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

人生在世,功名也好,利禄也罢,辗转回眸间,亦不过过眼浮华。只愿偷得半生倥偬,绾霓裳一曲,与诗画相伴,自千年霜雪间娉婷而来,望日月盈昃,闻秋收冬藏。

——题记

  记忆里似还缱绻着那韶光,尘嚣纷蕴,行路且歌,我素手执一把蒲扇,撩帷幔半卷,自书香绰约间,遥望千百年星移斗转,在尘封的史卷中,吟浩然正气,读相思半阙。

对历史和诗词的热爱,似是从总角时节就已悄然氤氲了罢,我煎茶,看棠梨落英缤纷,细读秦之悲壮、唐之雍容,品那“欲笺心事,独倚凭栏”。

当年那个稚拙的小姑娘似还残存在梦里挥之不去,或望浊流东去时忽得吟咏一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或在静夜星火中与母亲讲一段周郎赤壁,雄姿英发,那些曾微渺如尘埃、常教身畔大人啼笑皆非的小事呵,而今细数,却都曾晕染了我儿时对那文史的钟情。



  前尘如梦,幸得生在徽州,偏安金陵一隅。我终究不曾拥有一个江南女子的微睇绵邈,明眸蛾黛,只幸生得了一双有星华流转、秋水凝碧的双眸,可见这俗世芳华,读那文史书香。


提及故乡,我所思慕的决计不仅是那远山旖旎,山水如画,还有那昔日吴越争霸之热土,徽商悠悠历史的见证,和那一句“三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慨叹里,曾翩跹的几多追思,几许痴妄。我亦曾荣幸,这座曾伴我十二载华年的“石头城”,曾揽六朝粉黛,亦能惊鸿一瞥见明朝初建的金戈铁马,一霎风华……



  而今我们身处的这凡尘,抬望眼是群楼林立、玉宇琳琅,敛眸是华灯明耀,车潮如织,已再难窥见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葳蕤诗意,和这座城阙昔年有“金秋桂子,十里荷花”的万千芳华。而那些曾被我们引以为傲的,泱泱华夏的历史气节,似也随着那灯市喧嚣,在风尘中尽湮。

可我想它们终究不会泯灭罢,不过是烙印进了骨髓深处,只消半阙悲欢浅唱,一壶浊酒相逢,便能在又一场遗梦的追寻间,随桃花妖婉,蓦然返璞归真。


人生在世,功名也好,利禄也罢,辗转回眸间,亦不过过眼浮华。只愿偷得半生倥偬,绾霓裳一曲,与诗画相伴,自千年霜雪间娉婷而来,望日月盈昃,闻秋收冬藏。

雲绾歌/文

2018.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