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任我行 文章:任恒昌。

  爱好摄影的人,对徽州总有一种向往,这种向往直到把徽州的美摄入自己的镜头,揽入自己的脑海。

  徽州,是水墨氤氲而成的。三月的徽州,在绚丽的油菜花装点下,顿时整个徽州又变成了一幅幅西洋的油画。

  原以为油菜花只属于婺源。来到徽州才知道,这一笔明黄属于整个徽州。从呈坎到宏村,再从宏村到西递,又从西递一直延伸到黄山...

  早知道宏村是一个画中村。但当你游览其中,才能真正体验到,错落有致的码头墙,白墙映着灰瓦;弯曲秀美的小石桥,与湖水和谐相拥;蜿蜒曲折的青石板小路,在绿树的掩映下伸向远方;这一切又都倒映照在平静的湖水中连接着朦胧的远山,而你,就是那个画中的人。

  这时候你能不心旷神怡?你能不被这景致陶醉?我怀疑我是在梦中。

  无论如何,我寻找怎样的角度,都不能把宏村的美全部摄入我的镜头,只能不假思索的,兴奋的按下快门。

  在宏村,遇见最多的是美院写生的学生和摄影爱好者,我在拍摄景物的同时,他们进入了我的镜头,我也进入了他们的画布。于是,宏村便有了动感,有了感情,也有了灵魂。

  正如卞之琳在《断章》里说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如果说宏村的美是富而不娇,贵而不矜的大家闺秀;西递的美则是秀而不媚,寒而不俗的小家碧玉。而且西递还遗存着文人墨客的风骨,这似乎也验证了,宏村是盐商的豪宅,西递则是成名秀才的居所。

  棠樾牌坊群,则继承了儒家“忠、孝、节、义”的感伤之美,每一座牌坊都有一个情感交织的动人故事。

  徽州除了美景,还有许多特有的诱人美食。

  “发酵后的豆腐,内部已经大为不同,毛霉菌分泌蛋白酶,让大豆蛋白降解成小分子的胨类、多肽和氨基酸。这一系列的转化,赋予了豆腐异常的鲜美,这种浓郁的风味,被徽州人称作--家乡的味道”这是舌尖上的中国对毛豆腐的描述!于是对毛豆腐的情结一下就打开了,总是想品尝一下这种特有的美食。

  来到徽州,追寻着央视的足迹,找到了这家小店,品尝到毛豆腐的鲜美和做豆腐人的艰辛。

  臭鳜鱼,是另一个徽州传统风味的代表,它是用新鲜的鳜鱼,用盐腌渍七天,此时,鱼鳃仍是红色,鳞不脱,质未变,只是表皮散发出一种似臭非臭的特殊气味,但经洗净油煎,细火烹调后,鱼肉紧实,口感爽滑,非但没有臭味,反而鲜香无比,风味独特。来徽州不品尝臭鳜鱼,就等于来北京不吃烤鸭一样。

  来徽州吧,看白墙灰瓦,遇江南美人,喝一壶徽州老酒,吃一顿特色美食。放下疲惫的身心,任时光老去,我在徽州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