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美篇依据日记汇编而成




老公大清早,就把我带到了柳州,在南城百货下车,逛了一圈南城负一楼,然后沿着江滨公园,跨过文惠大桥,到达东门城楼,东门前来了一行骑行队伍,全部武装,长衣长裤钢盎帽,分不清性别,是男是女全然不知,灵活的身手,敏捷的动作,让我以为是年轻人,走近才知,是一群老年人。


老公想带我上到城楼顶去,爬上石阶,到了拐弯处的值勤室,工作人员要我们填写登记表,老公嫌麻烦,放弃了去城楼顶俯瞰柳江河的风光。等到了柳侯公园,唱歌的,跳舞的,吹葫芦乐器的,散落在公园的各个绿荫下,天空晴朗,可昨天的雨,留下的阴沉还未散去,小径上湿漉漉的,郁郁葱葱的树木,洒下的阴凉,浸冷了我的背,此地不可久留,老公带我从柳江大桥,又返回柳江河的南边。


柳江大桥我比较熟悉,相比于文惠桥,我更倾向于柳江大桥,一是我打来柳州的第一天起,去柳江河的北边,走的就是柳江大桥,二是柳江大桥历史悠久,是柳州市最古老的一座大桥,文化底韵丰厚,更能代表柳州市的繁荣昌盛。河南这一带,我年轻时来的比较多,老公请我吃的第一碗猪脚粉,就是在河南桥头的一家米粉店。时过境迁,河南这一带,早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风貌,我的心情也很平静,曾经的美好,已经铭刻于心,不管世事如何变迁,都改变不了它的颜色。


柳州市是中国境内,我走得最多的一座城,我第一次去到柳州,是六岁,是哥哥带我去的,我到县城上高中,第一次去学校,是小叔带我经过柳州到达拉堡的,我在家务农时,带妈妈去柳州中医院看过病,我参加工作时,在节假日,把弟弟和妹妹带到柳州玩过,儿子婴儿时期,我帶他到柳州照相馆照过像。


频繁光顾柳州的,是儿子在柳州铁一中的高中三年,我和老公在双休日给他送饭,我们在城站路东下车,步行到学校,其间经过红光小区和好多个住宿区以及食品厂,还有好几处红绿灯路口,那一带的很多特征和与众不同的景象,当时我可以如数家珍似的叙述。柳州的风景名胜很多,大龙潭,鱼峰山,雀儿山,百里柳江,都乐岩和白莲洞,文庙,火车站,工贸大夏和五星商夏,而我印象最深的,只有铁一中。


我在铁一中吃过饭,散过步,铁一中的校园,我足迹遍及,还有教学楼和宿舍楼,我也走马观花过。我在铁一中看过月亮升起来,数过星星,观赏过玫瑰花凋零的时刻。铁一中的用餐大厅很宽敞,学校大门宏伟有特色,特别是老师和学生,知书达理,温文尔雅,是我见到过的,最美最可爱的人。


今天和老公去柳州一游,游出了美丽的心情,曾经的往事,依旧美好,我快乐的,就是这一点。柳州是越变越好,变出了花一样的容貌,不管它如何的变,我只要踏上它的土地,我还是记得它原来的模样,因为我的亲人,留下的呼吸还飘散在灯光和高楼中,这才是柳州闪现在我生命中的灵魂。


柳州,越来越美丽了。柳江桥畅通无阻,行人车辆,络绎不绝,穿梭往来。柳江河清清澈澈,阳光照耀,涟漪飘散。五星步行街,游人如织,流连忘返。


老公带我四处游逛,我记不清到底走了多少个地方。工贸,五星,地下街,超市,服装店,去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我如何记得全部?有一处景色,我特别的难忘,就是在东都,在一条人流密集的街道边,摆着几个门型的广告牌,鲜艳的红色,吸引我从远处向它走去。


广告牌上的字迹,熠熠生辉,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繁华的东都商业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以说是美丽辉煌的一处风景,走过的,有很多人,都兴致勃勃的,停下来注目着它,纷纷拍照。


今天是国庆节,柳州的气氛与往年有点不同,往年是柳江大桥的两边,插满彩旗和鲜花,柳江河堤上,也是彩旗飘飘花儿盛开。各大商场的店门前,也是彩旗和花卉装点门庭。


今天,我走了三分之一的柳州城,所到之处,没有再现旧年以前的景致,一切都是窗明几净,安静祥和,街道干净整洁,商场一尘不染。我觉得今年的国庆节,比往年安逸多了,我就非常喜欢这种宁静素简的节日氛围。所以,今天游柳州的心情,格外的绚烂美好。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开满柳州的大街小巷。这是2017年的柳州城,最伟大瑰丽的景观,它不仅光辉灿烂在国庆节这一天,也光芒万丈着未来的每一天。它不仅给予我强大的力量,也能赋予柳州人坚强奋进和聪明才智。


去柳州,意外的走进了″和谐鱼峰,平安之盾″的宣传活动现场。虽是阴天,可穿着制服的人民警察,还是把太阳天的光辉,洒满了鱼峰山。


那天的鱼峰山,因时间还早,游人不是很多,活动现场却是人头攒动。文艺表演队的演员,身着鲜艳的演出服,伫立场边,做好随时上场的准备。


演员们都是上了年纪的,穿着胆胸露肩的演出服,站在瑟瑟的冷风中,依然挺拨,多么让人钦佩。警察的铿锵有力,让我赏心悦目,可我对参加演出的演员,关注的比较多一些。演员上台表演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落起细密的小雨,台下的观众,纷纷撑开雨伞,台上却是激情满天。


演员们在《中国梦》的乐曲声中,放飞着心中伟大的中国梦,舞姿优美,饱满感人,打动着伞下颗颗昂扬的心灵。演出服在雨中湿透了,脸上的妆容淡化了,可演员的热情,一点都不减,这些参加表演的中老年人,他们就是《中国梦》里,最令人感动的音乐。


今天,核对完精准扶贫手册,我觉得累了,想用外界的一些力量来冲抵内心的疲倦,于是就想到了那天鱼峰山的事情来。那些中老年的演员们,他们在雨天表演中的激情饱满,真的让我振奋了起来。


柳州的三品王粉店,是我进去最多的一家店。记不清是哪一年了,我一家人去柳州游耍,在谷埠街那一带,寻找米粉店,米粉店一字排开,却一直举棋不定,不知选择哪一家。


最后,走进了三品王粉店,这是有原因的,一是它装饰的比较好,二是有专门的收营员,三是打粉的服务员统一着装并戴上口罩。三品王以经营牛肉粉为主,也兼顾其它的,比喻套餐之类。


粉是米粉,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准确说是炸粉,牛肉又软又香,配菜是包菜,有酸酸的味道,从包菜的味道上看,是腌熟的,而不是煮熟,汤纯纯的,有香有酸,非常爽口。


三品王米粉的味道,与今年儿子,在他所在的城市请我和老公吃的台湾米粉,味道可以说是如出一辙。也因为此种缘由,我对三品王米粉店特别的上心,也记起了与它打交道的所有细节。


三品王换了好几个位置,先是谷埠街,后是柳江大桥的桥头,在工贸这个方向,现在是在临近人民广场这一带。几个方向的三品王,我都进去过。


最早是一家人进去的,是在谷埠街,儿子不大也不小,我们一家人端坐在米粉店里,板凳是固定的,儿子坐在上面,离桌子有点远,凳子又不能挪动,吃米粉时,身子得往前边倾斜,非常的不便。


儿子喜欢牛肉的味道,老公每次都把自己碗里的牛肉,分一半给儿子,我不喜欢包菜的味道,老公把我碗里的包菜全包下,而把他碗里的那一半牛肉又分出一半给我。


儿子在柳州铁一中上高中后,我和老公到了双休日,就去柳州看儿子,进三品王是少不了的,那时三品王已搬迁到桥头,我和老公坐在米粉店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少了儿子。


老公把他的牛肉,夹一半到我的碗里,我只要老公夹过来那一半的一半,余下的一半,我返夹回给老公,老公左看右看,还想把牛肉分出去,他已习惯了分牛肉,可是儿子已经开始独立生活了,他这个做父亲的,没法再分一半牛肉给儿子了。


桥头的三品王,成了我和老公的驿站,在儿子去中南大学读书以后,凡是去柳州,我俩必去三品王,有时不一定是去充饥,好象是一种情怀,驱使我们走进去,坐一会儿,品尝牛肉的味道。


我和老公的两人世界,就这样在三品王中拉开了序幕,酸酸甜甜的粉汤,软软的牛肉香,把我们对远方儿子的思念,到达了极致。


三品王搬移桥头后,由于找不到它新的所在地,它因此消逝在了我们的生活里,一晃又过去了几年。后来,我们重新找到了它,又持续起了与它的缘份。


人生总会有一些东西,让我们矢志不愈,三品王,愿我今生,也这样待你。


两年前的夏天,老公为我和妈妈在柳州人民广场,照了一组照片。


今天的广场,鲜花盛开,游人与鸽子和谐相处,地王大厦在阳光中熠熠生辉,冬天的季节,广场仍绚丽多彩如夏天。


我找到了两年前留下的足迹,它的旁边开满了黄色的菊花,温暖依旧,和煦依旧,虽然这次少了妈妈的身影,可老公仍如两年前温馨,仍如两年前让我依恋和感动。


广场永远是美丽的,我却不能时时的来,就让这一天与老公在广场漫游的时光,也成为一份久远的纪念吧。


柳江河堤,宛如一条青罗带。


我几年前到过,是在秋天的早晨。我和老公到达河堤时,是八点左右,柳江河,清澈如明镜,天是蔚蓝色,水天一色的画面,扣人心魄。


那天的河堤,或许时间尚早,行人寥寥,钓鱼者盘坐在河堤上,目不转睛的望着钓杆。我最羡慕钓鱼者,柳江河的清澄纯净,洗涤得他们都清幽似水了。


那是我第一次到河堤上去,浩瀚的柳江河,真的美丽极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它了,我站在栏杆边,涟漪飘浮在河面上,好似一朵花正在徐徐盛开,微澜在河中央潋滟,船上人家轻快的飘游,岸上鲜花娇艳,树木青翠,草青青,风轻轻,柳江河美到神奇,河堤也美如画。


今天我没有到河堤上去,在柳江大桥上俯瞰柳江河,那是又一番景象。水天一色看不到了,河水象是一条翡翠,岸上的树木,茂密的枝叶,遮挡着了河堤,河堤掩映在树木中的样子,幽静安宁。


钓鱼者还在吗?倚在栏杆边的闲者还在吗?胸前挂着相机的摄影师还在吗?我在桥上想着河堤上的人,河堤上的人想过我吗?


清清的柳江河,是否知道,我这一生对你的牵挂太多太多……


去年夏天,我去探望儿子,需要在柳州火车西站上车,那是我今年第二次光临火车西站,第一次是去南宁,第二次去的地方,比南宁远几倍的路程。


西站也是今年刚开始启用的,我第二次光临时,它的很多方面,还在建设当中,候车大厅的天面,还没有全部完工,框架凸起,仰头看见,心头都不舒服,也不愿再往上看。


我和老公是上午到的,当时旅客坐满了候车厅,我们找到坐位,坐下不久,因受不了喧嚣的环境,我和老公就离开了,在外面随意走走。


外面的环境比厅内好多了,有小摊点,买吃的非常方便,有简易厕所,干于净净的,极大的方便了旅客。


火车西站,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简易厕所,一字排开,有十多间,处在的位置,是旅客走向候车厅的方向,不用别人指点,厕所就进入了视线里,这真的是旅客的荣幸。


排队进站,不用工作人员手工检票,直接用身份证和火车票放在机子上面,吱的一声,门开了。如果是第一次通过,也不打紧,机子旁有提示操作步骤,如果操作步骤咔嗑了,也不用慌张,有工作人员过来帮助你。


出了检票口,进入了乘车大厅,这个大厅,豪华辉煌,是火车西站最富丽堂皇的一个场所,可惜的是,这只是旅客的一条过道,谁都是匆匆而过,带不走它的一抹色彩。


从大厅搭乘电梯至二楼,再走几分钟,就到了站台。动车停留的时间很短,所以旅客上车都是紧张匆忙,站台上尽是咚咚的脚步声。


我有时无聊了,还专门回忆那脚步声呢。旅途上的点滴,都是人生的资本,记惦它,回忆它,会让我们平凡的生活增色不少。这是我今天回忆火车西站的动力所在。


柳州火车西站,在9月12日,全面启用了,我还没有目睹到,它启用后的真面目呢?


步行去柳州农贸市场,很多过去熟悉的事物,陌生了起来。好多原先陌生的景致,又亲切了起来。


柳工大道,几乎面目全非,昔日花草鲜美落英缤纷的行人道,如今不忍目睹。路面尘土飞扬,坑洼随处可见,草木枯黄,道上走过的行人,裤脚沾满灰尘。


记得柳工大道开通的前几年,双休日回拉堡,老公都带我到行人道上散步。那时的柳工大道,宛如花园,树木花草,青翠纷呈,空气象过嘘似的,清甜醇香,地面象洗过一样,洁净光亮。行人道,瓷砖铺成的地板,平稳厚实,走在地板上,犹如走在老巷的青石块上。


那几年,来行人道上散步的拉堡人,说不上络绎不绝,可也不少,很多的上班族,开车来,把车停在摩托车道上,那时的车辆很少,柳工大道显得非常的空旷,行人道上却是人声鼎沸,散步的人真的多,有的是全家来的,老中青幼,谈笑风声,其乐融融。


我还记忆犹新当年事,我和老公夹在人流中,时时的就被冲散了,我回头寻找,只见花丛遮住了眼,只见树叶挡着了眼晴,只见温馨的晨光中,张张笑脸美如花。


今早,我看不到如此景象了,车道上车水马龙,汔笛声震耳欲聋,行人道上,没有行人,尘土从惨淡的草木上纷纷落下。我不用担心与老公走散了,也不用回眸了,行人道已经无人眷顾了。我的心,好清凉。


到了农贸市场,心情变好了。最先见到的,是市场的进出口大门,分为好多个车道,有小车道重车道摩托车道行人道,行人道边,是绿化带,环境优美,景色宜人。


过了入口大门,宽广无边的市场,唤起了我无数的联想,我想到了海滩,沙漠,草原,我想到了广袤,辽阔,无垠这些词语。


我好象是第一次身临其境于这么浩瀚的地方,用“陶醉”也形容不了我当时的感概。


往市场的深处走,那是又一番景象,它与我见到入口大门和走进大门里时的心境,绝然不同,在市场里的心情,好象是回到家一样,市场里的蔬菜瓜果摊,水果糖饼摊,鱼摊鸡摊鸭摊鹅摊,猪肉摊牛肉摊羊肉摊,乱烘烘嘈杂杂的,空气飘浮着难闻的气味,人碰人,头挨头,商贩的吆喝声刺聋耳朵,我和老公却是兴致不减,一直游走在市场里。


直到今天,直到经历了入口的壮观雄伟和市场的杂乱无章,这是水火两重天的世界,我却对市场的偏爱稍微多一些,因为在市场,所有的一切都是亲切,纷繁,喧嚣,臭味,让我感觉离生活很近很近,或者可以这样说,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这才是生存的环境。


今天是第一次逛柳州农贸市场,对它就有了好感觉好印象,我今后的生活看来真缺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