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禅房花木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