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在线讯 (记者 颜伟光)我总是为游历远方的风景名胜而悠然陶醉,也总是为游览观光客云集的人文景观而津津乐道,却忽视了去近在咫尺的候鸟天堂感受一下生态自然之美。在嘉兴跨海大桥南岸的西侧,就有这么片淡咸水湿地,经过几年的精心妆点,已初具规模,不仅成为世界级候鸟迁徙的中转站或越冬地,也成为人类观鸟、研究鸟类迁徙的世界级胜地,这就是宁波的杭州湾国家湿地公园。

2018年4月27日,我代表"掌上嘉兴"来到宁波杭州湾新区参加长三角移动新媒体联盟成立大会。会议结束后,我和上海澎湃新闻、界面新闻、宁波甬派、南京紫金山新闻、无锡观察、常州新闻、苏州引力播、南通发布、掌上南通、扬州发布、今日镇江、微泰州、杭州杭+新闻、湖州发布、掌上绍兴、掌尚舟山、台州新闻等在内的16座长三角核心城市的20多位移动新媒体总编、总监去杭州湾湿地公园采访。下午,我们乘坐的汽车从杭州湾跨海大桥东侧的宁波杭州湾新区的新城出发,向湿地急驶而去。

也许是那馨香的风,也许是那芦苇的绿,也许是那清冽的水,也许是那清纯的空气,释放出不可抗拒的大自然魅力,让我刻意神往,让我如痴似迷。我的耳边仿佛回响着当年围海筑塘时的呐喊声,眼前晃动着先民古铜色的背脊。那是北宋庆历七年,也就是公元1047年,先民们开始在这里大规模建造古塘,杭州湾畔浊浪滔天,豪迈的余姚三北半岛人在县令谢景初的带领下开始围筑第一道海塘。那时惊涛裂岸,巨浪一次次把泥石围筑的海塘冲垮。几百年来,大古塘,围了又垮,垮了又围,而唯一不垮的是三北人的意志。


经历了340年以后,条石迎潮的海塘终于降服了波涛汹涌的大海,全长80公里的古塘围住了杭州湾南畔的那一片滩涂。此后的600多年中,当地百姓又陆续修建新塘、八塘、九塘、 十塘,有的地段已修筑至十一塘,海岸线也随之北移。宁波人民 “ 吃苦耐劳、艰 苦奋斗 ” ,终于筑起了巍巍 480公里的新旧海塘,围垦出 664平方公里的土地,沧海终成桑田,现在宁波慈溪境内约 90%的土地都是由围垦而成。

汽车沿着海风吹拂的滨海二路一路向西,路尽之处, 向右穿过一条林荫小道,宁波杭州湾国家湿地公园便跃然在我们眼前了,它如同一位美丽的东方佳人,卓然而立,迎接我们。我的思绪从遥远的年代收回。走进大门,沿着石径小路,只见路的两旁小花朵朵,浅浅的水中睡莲正吐新芽,我仿佛置身于江南园林的后花园中,汹涌的海浪已被挡在了几公里之外,暴戾之气早已消退。这里一片宁静,阳光像是被过滤了似的,透明而有质感。天空是那种纯粹的蓝,风很轻,云很淡,空气格外的清新。

一眼望去,作为中国八大盐碱湿地之一的杭州湾湿地,确实是一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蓝天、白云、清波、绿洲,大自然在这里绘就了一幅宁静致远的五彩画卷,小舟、白鹭、丹霞、天鹅点缀出一派生机盎然的和谐景象。

宁波杭州湾新区管委会的袁红薇热情地给我们介绍说:杭州湾国家湿地公园总面积为43.5平方公里,属于典型的海岸湿地生态系统,是东南亚最大的咸淡水海滩湿地之一,区域内湿地类型丰富,既有沿海滩涂、离岸沙洲,也有围垦而成的陆地和水塘,区域内的庵东滩涂被列为全国重要湿地名录。


沿着小路走去。只见各种各样的鸟儿们栖息在芦苇、千屈菜、黄花鸢尾、再力花、菖蒲、香蒲、旱伞草、睡莲等众多的水生植物之中。时不时地,有白鹭,一拍翅膀,从水草丛中跃起,像一朵白云,悠闲地飘过,落在了远处。这白鹭飞翔的样子,很像风度翩翩的绅士。野鸭,像在人家家门口,安详地啄着涟漪,啄着点点的碎波,顾自嬉戏着,人来不惊。

还有很多鸟儿,我叫不上名字,它们似乎还没有学会野鸭人来不惊的那份从容,它们一听到脚步声,或者说话声就惊飞了,甚至你还来不及看清它们的影子,它们就逃离到了视野之外。翅膀忽起忽落,远处的翅膀,像一大堆标点,在天空中写下潦草的字迹,一会儿,就消失在水天一色中。近处的翅膀,我喜欢看它们舞蹈的姿势,比如天鹅,红掌拨着清波,舞动起晶莹的水花,舞动起清澈的蓝与绿,它们曲项向天歌的神情,写满了骄傲。

新区袁红薇说,由于每年从西伯利亚迁飞至澳大利亚的候鸟在途中需要休息和补充食物,这一必经之地,就成了它们最理想和最合适的中转站,杭州湾湿地自然成了“候鸟的天堂”。在这广袤的湿地里,鸟类资源十分丰富,目前已记录的就达到了220多种,这些鸟儿中,包括近危鸟种青头潜鸭、罗纹鸭、黑尾塍鹬、白腰杓鹬、大杓鹬和震旦鸦雀;脆弱鸟种卷羽鹈鹕、遗鸥和黄胸鹀;还有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普通鵟、红隼、环颈雉和小杓鹬。鹭鸟数量最多,有白鹭、苍鹭、夜鹭;另外还有环颈鸻、金眶鸻、红嘴鸥、青脚鹬等。

杭州湾湿地公园,仍保存着湿地的原汁原味。一路上,除了水车、风车、栈桥、茅草屋,透着一丝古典或者时尚气息。只见湿地的一角,有一所小木屋,曾经是影片《搜索》的外景地,现在供人参观。我没看过影片《搜索》,但想着女神高圆圆在湿地的深处,一展风情,这湿地连同季节深处的芦苇,也就更妩媚多姿了。

在一片广袤的布满水草的码头边,,我们坐上船向芦苇深处驶去。机动船犁开平静的水面,沿着弯曲的水道航行。天气是炎热的,水面是凉爽的。水道两旁是郁郁葱葱的芦苇构成的绿色风景线,纤纤而立的芦苇浸在水中,丰沛的水滋润着绿色的芦苇,绿色的芦苇滋润着我们的心。大风吹来的时候,它们即紧紧抱做一团,成为延缓和阻挡风力的绿色藩篱。从芦苇身上,我们不仅欣赏到它婷婷而立的美姿,还感受到芦苇那深扎地下的根所浸透的旺盛生命力。

置身于别具景致的苇海水道,我们仿佛邀游于时空的长廊,远隔尘世生活的喧嚣、纷争和怅惘。绿色的芦苇,绿色的空气。是的,绿色的空气,我们呼吸的是芦苇的馨香,真觉得还有什么地方的空气比这里的空气更馨香、更纯净、更神怡。

我们坐的船是电瓶驱动的,没有“突突”的机器声,耳边只有舟水相激的声音,和着船的摇摆,池塘水轻轻地扣击着船舷。我试图用手去拨弄水面,却被船的护栏挡住,。我甚至想跳下水去,痛痛快快地游上一圈。置身芦苇丛中,看不到岸,水草深深,我早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在这里迷失了自己。抬头见蓝天白云,四周则碧波荡漾,心胸豁然开朗起来。又想起了诗经中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诗句,多少生出些浪漫的情怀来。

这时有人在惊叫,我循声望去,只见芦苇丛中浮着两三只毛绒绒的小鸟,大概是野鸭。船驶过的波浪向船尾两侧扩展,野鸭就在水面上下起伏着,我们不敢惊扰它们,这里是它们的家园, 我们只是客人。小鸭似乎并不怕生,它们没有被惊跑,依旧在水面漂浮着嬉水。它们偶尔也瞥上我们一眼, 正如它们在我们的眼中是一道风景线一样,我们在它们的眼里或许也是一道风景线。不一会儿,码头到了,我们离船登岸。

我来到一个茫茫苇海中的制高点,极目远眺,芦苇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望无边际,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绿色的芦苇与尉蓝的天空汇聚成一线,带给你无尽地遐思。只有东流而去的钱塘江,似一条玉色飘带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地闪动着,那是滋润43.5平方公里沙湖湿地的乳汁,那是哺育茫茫苇海的生命之源。阵阵南风吹来,绿色的芦苇随风起伏,一波波向远方起伏而去,一波波又起伏而来,仿佛向我们表演起欢乐而壮观的舞姿。

这是一片自然生态保护良好的湿地,也是一片永远不需要开发的处女地。人类可以将自然湿地开发为另一个世界,但不可以将另一个世界还原为自然湿地。所幸这里已被定为国家级自然湿地公园,有幸我第一次目睹了它的绿色尊容。宁波杭州湾新区管委会的袁红薇告诉我们,为了更好地保护鸟儿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总占地面积43.5平方公里的杭州湾湿地,目前向公众开放的不足二十分之一。杭州湾湿地的自然景观包括广阔的滩涂,大片的芦苇荡与荒草地。湿地公园已经形成了“蒹葭秋雪、碧沙宿鹭、麋鹿悠游、天鹅戏晖、林光罨画、乌篷樵风、溪影花雨、水廊曼回、巢林鹬归、镜花睡月”等自然景观,以湿地禽鸟类景观为核心,显现了湿地“观鸟天堂”的形象。

  在湿地公园现有的区域中,有两部分涉及鸟类。其中之一是鹭鸟繁殖地及有林湿地区域。它作为国家湿地公园的湿地体验区,既能增加湿地鸟类的种类,也能丰富湿地生态系统物种的多样性,形成稳定的湿地生态系统,提升湿地的吸引力。另外一个就是水禽栖息地,作为国家湿地公园的生态保育区它可提供鸟类栖息的空间,保障鸟类生存不受人类影响。

  白鹭齐飞,鱼翔浅底,此处可谓万类霜天竞自由。湿地是鸟类栖息的“天堂”,拥有白鹭、小鱼、小虾、浮游生物和嫩草等生态系统,在这里,野生动物各取所需,食物链结构丰富完整,整个湿地生态系统保持稳定。有人说湿地的秋天景象更迷人,我想,秋天我一定会再来。只是此时此刻,赶紧揿下手机相机按纽,我要把杭州湾湿地公园之恋定格成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