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则“五一”日记。母亲节到了,谨借此小文祝福母亲节日快乐!也祝天底下的所有母亲:母亲节快乐!
图文/冰箱灯
无疑,亲情最好的表达方式是陪伴。有句话就是这么说的,“你陪我长大,我伴你终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愿望我们往往还达不到,父母为了生计会离开儿女远走他乡;成年后的儿女为了工作也会远离白发双亲。那么落下的亲情便只能是守望了。如此,守望便是成为现实生活中众多的家庭亲情表达的一种缺憾模式,那份期待、那份祝愿、那份牵挂织成了守望的全部内容。都说人生是一场修行,那么,无时不在的守望则占据了修行中的很大一部分比重。如此,从某种角度来讲,人生是否也能理解成是一场守望?

“五一”期间,跟母亲照了一组照片,情景叠现,“守望”一词油然而生。于是以日记记下一则“短镜头”,以存念想。

劳动节期间,我们例行回家陪伴双亲,侄辈们也是悉数到场;二哥飞跃千里、风尘仆仆,更是在家呆了五天。其情殷殷,其感切切。


大家都是一个心愿:还老人一份牵挂、给老人一份慰藉,能让老人起到舒缓病痛、释放压力之效果,便是我们内心最大之宽慰。


于暮年的父母而言,“儿孙团圆,承欢膝下”可能要算是最为开心的事情。我们的到来,给暮气沉沉的老家带来了一丝活气,老父亲一改凝重,脸上也展开了笑颜;老母亲的精神也似乎好了许多。这天太阳偏西的时候,在大哥的提议下,母亲答应到户外走走。


这次出门没有去看老屋,我们往野外方向走。沿途树林里飞鸟欢跃喳鸣,沟渠里蛙咕虫吟,土道两旁野花野草摇曳,都似乎在欢迎母亲的到来。乡野本来一景,于母亲而言已显得啬侈,她卧病很久了,混沌的思维里除了疼痛,还是疼痛。


现在,“最美四月天”,时光静好。泥芬芳、花妩新、徐风送暖、落霞漫天,——母亲的兴致高涨起来了。


脚下的这片土地,母亲劳作了一辈子。现在一下深入到这片沃野的胸怀,视野豁然开朗起来,金色的麦浪阵阵朝我们袭过来,母亲的眼睛不够用了。


她踉跄的脚步急促起来,眼睛四处探视。我有些紧张地跟在她身后,生怕她摔倒。在我的“启发”下,她的思维也逐渐清晰起来,由田地的划分及名称引申开来,跟我讲起了当年她当妇女队长的片段,讲着讲着,突然就用一句话收了尾,——妇女队长算个鬼!就是带头搞事呗……


她更多的时候是跓立。将眼神深深地望向远方,长时间不语。她也许想起了年轻的时候,那些“战天斗地、激情燃烧”的岁月吧,我这样想。


余辉映照下,母亲的面容格外清晰,如此近距离的仔细打量母亲,应该还是第一次。


母亲柱杖跓立着。她的膝腿早已病变(可能是早年落下的病根),小腿略呈“内八字”打开,膝部又往前屈着;腰佝偻着,背弓着,身体往前倾。她平视前方时,头其实是仰着的。原本一米六出头的身躯,现在俨然缩成了一截“弹簧”,一下子矮下去了二十公分还多。她的气息不稳,感觉身体在不时地颤动,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声响,似喘息似哭泣,我知道这是她又受疼痛折磨了。她扶着柺杖的手青筋暴突,似有蚯蚓蠕动。稀疏的白发“随意地”罩在头上,脸色腊黄清瘦,脸上沟壑纵横,牙齿是一颗也没有了,干瘪的嘴巴向内抿着,时不时翕动一下,眼窝深陷,眼睑有些红肿,浑浊的眼眸里有东西闪动,似有泪光……


曾经有着明丽面庞的母亲,曾经用壮实的身板为我们遮风避雨的母亲,生生地被岁月侵蚀、被病痛折磨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让人心痛不已。


“你二哥呢?艾兵呢?怎没看到人啊?……”

端详母亲的工夫,母亲突然间发问。她的脚步又要往前赶。原来,母亲是想起二哥来了。


二哥每次回来,总会习惯性的在这条道上走上几个来回。现在,母亲以为他也在这条路上走,所以“奔奔地”来迎他的。我只能“哄”她说,二哥在路上,马上就到了。


其实啊,二哥很忙,哪能说来就来呢。为了多省些时间回来陪伴母亲,他得先高效率、忘我的工作把公务处理完毕。实际上,工作也是做不完的,在家的这几天,他的电话一直在响,一直在处理公事,真的很忙啊!他超记录在家呆了五天,陪伴母亲左右,可以想见母亲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可以想见母亲的病痛让他何等忧心!……


母亲一直向前,已经走出三百米地了,这于卧床半年多的母亲而言,今天的表现已经发挥到极致了。这还能走回去吗?我有些担心。


大哥以为母亲就在屋前走动,一下看到母亲走了这么远,也赶来相劝,母亲终于肯转身往回走,喃喃地说了句:我明天还要来,有把椅子就好了,明天要记得帮我带上……。


然而,这次真的是“走多”了。洗脚的时候,脚背又肿了些。第二天甚至下不了地,在屋子里活动,完全靠人搀扶了。


二哥这天回来已是深夜十一点了。母亲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最终在疼痛中昏昏睡去。二哥进门时,父亲即迎了出来。原来父亲也没有睡,他在母亲床边关灯静坐,一直在等。


接下来几天,我们团聚在母亲周围,祖孙四代,谈笑、逗趣,其乐融融。母亲在病痛中高兴着,在高兴中病痛着……


人生是一场修行,我认为是主修德行和孝行。守望则为德行、孝行最基本的要求和体现。父母守望着儿孙的清吉平安,我们守望着父母的福寿康泰。


母亲啊,请您保重!端午节的时候,我们再回来陪伴您!  


二O一八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