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AじWen雯

制作:AじWen雯

乡愁是梦,闭目朦胧抬眼真切,乡愁是风,吹动行囊抚平沧桑。乡愁是雨,淋湿记忆滋润乡情,乡愁是云,历经变幻始终牵挂。乡愁是家,万水千山魂归集散。

  家乡的老屋,那承载了我童年和少年酸甜苦辣的老房子,那养育了几代人的简陋故居。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血脉相连的缔造,是我生命里永不褪色的记忆。

老屋古朴厚重,冬暖夏凉,它是上个世纪历史的见证,也是游子心中永远的乡愁。但愿岁月有情,苍天可怜,让老屋静静的守望在故乡的山头,给我一生的眷恋与永恒的温暖!

  老屋披着光阴的薄衣单裳早已蛛丝密布,这些都是岁月的沟壑,是迈过一道道艰苦岁月坎儿的见证。


  还有老房子里的老吊锅老米酒,而其实他们一直在无声无息的守候。

  每一次跨过爬满青苔的青石板,都是如初的心动,每一次触及土坯瓦房都是情不自禁的感慨。

  如同岁月里一堵老墙,罅隙间阐释着岁月变迁的厚重与沧桑。像是一缕陈年恒久的老米酒香,穿过深深小巷,始终能嗅到那绵长的醉香。

在日复一日的更迭里,

寂寞的青苔爬满了。

  原生态的房屋建筑,

留下了许多岁月的足迹。

斑驳的铁锁,

锁住的是一份乡愁深深。

  亦如思念,每家每户老房子里藏着一口老吊锅,它们承载着家人的所有的爱,是一种咕噜咕噜催促你大口吃饱大碗吃肉的感情。

亲人们每次都会说:"

一个人在外面要吃饱"

我都可以想象到冬日到了,

一家人围着火盆

大口大口吃着,

加了辣椒的老白菜肉糕片大杂烩吊锅。


  湾口的碾子,轰隆隆转动了数十载后,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有机会躺在地上休息了。这是一个时代的见证,它就像一个饱经沧桑的疲惫的老人,静静地僵卧在那里,无声地倾诉着历史,仰望着明天。

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

喝着老米酒

酒香肆意流淌的场景。


  腌辣椒和腌豇豆是我们上学时的主菜,也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常菜。记得小时候住宿,每个星期回家一趟,返校时都会背着一小桶妈妈腌的腌菜,桶里承载着满满的都是妈妈叮咛和担忧,更是家的乡愁。

  说起锅巴大家都会感觉到嘴馋。现在大中小城市的大小餐馆都有什么锅巴粥、锅巴菜、锅巴主食。其实,食者就是想找回那原始的锅巴味道。但永远难以找回……


  开水泡粑是我们整个夏天的主食,记得我小时候不爱吃面食,一到夏天爸爸总是拿着自家做好的粑跟邻居给我换米饭吃。爸爸那布满老茧的双手总是变着法的做出一桌子我爱吃的饭菜,这就是伟大的父爱!

而最美的风景莫过于明山樱花谷

沟壑里樱花烂漫。

一路上总是有许多的惊喜等着你,

诸如野生水果,野生珍贵草药,

都可以让你大饱眼福长长见识。

幸运的话,

夏秋季节还能大饱口福。

听得见的,是潺潺流水。

闻得了的,是山花芬芳。

看得见的,是竹浪涛涛。

  小时候觉得故乡很大,很大,大得没有尽头,翻过一个坡,还有一个坳。现在,漂泊在外,方觉得故乡其实很小,很小,装在心里。可以带着走,只是觉得沉重,那么多的大山和石头,垒着太多太重的乡愁。

  文峰寨美景胜收,龙门沟春可赏樱、夏季溯溪、秋看红叶,冬赏雪、围炉夜话,品味"老米酒、篼子火,过了皇帝就数我"的惬意。

  自从有了点年纪,就总是喜欢回老家,伫立在院边村头,闭上眼睛静听鸟儿啾啾鸣叫,贪婪的吸吮晨雾暮烟的味道。可是为了生活而疲于奔命的我们,对于家来说,永远都是一个过客。每次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来不及做转身地凝望。

  野樱桃,小时候放牛最喜欢吃的野果。

  句有灵犀因梦厚,思无旁鹜待心清。素笺不耐殷勤笔,欲把流年绘出声。

  笑声荡漾松涛里,山路蜿蜒诗路中。龙门村头堪一驻,酒阑雀战月明空。

  儿时爬过的山,带着两个小家伙重温一次。

  无论身在何处,心中都有一个故乡。不管走到多远,脑海魂牵归家的梦。人间处处有真情,最暖不过家的灯火。世间美景无数,最美还是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