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世间难觅真爱的?

谁说,爱情走到最后都会面目全非的?

这对相恋73年、让全世界都为之感动的夫妻会告诉你,这世上有一种爱情,不仅抵得过时间,还抵得过生死。

时间退回到1944年,那时候的乔治还是一名海军,英俊潇洒,颇受异性欢迎。


左二为乔治

所以,在听到母亲为自己安排了相亲的时候,乔治第一个想法是拒绝:“我太忙了,根本腾不出时间”。


毕竟在当时的乔治看来,相亲这种事情,怎么会遇上真爱呢?

可他实在架不住母亲一再的要求,到底还是抽出时间,决定和那个名叫“雪莉”的女孩儿见一面。

就是这一次见面,揭开了两个人后半生故事的序幕。

乔治第一次见到雪莉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那个女孩是如此的明媚耀眼,让自己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一见钟情了。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吧,需要的不是等待,而是刚刚好的时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遇见了,就对了。

乔治立马开始行动,先是主动和别的女孩断了联系,然后又开始对雪莉“死缠烂打”,誓要将她娶回家。

这大概就是,“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之后,结婚这事儿再也没想过任何人”。

于是,在两个人认识第6天,乔治和雪莉就结婚了。

在很多人看来,闪婚的婚姻太过冲动,也太不靠谱。可乔治和雪莉的婚姻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们不仅没有分开,反而更加恩爱。


结婚第一年,雪莉和乔治像所有的新婚夫妻一样,吃饭聊天参加聚会,总是成双入对,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腻在一起。


结婚第十年,乔治哪怕再忙都会抽时间陪雪莉出门逛街,两个人一起聊聊音乐,喝喝咖啡,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

结婚第三十年,两个人先后生了4个孩子,当初的小家庭也一天天壮大,但他们从未吵过一次架,时光往复,仍爱彼此如初。

结婚第五十年,雪莉看向乔治的眼神里,还像初见时那般,带着藏不住的欢喜。

结婚第七十年,两个人不管去哪里,都要时时刻刻拉紧对方的手,彷佛这世间的一切,都无法将两人分开。

都说要看夫妻恩不恩爱,只看他们的眼神和动作就知道了。


就像乔治和雪莉,爱从他们四目相对的眼神里,从彼此紧握的双手里,从一看到对方就上扬的嘴角里,处处都能流露出来,藏都藏不住。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因为不管婚前如何相爱,一旦陷入了日常生活,便会马上流于惰性,逐渐消磨。


可对于乔治和雪莉来说,婚姻不仅不会消磨爱情,还会让爱情在岁月中历久弥珍。

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都是乔治最重视的节日。不管有多忙多累,他总是提前为妻子准备好礼物,而且七十三年来,每一年都不同。

今年,他特地准备了一大捧自己种的粉色玫瑰,因为在他心目中,那就是妻子雪莉的样子。

“不要愁老之将至,因为不管岁月如何在你脸上留下皱纹,对我而言,你永远都是初见时少女的模样。”

雪莉也是一样。每一年到了乔治生日这一天,她都会起个大早,亲手制作生日蛋糕,买好生日礼物,为丈夫过一个简单却温暖的生日。


在她看来,婚姻里没有比陪伴乔治过完一年又一年,更能表达自己无限爱意的事情了。

韩寒曾说,所谓爱其实就是陪伴,没别的。看看乔治和雪莉的婚姻,就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


陪一时不难,难的是陪一辈子;爱一年不难,难的是爱完一生。

婚姻最好的状态,大概就是不管岁月如何变迁,容颜怎样沧桑,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不用羡慕任何人。

只可惜,岁月从未饶过任何人。

日子一天天过去,衰老和疾病也开始降临在乔治和雪莉的身上。

94岁的雪莉备受关节炎折磨,手肿胀到发紫,严重的时候整宿整宿无法入睡。

每当这时,乔治就轻轻地将雪莉搂进怀里,体贴地拍着她的肩膀,默默安抚她,说自己有多爱她。

可疾病还是没有放过雪莉:2016年,雪莉心脏病发作,一度严重到被拉到手术室抢救。


乔治吓坏了,不吃不喝地守在病房门外,老泪纵横哭得像个孩子。

“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只留下我一个人,要是我能替你疼,就好了。”

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雪莉,看到这样的丈夫,心里也难过极了:


“我梦见有人拉着我的身体沉入湖底,但忽然间想起了你,我还没有陪你吃饭散步,我告诉那个人,我绝不会丢下乔治,一个人走。”

好不容易等雪莉脱离了危险,乔治又开始频繁患病住院。那个时候,这对已经携手走过73年风雨的夫妻终于意识到,死亡正在一步步朝自己逼近。


怕死吗?这90多年的人生,该体验的都体验过了,该经历的也都经历过了,想想其实也没什么遗憾的。

只是无法想象,若是其中一个人先走,另一个人该拥有多少勇气和力量,才能度过接下来的岁月……

“就当我是个胆小鬼吧,因为没有你真的会活不下去。我不能失去你,更不敢眼睁睁看着你离开。”

乔治挑了一个晴朗的日子,带着雪莉去路上散步。


他们走得很慢很慢,直到快要走完的时候,乔治才开口问到,“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吗?”

雪莉听完只是笑了笑,回答他,“你怎么把我想说的都说了。”

世事难料,我真的很害怕你丢下我一个人自己走了,所以我决定陪你一起离开,这样我们一直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彼时的加拿大已经通过《医生协助死亡合法化》,经过评估,两位老人符合安乐死的要求。


这一年,乔治95岁,雪莉94岁。

他们决定就像73年前那样,握着彼此的手,优雅而勇敢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乔治先是带着雪莉去了两人最喜欢的餐厅,烛光摇曳,音乐飘扬,正如俩人的爱情一般浪漫。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能这样全心全意被一个人爱着,也算是无怨无悔了。

在征得孩子们同意之后,乔治和雪莉最后一次在家里举行了聚会,儿子、孙子、重孙子也从世界各地赶回来。

乔治和雪莉被孩子们簇拥在中央,脸上带着心满意足的微笑。这一生,养大了自己的孩子,又看着孩子们娶妻生子、事业有成,为人父母的使命总算是完成了吧。


人到了某个年纪就会知道,说陪你过完这一辈子的人很多,可真正陪你过完的寥寥几个。

孩子会远走高飞,朋友会渐行渐远,只有枕边人会一直陪伴。

而如今,乔治和雪莉终于能够为这夫妻一场,写下最完美的结局。

乔治紧紧拉着雪莉的手,直直看向她的眼睛,“亲爱的,你准备好了吗?”


雪莉深情回吻他,“你准备好了,我就准备好了。”

他们在孩子们的祝福下,互相搀扶着走进卧室,手拉手躺下,让医生将药物通过静脉注射进他们的胳膊。


房间里飘荡着莫扎特的曲子,那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听到的音乐。

“知道吗?这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音乐,因为第一次约会,我就是听着这首歌,爱上了你。”

一晃大半个世纪啊,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很幸福。

随后,乔治对着站着的孩子们,轻轻说了一句,“我们爱你们。”


在音乐声中,他将目光再次转回到妻子身上,两个人双手紧握,彼此注视着,相爱的片段从脑海中一一闪过,一切尽在不言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现实里有太多的婚姻,还没经历过生子、衰老、疾病和死亡,就已经摇摇欲坠。一纸婚书,海誓山盟,更是轻薄得不堪一击。

而他们,用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去爱了一个正合适的人;用整整一辈子的时间,去诠释了什么是爱,哪怕走到了生命尽头,仍不肯放开相互牵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