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花海中,那些轻悠花瓣,终抵不住春风的牵引,似雪浪般不安分地涌动起来。春风又劲,继而,一树树梨花漫天如雪地开散、飞舞,一场花事,风雅、烂漫到极致。

一种花开,成为一种隐痛,一季花期,成为一生情结。有那么一份牵念,根植在心上,每一年的季节回还,都会必然萌动、生发。春来,梨花又开放,忆起一场经年的花事,忆起一个人的好、一个人的情深意长,不敢触碰的忧伤和欢喜,在心上伴着岁月轻缓流淌。

爱情,也似一场花事,花开绚烂,花落黯然。爱情的思想于我,是理智而冷静的,注定不会有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注定不会遇到那个为之抛下一切去奔走天涯的人;即便遇到,也会在最好的时刻理性地疏离、远走。

一季梨花如雪的开放,花如雪,雪似花,悠荡在春风里;一种迷醉的香气,一怀洁白的柔情,心恋,忆念。回眸,那些干净、纯粹的日子,虽然短暂,却是岁月里抹不去的念想。曾经一起的美好,分离时分的无奈,看梨花悠然飘落的心伤与无措,是与自然的必然无法敌对而沉淀下的幽凉。

如今想来,那时淡淡的相守,默然的相知,其实是最单纯的真正拥有。曾经日子,不管纷繁还是简静,你都陪着一起寂寞、欢喜。笔下那些多情的文字,你从来不多问,因为你懂我的心,懂我的性情、我的本真。

一场微凉春雨,染了些许的落寞,一丝清风,荡起幽幽淡淡的思绪。总是以为,若每个女子是一朵花,可以开到最美、最好,有那么一个人懂得欣赏,便足够。曾经她说,喜欢白雪梨花,他便不知疲惫地跋涉红尘里千寻。

挥不去的过往,总会留下些什么,或暗香隐隐,或感伤寥寥;就像春雨的印记,时而优雅地溅起情怀里的一涟水痕,闪烁着永不褪色的斑斓;就像梨花开放,一缕幽香隐入心底,荡着经年不散的香息。你对我而言,是一个美丽温暖的昨日梦,没有落殇,没有怨恨,这便已是最好。

梨花的雪白,裹在幽静的时光里,徐徐尘风,勾起一袭白衣的记忆。一顾倾城的暖意,一脉深情的笃定,却似花瓣一般轻薄;夹着隐约的疼、纤柔的念,被风簇拥着飘远,忽而,不见。花开若相惜,花落不忧伤,一份情,终得两个人的心怀芬芳,便是一种无憾的欣然、圆满。

有些人,不曾忘,却无处安放、无从面对,只适合淡淡地想念。离人已远去,我才敢去回望,才敢说记得。不喜欢纠缠,不喜欢走回头路,有些心疼,不能惹,不能表露;缄默无语,是最后、最好的句点。

梨花的净,褪尽浮华的美,撇下那些故意,那些矫情,注入一些绮念与遐思,仿佛韵致更丰满,更懂了人情。一些情愫,化作梨花翩飞,寂美在光阴的天际;轻袅,婉转,几番飘摇、沉浮,终是会温柔化尘泥,悄然隐了香。

繁华里行走,一直想把自己与心轻轻藏好;虽说无法真的脱离这喧嚣之地,却努力想做个于繁杂中可以思如静水、心若梨白的女子。那一朵,不媚,不妖,宛若仙子,冰清玉洁的美好模样,是我一直的倾慕、拟仿。

风扬,梨花开,花似云朵的云絮一般,一片一片宛在空中。深恋着这样肆意的花开,感觉自己与那花儿的心性有几分相似,些许的任性、骄纵;任陌上花繁似锦,只孑然独立风中,与这世故的人群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梨花又开的时候,花的香气弥漫心境,淡淡地,惹了情,动了念。许多往事,淡淡地想起,又忘记。关闭一扇纷纷扰扰的门,一颗饱满的诗心,在梨白落香的水月里沉沦。那份不经意失落的天真,被谁故意打翻的美好,又在某一个瞬息感动的时刻,开成满树的梨花香;风起,便泛滥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春韵、春情。

人间四月,持一份朴素与天真,拥着情怀里的从容与柔暖,守候自己心上的一朵纯白。万物生发的春期,不闻世俗熙攘,漠然尘缘来去;但念,可以宛成一朵梨白的姿态,我行我素,清淡无尘。盛世花期,寂寞不争春,独自清喜,独自嫣然。


梨花胜雪的诗情画意,漾开在眼底眉间,出落成春深里一幅素白美艳的锦卷。眷念着曾经花期的情暖与美好,恋上这一季梨花胜雪的悠然开放.........


(摄影/后期:蝶花网 文字:花汐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