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清明前后,那黄黄的花,成片成片地开着,漫山遍野,连沟渠道旁、村落屋舍边、甚至丑陋不堪的生活垃圾上也都是点点星星的黄。金黄的油菜花包裹了荒凉,黄黄的油菜花与绿油油的小麦交错相间,仿佛在大地上铺上了一幅浓浓的水彩画,呈现出诗意般的美。

  原本没有任何形状的菜田,花儿开放时就有了方方圆圆的造型,有了规整不规整的几何图案。一个小三角,一个漫不经心的平行四边形,里面填满的,都是带着芳香的油菜花。

  

冰心曾说过:"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如果以人喻花,我想,玫瑰、牡丹若是花中雍容美艳的贵妇,油菜花就是花中朴素美丽的村姑。油菜花易生易长,只要有泥土,就能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就象朴实、敦厚以土地为本而对环境无更多奢求的父老,油菜花气味浓烈,带有泥土芳香,就象心地善良、浑身散发着泥土气息的乡亲.......油菜花不靠娇艳的容貌炫耀于人,也不靠清幽的芳香取悦于人,它始终结籽、繁衍,开花前可以食用;结籽后可以榨油……正如同乾隆的《菜花》诗句中所写:"黄萼裳裳绿叶稠,千村欣卜榨新油。爱他生计资民用,不是闲花野草流"

  


小时候,经常和父母亲一起去到油坊用菜籽兑换菜籽油,木油榨榨出的菜籽油、是那么清香宜人。母亲用自己家的菜油来炒菜;吃着她炒出的江南农家小炒:菜苔、豆角、丝瓜、冬瓜,那么色诱香诱,至今回味无穷……


  

徜徉在油菜花丛中,浓浓的菜花香味,夹杂着馨香的泥土气息泌人心脾,凑近花儿,不经意间,会沾了一身菜花黄,菜花黄同样带着香味儿。于是,就有了殷勤的蜜蜂,围着你嗡嗡不停,它们想在你的身上,收获甜蜜。在路边或在田间地头,一株两株的桃花杏花,会将金黄的颜色愈发衬托出来,搅和得更加鲜亮。让你不得不相信,这是春天里最不普通的花!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诗人们吟咏的,是娇艳欲滴的桃李春风,为什么不来为普通的油菜花赋诗一首?莫非,我们的诗人,真的不食人间烟火?或是油菜花太过普通,普通到难以进入诗意的吟咏之中?


  烟雨蒙蒙!微风拂面、雨在空中飘零、江南柔情的雨水滋润着复苏的万物、淅淅沥沥、软化了原本坚硬的田埂、也湿润了块块梯田的油菜田地,油菜花在花叶枝干上、不时的在这轻柔的雨水下颤颤抖动,柔风摇溢、偶尔有花瓣脱落,坠入田地间,田地间有了稀薄的一层如薄毯般的黄色花粉,让人有些不忍,又是如此刻骨铭心,它们与翠绿的油菜叶交相辉映,使人身心宁静,在留恋中变有了一份摆脱世俗的惬意。宋代·范成大在《四时田园杂兴》中写有"梅子金黄杏子肥,麦花雪白菜花稀。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蛱蝶飞。"无不让人真切体会到一种自古以来的人景交融的浓浓情怀。

  家乡的油菜花、你是春天的骄子,你们尽情地开放,让所有人看见你们平凡生命中不一样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