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她是“藕花神”

她曾“词压江南,文盖塞北”

她被誉为“词国皇后”

她是柔情与豪气并重的千古第一才女

她就是易安居士——李清照



李家有女初长成,雏凤清于老凤声


能有大成就者,多有家学渊源,李清照亦不例外。


易安生于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精通经史,长于散文,母亲王氏也知书能文。


在家庭的熏陶下,她小小年纪便文采出众。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少年时光总是如此惹人怀念,宛如许久以前心中那只飞远的纸鸢。


在嫁给赵明诚之前,易安的生活虽不能似现代女子这般自由,但在其父亲的耳濡目染下也算是痛快自在了。


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少女心事最迷人,千山万水,抵不过微微一瞥;心里的少年,应该是疯长的草,和想象的春天。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沾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林徽因曾说梁思诚是她一树一树的花开。 我想易安一树一树的花开大概是那年突然到访,像午后的一个淡淡的梦一般……


正如白居易所写: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18岁那年,易安嫁给了与她兴趣相投的金石学家赵明诚。


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

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

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如果非要表达点什么,只能说:这大概是我见过令人愉悦的最高级秀恩爱方式了。



婚后不久,丈夫便“负笈远游”,佳节又重阳,只将相思附诗词,这就是传唱千年的: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赵明诚拿到李清照的词以后,为她的才情倾倒,又为她的柔情感动。细细品读,犹如美人在怀,如痴如醉。


然而看着看着,赵明诚又生出和老婆一较高下的心思,窝在书房里闭关,一口气写了50首词,后将自己写的50首词和李清照的词拿去请朋友评鉴。



朋友读后说:“这么多词作中,唯有三句绝佳。”赵明诚迫不及待问是哪三句。


朋友回答说:“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之才,大抵如此。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相思总是醉人心,雁字回时,薄薄一纸锦书也抵不过心里的人儿。



情深,却遭家变;忧国,偏逢乱世


先是因为党争,李清照的父亲被排挤出朝廷,发还原籍。后又因为北宋权相蔡京的构陷,公公去世,丈夫丢官。


再后来,靖康之难来了,那是整个民族的劫难。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太平时节标榜的气节,到真正危机来临时,才发现没那么容易。


那一年,金兵长驱直入中原,丈夫赵明诚赴任江宁的次年三月,城中叛乱,身为知府,赵明诚却乘夜从城楼吊下绳子,逃跑了。


因而赵明诚被罢官。五月,又复起用为湖州知府。心怀羞愧的他,纵马狂奔,赶往建康面圣,八月即染疟疾而身亡。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仅一河之遥,却是生死之界,仅一念之间,却是存亡之抉。项羽,为了无愧于英雄名节,无愧七尺男儿之身,无愧江东父老所托,以死相报。


丈夫的所作所为,易安大概是失望的,山河破碎之时,身为男儿,怎可只顾自身安稳?


欲将血泪寄山河,

去洒东山一抔土。


虽流离于南方,她时刻都在希望着收复失地。言辞之间,仿佛能见她那瘦弱的身体,手持长矛,冲锋陷阵的影子。



所爱之物遗失殆尽,所爱之人撒手而去


流寓临安不久,李清照再嫁张汝州。


婚后,男人的真面目很快暴露出来,娶李清照只是为她手里残存的文物,发现她看守得严密,断不肯把这些与赵明诚费尽心血收藏的东西轻易交付时,竟对她大打出手。


他打量她妇道人家,嫁都嫁过来了,怎么也翻不出掌心去,于是放心地现出嘴脸,得意扬扬之余,把自己科举作弊的勾当也说了出来。


李清照抓住把柄,一状告上官府,申请离婚。宋代法律,无论什么原因,妻子告丈夫,就得坐牢。



不自由,毋宁死!


在坐牢与真正的自由之间,易安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由!


宁可面对世俗嘲骂与牢狱之灾,也要寻回自由身,其勇气与决断,近乎壮士断腕。


在女人仅有的狭窄空间里,挣出自己的天宽地阔。哪怕肉身伏倒尘埃,也不肯把独立的灵魂和飞扬的心性输出去。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

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就是李清照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一代才女,就这样孤独寂寞的度过了人生尽头。



这就是李清照,被上天宠爱过,也遗弃过;享受过最美的相聚,也经历过最心酸的别离。


在残酷的现实中孤独地漂泊过、挣扎过、恨过、抗争过,也我行我素、酣畅淋漓地爱过、活过。


然而,不论沧海桑田,都无法掩埋她光芒万丈的风流,穿过尘世,穿过千年的岁月。


她是当之无愧的千古第一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