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大人走了,没有给自己的子女带来任何麻烦。走的很安详,也没有遭很大的罪。

岳父是一个极为和善的人,从不与人争执,也是一个极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甚至是自己的子女。
岳父自小离家入疆从军,没想到去年回四川省亲,现在永远的留在了故乡,叶落归根。

今天全家人出动去挑选墓地。最终选择的公墓,距离洛带古镇很近。

在等待办手续的闲暇,就在古镇的街头走一走。

感觉全国的古镇基本上都一样,完全的商业化。时间的关系没有到古镇的深处去看看。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有木有感觉这个大师傅像“范哈儿”

四川人没有免疫力的东东

老公剁肉

老婆烤,猜猜看是什么肉

打鼓少年,一听拍抖音,羞羞的

打鼓的帅锅,“将来的你,一定感谢现在学音乐的你。”

小哥,陶醉在自己的乐曲中

这是我唯一进巷子里的一张,也是最满意的一张

开餐了

铁匠铺

原来左右结构也能改为上下结构

熬,就一个字

叫花鸡,现在感觉饿了

  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一个人的一生总是匆匆,送走老人家一切都很顺利。愿逝者安息,生者康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