舒坦声。

它它和卷卷都喜欢在我的桌边玩。特别喜欢趴在电脑前,挡着我要看的屏幕。


卷卷趴在电脑前,我只说,挡着我了,它就尽全力往桌面上贴,背上的骨头波浪一样往下塌。


它它就笨。我把它按扁,它又拱起来,再按扁再拱起来。嘿,这个样子你怎么好跟我混呢……随手把它扔到沙发上。可没一会儿,它又默默唧唧地上来了。


它它喜欢橡皮擦,玩着玩着就把它们抛到桌角缝隙里了。起初我不知道,涂鸦时莫名其妙就找不到橡皮擦了,像遇到鬼了。


再找不到橡皮时我就吵它它。我们家男主人说,等它耍,找不到就算了噻。他把惯女儿的习惯延续到猫上了。


它发现有镜头对着它,显得很不适。就这样警惕着,压抑着。

它总是这样被动,从不讨好主人。我怎样玩它它都默默承受着。😊

藐视你这一些人。

它随便在哪都能稳稳地静卧一会儿。

它它是一个思想者,且是一个有着先进性的思想者。


它不争宠。冬天,卷卷睡在主人的枕边,它就睡主人的脚边。


它不争食。每次用餐,卷卷抢在前,它在后。卷卷若挡在它前面,它等主人帮它把卷卷挪开,才开始吃。那劲儿,优雅又矜持。



甚至内急时,它它也让着同时奔着厕所去的卷卷。请看我的美篇一一它它的品质。

它它来到我们家,我们家已经有了一个卷卷。它它与卷卷打得翻天覆地。


不是它它见不得卷卷,而是卷卷容不得它它。卷卷后来接受现实,容了它它,但至始至终在它它面前都是骄傲的。


它它的美德在于,从不在卷卷年前低眉顺眼。自己玩自己的。卷卷若惹烦了它,它把卷卷咬得只有逃跑。

有一天,我看到它们这样地睡着,我给它们分别盖上毯子。我想它们一定知道对方就在身边,但它们都没有闹。

第一次发现它们这样的睡在一起我喜不自禁。两兄弟磨合了一年多才有了一份亲密。

它它和卷卷,互为玩伴。

这是茸茸。

今年春节,家里来了一只暂住猫茸茸。卷卷对茸茸不冷不淡,它它对茸茸却是满腔喜爱。


茸茸刚来时被隔离,它它就守在门口。茸茸放出来了,它它就前脚后脚地跟着。之后常常会听见它们打闹的声音,常常会看它们滚在一起。它它肥胖,茸茸毛长,两个绒团抱在一起,滚过来滚过去,看得我目不转睛。好喜欢看它们这样玩。


它它和茸茸在一起玩了不到两个月,茸茸就被我无意中关在门外,丢了。


茸茸不见了,整天和它它玩的茸茸不见了,它它一下就落寞了,整天魂不守舍。


它总蹲在门口,听门外有声音它就站起来徘徊着倾听着。


见主人开门,它迅速从我们脚边冲出去。一次邻居回来,刚好我开门,它s命地往邻居家钻,不顾主人告诫。它一定以为,茸茸躲在了邻居家。因为一年多前它就曾经误入邻家。


一天晚上,老公进门说好惊险。它它刚才突然跑到楼上去了,要不是听它叫,今晚我们又要找猫了。


我心疼地想,它它想茸茸,它它的心疼不亚于我。

它它最初不让男主人碰。当它从医院回来,男主人高兴地对我说,它它让我抱了......


它它太聪明。它知道是谁带它去看治病。它感到不那么难受了。

它它到我们家是2016年初夏。它是一只走丢的猫。送它去医院体检时,医生说它是个健康的猫。可是它到我们家从来就没健康过。常到医院报到。


我们是那么努力地给它治病,就在它的身体比任何时候都好的时刻,突然离开了我们。


总会想到,它它的病是想茸茸想的。它它与卷卷从不曾开心玩过,茸茸来了我才真的感受到它它也有快乐。


也担心它它吃了物管投放的鼠药。可是它每次在走廊里我都看着它的,而且时间很短,怎么可能吃到鼠药呢。


要不就是吃了太多的卷卷的猫粮。医生说,它它这种猫抵抗力比卷卷低六倍。他给它它推荐了专用猫粮。可是两个猫的饭碗放一起它们经常换着吃。如今,它它的猫粮还剩好多,它它却不在了。



2018年4月22日,我听见它它在窗台上两声大叫,那是我从未听见过的声音。我很纳闷,急忙撩开窗帘看它。它脸朝窗外望,没发现异常。就在那天,我看见地板上有白色的泡沫,观察后知道是它它吐的。没有重视。这种现象以前都有过。


4月23日,它它不爱动了,不吃东西,依然呕吐。我们把它送到医院输水,我们以为是肠胃炎,可是到了4月25日医生说它它是肾衰竭,已经无力挽回它的小生命了。我们不相信这个医生的医术,问还有哪家医院还能治。医生说,重庆没有一家能治。


世上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只有生命在消失的那一刻。无能为力。

它它从医院回到家,想着它两三天没吃东西了,我就把它放沙发上,给它兑葡萄糖水。


我端着水拿着针管过来时,卷卷守着它它。


卷卷,你是否知道它它病了。很重。是否知道这是你俩最后的时刻。是否知道,从此以后家里又剩下你自己一个猫了……


我抱起它它,用针管喂它喝水。它它喝着它一生最后一口水,呛了一下,小嘴轻微地咳了两下,我看见往日红红的小舌头已经是粉白色的了。我赶紧停下来,不敢再喂,就在此刻,只听咯噔一声,它它停止了呼吸。


那咯噔的声音很小很小,却像重锤敲碎了我的心。是我让它它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是我结束了它的生命......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没有呼吸的它它,眼睛还是睁着的,水汪汪的。和它来时一样。只是那时很灵性,现在,那神气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它它的眼睛总是水汪着的。它拥有一双柔情而又忧郁的眼睛。无论你对它再好,你都会觉得,你欠它的。


我把它它装进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提着它出门了。

出门时,卷卷一直看着我,眼睛睁的圆圆的,直到我把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