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十里柔情

 
文/ 孙晓钟
图/ 明辉
 
春风抚平了褶皱,
轻轻摩挲着干涸的祈求。
在这一刻开始斑斓,
恰似你的温柔。
温润了,
河水像饱涨的酥胸,
总要有人吮吸,
柳条胡乱拍打了额头。
饱满了,
来不及向春风说声问候,
就姹紫嫣红出一季的情柔,
瑟瑟是内心依旧有娇羞。
春风十里温柔,
只为这最美的邂逅,
手牵着手,
走进情浓意真的明眸。
唱一支山歌,
在梦醒的路上,
让娉婷袅娜的花香,
成为内心最美的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