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我写我自己的,
我拍我身边的,
我看我喜欢的。
微信是我方便的日志。
注:除非有说明,美篇中的每个字,每幅图均属HZ。

  因为太近所以忽视,因为熟悉所以麻木。人生中许多事都如此,湘西凤凰之景在我心中亦如此。

  以前去凤凰是陪客人是任务,客人见到与山外不同的吊楼,清澈的河水自然惊诧,我们则是见客人高兴则欢喜。于内心来说,大山深处修房,在无挖掘机,炸药珍贵的时代,吊角楼修建是智慧也是无奈之选。小时候,觉得河边撑起的楼才是正常,人需要水却也十分惧怕水。

  沈从文对家乡的离别乡愁通过文字泛滥到山外,离别的伤总能回忆起心底最爱与最美,站在山外回头望,把一份不识庐山真面貌的麻木撵磨成丝丝撩人的思绪,笔下生花,饥饿了许多山外人,狼似的扑向凤凰。

  无数凤凰美图扑天盖地的经过我的眼,可只象山洪经过我的岁月,易涨也易退,所有的情绪顺间而过,很难留下痕迹。而记忆深刻的反而是餐桌上饮酒间的弹唱,让半熏的我与水声比高低,与吉它乱缠绕,与歌手胡配合,与吊角楼毫不匹配,更无山中山歌的味道,却只有城中酒吧的狂野。

此次路经凤凰,无任务在身,自由自在,是心随意走,转弯下了高速选择临江五楼作为散心的制高点,扫射自己阴霾的心情,旁观他人热闹。

  进入酒吧一条街,行走在拥堵的人群中,酒味与歌声渗透在凤凰老街的空中。匆忙住进客栈,远观鱼贯的人流觉得望苍茫大海,有一种观戏之时,置身事外我自独享的舒适。

五楼之下为老楼,居高临下,看老房屋飞檐斑驳临江,突觉凤凰之沧桑凝重,虽有新居仿旧,却把沈从文的一带烟江,水浪小城的小情尽显。才知山外之人为何来山中热闹,一是风清山秀,二是木楼脆响,三是歌声与水声合奏与城中酒吧别有洞天,四是年轻人逃避已经熟悉的人群,可进行无忌的爱情,可山盟可水誓,随性而行。所以凤凰的鲜花大行其道,生意钻满每个角落,凤凰的辫特受欢迎,姑娘的头上花儿朵朵。
  清纯无忌浪漫随性在古色中沉淀出新时代的寻根风景。

  苗鼓,渡船,小背篓都成了挟持山风,驱逐现实浮躁感受的代言,所以渡船长龙不断,鼓声沿街呜响,路上小孩按老习俗背着小背篓的无邪让思维在宋祖英的歌声中洗涤清晰。

清晨,小雨过后,一个人听着踏在青石板上鞋跟的节奏与河水的清波浪声在空寂岸边回荡,知道了凤凰的美是现代疲惫的休息室,每个人在远古的回忆中找到自己的心巢。
  

所以,凤凰其实已不是我们呆习惯的湘西老城,而是沈从文的在喧嚣的城市中的一次心灵寻亲,是被水泥围困工作驱赶的有钱人无钱人的一次突围。

  我眼中很平凡的凤凰古城在装饰后成了景区,而不小心也成了其中的一份风景,在熙熙攘攘人群中被人不经意扫入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