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味道


小时候总是很奇怪:用同样的食材,同样的调料,用同样的传统做法,可几乎没有两个家庭能做出味道一模一样的同一道家常菜。后来才明白,这就是独特的家的味道吧。

  

家的味道似乎是与生俱来,记忆中母亲总是家里做饭的人,却是最后一个上桌,最后在清理剩菜冷饭的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想着有朝一日,一定要报答母亲的厚爱与恩情。


父母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家的味道它拴住了人的胃,也留住了人的心!

逢年过节、隔三差五,兄弟姐妹、子侄儿孙都会不约而同从四面八方涌回父母家里。大大小小的鞋子占了半地,像一艘艘远航归来的舰船,停泊到避风休憩的港湾。父母看看这个、瞅瞅那个,满眼都是慈爱和喜悦,母亲虽然腿脚早已不及当年利索,可依然不听我们劝说,不会坐下来休息,不停地在地上蹭过来蹭过去,一会儿拿这个吃的,一会儿取那个喝的,把自己珍藏的各样“宝贝”都倒腾出来,生怕丢掉这个,忘掉那个,尤为惊叹的是,她尽然提前半个月就慢慢做好了我们兄妹仨小时候各自最爱吃的拿手菜……


那种总让人魂牵梦绕、念念不忘的家的味道早已深深烙在心里。
现在,再一次从心里流出时,它已随天隔一方的父母永远,永远走远了……

=================

故乡情


故乡是每个人翻不过的岭。

我的故乡从我有记忆时,该是冬天有凛冽的寒风,夏天有各种蚊蝇飞舞唯独不见姹紫嫣红,秋天最好,物种虽然不多,但也同样弥漫着饱满收获的味道,春天缺了百花盛开,可万物苏醒的鲜活与清新也沐浴着每个心灵。这样一个四季还算分明的村庄,就是唯独没有甘甜的水来滋养,水里超标的硝、碱,肆意镀着村里的土壤,村民的胃、水缸、锅和盆,但这并不影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朴实憨厚热情直爽的乡里乡亲,晨间鸡鸣、小路羊群、井台扁担水桶、田间狗尾巴水贝草、曾经在屋后林间读书背课文的身影、看着落日想山那边情景的少女的梦……永远是我人生中定格的美景。


故乡虽没给我提供丰厚的物资,但它铸就了我不畏艰辛,感恩纯洁的灵魂。

回不去的光阴,故乡难寻,乡愁渐浓……

=================

看过的景

《忆苏州》


苏州是个看不厌的地方,每处景观每个角落都有它独到的韵味。


苏州小院,梦幻般值得去的地方,院子里姹紫嫣红处掩映着几间古色古香的屋子,是“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豁然一亮,又如琼瑶剧中“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别致精巧。景致如人,热闹的、雅致的,安静的,一看便知。苏州小院就是一位别致静雅的女子。即使偶尔有些喧闹,她依然气质如兰,说不出的恬淡。如此让人喜欢。


老苏州的水陆并进,典型的水乡风貌。晚上徜徉在平江路上,欣赏着美丽的夜景,或坐在小桥流水的桥墩上,听着背后潺潺水声。


真想从这里开始,重新开始,撑着那柄油纸伞漫步在铺满青石板的小巷,做那个丁香般的女人,走入传说,走入教科书。
只一样不能变,我爱的和爱我的人一样要在我的生命里,会热闹会沉默,或陪烟火或伴灵魂,这个不许变。


走过的路,看过的景,再忆起,还是一样让人有另外一种的魂牵梦绕。光阴流转,忽觉,它们离我也久远了……


=================


  也许,人生就是一场不断前行不断回忆的旅程。


我们每个人都曾拥有一些美好时光印记。这些美好,或是浓浓的乡愁与家的味道,或是学生时代的青春岁月,或是一场未曾预料的人生初见。谁也不会知道,这些事,在若干年后,间或,想起时,会深深地在我们的心上烙上一层不可磨灭的记忆。

回首往事依稀如昨,清晰可辨。想不到,流年如梭,岁月如水,短短的生命,也曾美好过。最起码,有过疯狂,有过欢乐,有过点点滴滴的人生经历。


我始终相信,在不期而遇的某个人生路口,有些匆匆走失的美好,必会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