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2014年的夏天,在一次旅途中随手拿起了一本画册,当我看到南美洲巴塔哥尼亚国家公园内的照片时,迅速被彩页中壮美的景色深深吸引住了。一定要去南美,一定要去Patagonia的想法油然而生,后来因为很多原因,这一计划被搁浅了,直到2018年,听说北美著名风光摄影大师云漫先生要组织一次深度巴塔哥尼亚的专业摄影探险活动时,我的心瞬间被勾走了,并迅速报名成为一员。去南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北京开始光来回飞行转机六十多个小时,就够扒一层皮,我乘坐的班机从北京起飞直达美国的达拉斯,再转机飞往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达拉斯机场停留时间很短,若不是正点抵达真有可能误了下一段航程,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是清晨,从地球的另一半飞到这里感觉脑袋明显的晕眩,时差和国内刚好相反,在这里仅停留一天。

阿根廷最大的书店"雅典人"书店,100年前是一座剧院,后经设计师改造成为了书店,阿根廷人酷爱读书,仅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有700多座书店,平均每4000人拥有一个书店,不知道为何阿根廷是唯一一个从发达国家进化为发展中国家的地方,通货膨胀厉害,物价一天一个样。

在博卡区的街道上跟冒牌老马邂逅,外形身高还真的酷似马拉多纳。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探戈代表了阿根廷的草根性,但它不是休闲的一种,已和当地文化融为一体。或许因其隐藏在舞蹈中的热情,化解了冷漠社会中,民众冰冷封闭的心,不但阿根廷接受了,全世界也拥抱了探戈。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从布宜诺斯艾利斯经过三个多小时飞抵南部的艾尔·卡拉法特市(EL CALAFATE)机场,这次行程正式开 始。我们乘一辆私人包车开车约 3 小时到达冰川国家公园山脚下的艾尔·霞登(El Chalten)小镇。这座非常年轻的袖珍小镇在旅游界却是大名鼎鼎。在孤 星旅游丛书(Lonely Planet)在 2015 年评选的"全世 界最值得知道的城市(Best cities in the world to know)"名单里,它的排名竟然高达第二位。艾尔·霞登镇是 1985 年才 建立的。环境幽静被群山环绕,镇上只有一条主街,也是旅馆集中的地方。 这里被誉 为阿根廷的徒步之都, 也是全世界摄影、登 山、和徒步爱好者的终 极目的地之一。附近有 多座世界最闻名的高 峰,包括菲兹罗伊峰和 托雷峰。菲兹罗伊峰是 地球上最难攀登的山峰 之一。

从地图上看,巴塔哥尼亚地区大部分在阿根廷境内,一部分在智利境内,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尽头,可能是我这辈子能抵达的最远的拍摄地了(不包括南极洲,其实我对南极一点兴趣也没有,除了海就是冰,还要穿越一条据说能使人吐到晕厥的死亡之海)。这里是世界上最美的天堂,拥有殿堂级的美景,真不希望大家都知道这里,让它永远的保持那份最纯真最原始的美。

小镇唯一的大道,两侧基本是酒店和户外用品店,这里日出时间将近九点,清冷的大道上除了几只流浪狗很难见到行人。

4月17号到21号这五天,我们会在冰川国家公园菲兹罗伊峰脚下的一个著名营地露营, 拍摄山上各个景点。公园内的山上没有任何旅馆和手机信号,这些天将处于失联状态。而从山下爬到山上的拍摄点需要 3- 4个小时。如果要连续多日拍摄清晨和黄昏,露营是唯一的选择。在埃尔·霞登我们已采购好这次进山需要的所有设备和食品。

登山的路上阳光明媚,一股深秋的凉意扑面而来,山上的树木正如秋季该有的颜色,金黄色的、红色的树叶像被泼了亮光漆,配上远山的蓝很梦幻,不像是真的,犹如来到了童话世界,三个多小时的长途奔波一点不觉得累,边走边拍,记录这段即将开启的旅程。

巴塔哥尼亚的秋天如同探戈的舞步,华丽高雅、热烈奔放且变化无穷,令人眼花缭乱。

巴塔哥尼亚地区的云就像个淘气的小孩,在云里钻来钻去,好像跟我们捉迷藏,刚刚还阴沉着脸,瞬间便刺痛你的眼睛,当阳光照射在山野,大地放佛一下子穿上了节日盛装,配合着迷人的秋景,真的像在跳一曲狂放的探戈。

冰川国家公园是纵贯南美大陆西部的安第斯山脉南段巴塔哥尼亚山脉东侧,属是世界上少有的现在仍然"活着"的冰川。在这里每天都可以看到冰崩的奇观,1945年阿根廷将此地列为国家公园加以保护,1981年被列入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这里是一个奇特而美丽的自然风景区。有着崎岖高耸的山脉和许多冰湖,其中包括一百英里长的阿根廷湖。在湖的远端三条冰河汇合处,乳灰色的冰水倾泄而下,象小圆屋顶一样巨大的流冰带着雷鸣般的轰响冲入湖中。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徒步跋涉,终于来到营地,这里是一片树林,几十米外是一条流淌着山间雪水的溪流,我们各自选地方扎营,我特意选择了一处湖景地,打开帐篷就能看到外面惊艳的景色。

这就是我的豪宅,这要在国内择此而居的房子是不是要几万一平米呢😄

支好帐篷的下午开始下雨,一连三天雨就没有停过,帐篷外呼啸的大风吹的防雨罩噼啪作响,第二天凌晨突然觉得腰部以下漂了起来,赶紧戴上头灯查个究竟,原来长时间雨水沉积至始帐篷底部积水过深,已经开始往里面渗水了。

其它同伴的状况都差不多,还有几个帐篷被老鼠钻了洞,甚至咬破了防潮气垫,实在无法坚持了,由于清晨冒着雨雪冲顶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地方,帐篷内也是一样,雨水已经将睡袋浸湿,只能选择下撤了,真的万分遗憾,没有拍到憧憬许久的托雷峰和菲兹罗伊峰,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未来有一天再重游故地了。

距今10500年前人类已经在巴塔哥尼亚高原一带开始定居,这块险峻的高原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前来猎奇。巴塔亚以狂风著名于世。大风能轻易将人吹到在地。在这样极端恶劣环境下,这里的树木全身都刻下了与自然抗争的痕迹。每一颗树都如盆景一般千姿百态,扭曲盘旋,苍劲古朴。这些树木在死后依然孤傲挺拔。

据传说当年麦哲伦一行抓住了一只巨人准备带回欧洲,但巨人在船上死去了,巴塔哥尼亚的巨人族就成了一个谜团。五百年过去了,同当年一样,巴塔哥尼亚仍然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区之一。也正因如此受人类活动的影响很小。今天,巴塔哥尼亚的大多数地方保持了当年的风貌,一如五百年前麦哲伦之所见。

在巴塔哥尼亚,有一座著名的山峰,菲茨罗伊峰(Fitz Roy)如果你沿着公路驱车前往阿根廷查尔腾镇,即使是从数百里之外,你也能一眼看到,在平原的尽头,矗立着菲茨罗伊峰,它的轮廓线在天空的映衬下格外醒目。它的主峰矗立天际,一排山峰紧凑地排列着,打破了一望无际的原野,像世界尽头的巨大的石墙。非常可惜,由于连日阴雨狂风,我们这次没有拍到她壮观的景象。下面这张是云漫老师前年在这里拍摄的作品。也只能看这张作品了,这次我们连山的影子都没瞧见。

第五天我们还没死心,清晨五点就从霞灯镇的酒店出发,结果登上路上又开始下雪了,只好在一半的途中止步,虽没有看到主峰,但山边被白雪覆盖的秋叶也蛮有味道。

世间就是这样捉弄人,当我们离开小镇的时候,天色完全放晴,远山处出现了久违的火烧云。

南美洲的"风中"高原巴塔哥尼亚,匍匐在世界的一端,缊藏着无数巨大的冰川,壮美的湖泊,陡峭的雨林和特有的生物,冰川和狂风造就了特别的地貌,千峰万刃,冰川湖泊都闪耀着奇异的、不可思议的蓝,是地球上一个古老的蓝色传说。

横贯阿根廷智利的南部冰盖,绵延三百多公里,之间冰川众多,这是其中的一只,叫莫雷诺冰川,七八十米的高差,冰山垮落的声音惊天动地。

从阿根廷的陆路出境进入智利,开启巴塔哥尼亚第二段百内国家公园的行程。

百内国家公园位于智利西南部的巴塔哥尼亚高原上,占地面积2421平方公里。于1959年被定为国家公园,197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划为生物圈保护区,也是南美洲著名的自然生态保护区。这里气候多变,时而天空晴朗,时而多云有雨。可以欣赏到五颜六色的野花、碧蓝的湖泊和翠绿的河谷,以及覆满白雪的山峰。

一路上到处可见羊驼,跟新西兰的略有不同,这里的更有野性。

百内这一带特有的飞碟云,应该是由于风大形成的吧。

百内国家公园内著名的帕伊内群峰

百内腹地清晨蓝调的湖心岛,岛上有一家民宿。

每天清晨五点半我们便开车前往拍摄地,背负着沉重的设备登山寻找机位,非常辛苦,当拍到心意的作品时,一切又都是那么美好。

这个机位是我差点磕碎膝盖换来的,为了尽可能多的拍到瀑布,我站在湿滑礁石的最边缘,那天的风速很大,因为太投入,不小心左脚一滑膝盖着地,钻心的疼痛,还好是膝盖阻止了继续下滑,不然掉落到高速的水流中小命休矣啦。

百内(Paine)在当地印第安语里是蓝色的意思。百内公园全名Torres del Paine,意为蓝色的众峰。开车进入其中,大家的疲惫一扫而光,眼前错落的众峰,蓝色、绿色的湖水,憨态可掬的羊驼,也只有到这时,才明白为什么印第安人将其奉为神山,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将其列为人一生中不能错过的50个地方之一了。

车窗外羊群遮挡了去路。

从风光摄影的角度来说, 在每年 4 月份南半球秋天的时 候, 地属安第斯山脉的巴塔哥尼亚是一切完美到不能再完 美的元素的组合。传奇的菲茨罗伊峰(Fitz Roy), 托雷峰 (Cerro Torre), 百内三塔(Torres del Paine)被誉为全世界最美 的山峰。在南美高原变幻莫测的风云下,在这些高峻挺拔 到无以复加的群峰间,大自然处处 泼洒着最奔放和绚烂的 秋色。我们所能梦想到的所有秋天的色彩,从鲜红到橙 黄,在几乎每一颗树木上都得到尽情肆意的展示。 冰湖, 瀑布,和溪水点缀着这些雄伟的地貌,给原本极其阳刚大 气的风光增添了灵性和一丝柔美。

在百内将近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天气依然没有转好,回归的日期却临近了。从地球最南边的大陆"蓬塔阿瑞纳斯"飞行四个小时抵达首都圣地亚哥,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以及各色海鲜很不适应,帝王蟹先来两只压压惊吧😄

智利的风光很美,但首都的个别人却给这个国家抹黑,今天给了出租司机100美金,换回的这堆巨额面值的纸币全是假钞,留个纪念吧,也提醒再来南美的朋友千万小心,这里仅相当于我们90年代末的水平😂这里蓝领每月的薪资相当于国内的三五千块吧。和在非洲以及其它发展中国家一样,出了首都一切都安好了,国家公园区域内非常安全。

在南美最大的商场里眼前一亮,是华为,我们民族科技工业的骄傲👍

生命的脉络历历可寻,想去南美的理由很多,人的一生中总要出次远门,暮色倾霞辉,夕阳尽芳华。在一个地方呆久了,是时候去山水间激活生命了。像每个踏上旅程的人一样,内心充满了期盼,巴塔哥尼亚、百内国家公园、菲兹罗伊峰、托雷峰、冰川湖等等虽然这次很多没有拍到,但却不妨碍这些美景无数次的在脑海中重现,这次行摄告一段落了,有遗憾但却满足,期待下一次的旅行,让我在细细品味大自然的过程中升华自己的阅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