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

最怡悦时,莫过于清晓。

恍然里,

听得清脆脆几声鸟鸣,

及幽远抒情的几缕山音。

虽不过转轴拨弦的三两声,

却有无限清凉的情意。

《摄影:曲歌》



像是友间的轻唤,

或问候早安。

推窗,

有风来,
徐徐触面。
满眼的四叶草,
被夜雨润出生动的气韵,
湿翠流转。

《摄影:德川》




这是一日里,

难得的清谧画面。

一阕小令的格调。

若配背景曲,
琤瑽琴语当是贴合。

《摄影:燕》




或干脆用叶笛。

如孩提时,

两片青绿小叶,

放在唇上。

音律悠颤颤而出。
如歌,似诗。

《摄影:川页》



叶笛声声,

融合着草的味,

花的香,

融合着自然的呼吸,

心底的梦。


《摄影:浩然》




身心,

由此被安顿在,

一个童谣般的世界里。

感受到一种原始的璞真自由,
和一种源自天籁的简净。

《摄影:清烟非絮》




喜欢这样的清晓。

日初出,眸光温柔,正悄藏羞意。

燥气和浊气,尚在时光之外。
好心情是个有翅膀的精灵,
可随着微风,
随意翔栖。

《摄影:Teresa海汀子》




一片叶绿,

一瓣花红,

一声雀吟,

一弯水清.....

《摄影:天使冰》




抑或,

蹑足过婴儿的甜梦,

煮一小锅菊花绿豆粥。

并于氤氲着粥香的晨晓绿光景里,
清逸地读几页小书,
陌上,
静静闻一束花香.....

《摄影:青璇》



忽的,

爱上了那抹嫩绿。

闭目袅袅浓浓,

池边花树下的美好,
凝练成不朽的诗意。

《摄影:岚子》



淡香的花,

清幽的草,

注入这脉脉一水间,
一眼,
便万年。

《摄影:芯蕊》




清幽浮光间的灿烂。

有儿时,
夜数星子的回忆,
朱绳串粉珠的悠游....

《摄影:燕》




枕了微醺的风,

看粒粒阳光,
落入湖里 。
各样花色,
将粹白的心事,
染出温情。

《摄影:赵永云》



绚丽的辞藻,

淹没过心间。

总有着几分繁复与不真切。

若心里空寂,
便会痴恋上这鲜衣怒马。

《摄影:hqy》



倒不如光阴简单。

投身于一杯花茶,
慵懒而栖。

《摄影:蝴蝶》



摒弃所有的佩玉鸣鸾,

亭台楼阁。

蒸腾的水汽沾湿衣襟,
打湿一种花,
一种相思。

《摄影:媚妹》



相思在朦胧雾气间,

发出清丽的音韵,

弥远静唱。

便在这实与不实间,
看掌纹交错,
时光远去,不及苍老。

《摄影:赵云龙》



幽暗中,

似乎能看清远处摇曳的莲花。

上下跳动着,
牵扯着不为人知的伤。

《摄影:随缘》



又是那样幸福,

饱满的,禅意的,

盛开给爱看的人,
还有自己。

《摄影:山岱》



"请为我珍重,尽管世间种种,终必成空。"

没有如果,

不会伤心。

有了如果,
我还是愿走上原路

《摄影:未玲》



不忧,不惧。

深知,深念。

时光尽头,
露浓花瘦。
云且留住,
哪怕只为一个人的……
快乐!

《摄影:德川》



心燥的时候,

听《灌想冥空》,
笛声低沉婉致,淡泊清幽。

《摄影:云南妞》



只身于一片清凉世界,
是多露的清晨,束一束装,
一身洁净白衣,
寻往那云水缥缈处。

《摄影:蝴蝶》



群峰跌宕。

潺潺湲湲的雨。

一阵疏,一阵密,
檐边滴滴答答,
映衬着石前一抹绿。

《摄影:随风》



拂去细尘,
让青化为碧。
让红带上水意,
像婆娑欲哭的眼眸。

《摄影:风和日丽》



有人桃叶渡扁舟。

一种烟波各自愁。

半舱烟雨,一世的寂静。

《摄影:棒棒堂》



看点点幽微,

漾起又消失。

飘摇,

像花布的一角,
在身上拂过。

《摄影:石竹》



这样的春天,

天长地久的感觉。

似滴不完的更漏,
漫延,漫延,无尽头。
遥远的青山,
扯白雾为布匹。
野菊悠悠,似有惆怅。

《摄影Teresa海汀子》




阁楼,木梯,浸了水,

混合木质旧的香。

楼上的陈年的墨迹,
发黄的纸卷,
随风而逝的落花。

《摄影:云南妞》



给我这样静好的黄昏。

放舟重游,
有萍踪点点,
涨痕添,
半蒿柔绿。

《摄影:云南妞》



烟雨锁横塘,

却骤雨初歇。

忽然小晴,

回了晚照。

《摄影:西楼飘雪》



蜗牛羞隐,蜻蜓欲立。

湖面是紫色的浮萍和漫绿的水草。
湿润的空气在微微收干,
仿佛是香欲燃完。

《摄影:赵永云》



弥漫着的韵雾,

一阵摇摆的疏烟。

如画的箐朵,
是笼在人的心头,
理不好的积年乱麻。

《摄影:弥灵》



燕子在廊檐下不时鸣叫,

而屋内人或低语或笑声。

风从半开的窗子里灌入,
夹杂零碎雨丝,清凉舒爽。
日子,便是如此平缓安泰。

《摄影:鹰》


一丛薄纸,

摊开来,

瞥见娟秀的字,
和殷殷的情。
一句一句,
婉映着墨深的翠绿。

《摄影yinzi》



寂寂花树,

淡减了激盛,

却又恩养了繁絮。

心事,

就这样,
落座于似有无有,
将清未明间。

《摄影:hqy》



老屋前,

是花影竹影疏密掩映。

娟然黛碧,风过处,珊珊作响。

有雨洗过的洁净可喜,
有沁绿的清香。

《摄影:青璇》



这世间万千,

哪一件,

是专等着你我去赴约的?

只能于走在当下的时际,
与之迎袂,招架。

《摄影:鹰》



在清癯的夜里,

看到万家灯火,

跌映在窗上,

拥着一屋橘光,
心跃跃飘茫。

《摄影:德川》



唱《成都》的那个流浪男人,

多大,我一直不知。
赵雷,窦唯,许巍,
都是我喜爱的。
他们各有各的传奇和灼目。
随便想起哪一个,
都足以对抗这俗世的消沉和木讷。

《摄影:川页》



人活着,

要有自己独特的热情。

遇见新欢是惊喜,
还有旧爱是妥帖。
二者皆是上好的时光。

《摄影:未玲》



有些歌就像花儿。

和光阴是匹配的。

一边前行,

一边遇见。

慢慢变老的的年纪,

是敏感而多面的。

《摄影:山岱》



不去特别钟爱谁。

谁碰触了我的时光,

我就去听谁。

歌和岁月纠缠在了一起,
彼此带着余温存在。

《摄影:韩勇》



这世上的路,

有些人天天走,

却不一定了解。
有些人从未去过,
却宛若故人。

《摄影:风和日丽》



赵雷,

在那样年轻的岁月里,

也唱着,
如朝云般超脱的爱别离。

《摄影:赵永云》



这世间,

所有的陪伴都有终。

我们都是如他所唱,
心有意而力不足。

《摄影:天使冰》




短短几日,

因为一个红包的话题。

德川、西楼飘雪还有多人,

决然地离开了九群。

心惶然。

如同,

你无法接受满目的沧绿,

转眼干枯。

《摄影:岚子》



也许是我老了,太在意。

苍凉又多情。
川页说
悲也罢,苦也罢。
总会有一个属于你的角落。
里面有苍茫茫的失去和离别;
亦有一种婉转的光明,
清洌洌地泻下来。

《摄影:清烟非絮》



要怎么去定义“网络友谊”呢?
待见初春的阳光漾在帘上,
那种破土而出的兴起,
通体舒扬的重生---

《摄影:风和日丽》



让我,

不得不承认,

这个神秘的词,

有时,
是为了一番天色曼丽无边,
而存在的。

《摄影:夏天》



情长日短,

疏淡深浓。

也曾画下。

信笔涂鸦,
何尝不是凭借心情。

《摄影yinzi》



世界很大亦很小。

看似牢固如锁的友谊,

却经不起些微旁言的侵蚀。

《摄影小小霞》



也许,

沉默,是最好的解脱。

许多事,

有些,
是缘于无答案。
有些,是有,
却不欲说,亦说不出来。

《摄影:赵云龙》



画眉百啭,

僧音梵唱。

万千彻响都有其缄默的点。

不说,亦有不说的好。
意在言外,心自知。

《摄影:棒棒堂》



年复日年岁月变。

听人讲喜气、祥和。

看人谈回忆、惝恍。
“一个地方的风景,在于它的伤感。”
那么,
一件物事的况味,
大抵在于它的回味。

《摄影:弥灵》



眷恋琐碎的老旧,

贪留昨日的非非。

以至于,

看见今时物色,

不期然就让谁痛彻心扉。

《摄影:石竹》



愿意守旧,

也要愿意辞旧。

就如同,

爱那落在茶花上的雪,
以及绸衣上穿针引过的风。
便也爱,
那融春时染渍的花草,
以及风过后耳畔纯然的回声。

《摄影:浩然》



什么是生命?

初蕾粉红,

小屋如舟,

柳枝拂打窗棂,
远江轮船冉冉长鸣····

《摄影:夏天》



你听,

风响还怯生生的。
可已是,
清蔻摇微的春浓。
无论悲喜,
皆是时光与生命的馈赠。

《摄影:川页》



如果没有来世,

那么就在今生好好爱吧!

爱每一个被光阴放大的细节!
珍惜我们相聚一起的友情!

《摄影:蝴蝶》



鱼儿,

把这些念想记下来。
像一个树洞,
以文字的形式放进去。
但愿····
能和你们有些许的共鸣!

《摄影:飞舞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