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奥野信太郎

雪春 译
新民 校

出得青山,信步迈上宫益坂,只见“第一园艺店”门前摆放着许多茉莉花盆栽。这花刚开时是鲜鲜的紫色,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会渐渐淡去,最终变为雪白。因此,白色的花朵与紫色的花朵挤在同一株花枝上,美得真是无法形容。
我一直不知道东京也能够种植茉莉花,而且价格只有350日元。当然,即便她再贵上三、五倍,我也会毫不犹豫买下来。
捧着一盆茉莉花,往回走的脚步就别提多带劲儿。那花儿浮动着暗香,弥漫着特有的妩媚气息,使得华灯初上的街道越发地悦目与艳丽。
茉莉花令我想起了十七、八年前的苏州之旅。
苏州城是石头子和水做成的,是那种精心雕琢的精致。马车跑在老旧的石子路上,发出“嘎嗒嘎哒”的声响。一路上,马车走过一座又一座流水的小桥。“乐乡饭店”座落在苏州的繁华市区,却很安静,是一处不错的住处。
住处房间的东南方向有窗户,敞亮极了。那日虽是濛濛细雨,天色却并不晦暗。突然一阵暗香袭来,但见映衬着雨幕,窗台上放着一盆茉莉花。那花香,犹如妙龄女子的浅笑,顿时令我的居室粲然生辉。
乐乡饭店确实不错,则是这里说的是吴方言,只有一位男性经理会讲北京话。他帮我办了许多事情,他很忙,我不能什么事情都麻烦他。平时,虽然只要摇一下铃铛就会有人来,可遗憾的是我听不懂苏州话。

“要是能找个懂北京话的人,给我作两、三天导游就好了。”

我前思后想,终于试着向经理提出了请求。
“是啊――”经理沉吟了片刻,“有位女招待懂点儿北京话,让她给您做导游如何?”
“女招待?那么给点小费就可以了?”
“是的,费用的事儿我去跟她说。”
经理所说的“女招待”,是餐饮部的工作人员。一切准备就绪。我想,这次的苏州之行有个姑娘做导游,一定会趣味盎然。
不一会儿,那姑娘来了。宝蓝色旗袍,外罩一件粉红色毛线衣,很雅致。谈吐之间略带吴音,但并不影响用北京话交谈。她的名字叫王英。
王英带我去了虎丘、留园和拙政园。四处品尝苏式小吃,还观看了地方戏剧表演。
王英见到我房中的茉莉花,脱口而出道:“我最喜欢茉莉花了。”
离开苏州的那天,我送给王英一盆茉莉花,作为分别的礼物。
(写于196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