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好像还没开始就已经快过完了,继桃花节出现意外没能成行之后,就感觉春天在一步步走远。树上的花几乎都落完了,叶子已经密稠起来,油菜花也结籽了。季节已经由初春的萌芽来到了四月的婆娑疏影,一转眼四月的春天变了样子,像婴儿已经长成少年。枝与叶之间开始了牵绊,似乎有故事还未讲完,一切又从四月开始了吧!


时常会想:怎么样的人生才是好的人生?朝九晚五?浪迹天涯?踽踽独行?乌合之众?是从一个陷落走进另一个陷落?还是从一个执着走向另一个执着?是从外寻找快活还是从内探索?是过自己的人生还是过别人的人生?是过自己想要的人生还是过别人眼中羡慕的人生?……


我宁愿你在人前谈论的不是去过哪里,而是在那里的感受。我宁愿你炫耀的不是衣食住行,而是思想与心灵的独特,我宁愿你选择去远方不只是为了去过,我宁愿你有自己的真实和内心向往的自由,而不是为了模仿别人的生活。


每一颗灵魂都有自己的独特,为何要扼杀它?为何不去顾念它?为何对自己那么残忍?为何不能在春天生出活的意念?万物复苏,灵魂也应该苏醒了。

春天唤醒了植物,四月叫醒了心灵,一个激灵说走就走,带上家中的贵重物品之一小闫和简单的行囊,去个“远方”。

林拥城的绿意盎然好过市区内的绿意盎然,小花小草还在尽情渲染着四月,日本樱花层叠不穷,还在将四月装扮,富士山下的樱花也如此吗?落英缤纷,也会落过岁月的春天。

随时的内心喜悦,随地的席卷自然生态,随时随地的拾捡别人看不到的快乐,静谧,安宁,也是一种幸福吧!

小河里蛙声一片,我们走近它们察觉就蹭蹭的从河边草丛里往水里跳,住声,我们不动它们又开始叫唤,我们闹出动静它们又住声,无形中和青蛙玩起了捉迷藏。小闫还看见了在河边喝水的喜鹊,一只喜鹊口渴了。蓝尾巴的小蜻蜓在水面点着水,无忧无虑。小动物们都是无忧无虑的,甚至要开始羡慕一只青蛙了吗?小闫在观察真正的蛙泳姿势。

浮萍之上是青蛙的栖息之地,可以离开水又在水之中,这也许也是它们的自由之处,止于水而不桎于水。大自然无处不在的昭示着真正的自由,在植物之上,在动物之上,在生命之上。

飞近身旁的一只蝴蝶被抓进了镜头,也算是“花香蝶自来”吗?

不知道名字的蜘蛛,在斑驳的木板上爬过……

看到这片蒲公英的时候,再次确认了一下才开始惊喜,几乎是小跑过去,要不是下过雨地湿,是要在里面打滚吧?那样会伤害很多蒲公英的孩子。我也想是个孩子,和小闫比谁能把小蒲公英吹散,看来,我吹不过小闫。

小鸟也很安逸,安逸的不要用嘴衔泥筑窝,它的房子好漂亮!

孩子如同这四月的春天,渐渐饱满,每个表情都极其可爱,配合于自然中,更是可爱。直到有一天,能从最平常的日子里感受到快乐,能用余生的时间去给家人最好的陪伴,而且在不断重复的每一天里不会厌倦,才能够幸福吧!从某一天起,囿于白天和黑昼,囿于此刻和爱。

我最大的见识就是,发现了自己。爱过!
以后的每一天,每个地方,都是风景。

小闫说,妈,我给你照个背影。遍地的蒲公英里有了一个正好的我。

中午饭不能少,小闫说江南面馆的牛肉面最好吃,我带了馒头要了一份夺命豆皮,果然好吃!(吃相忽略)

总喜欢那种窗边,可以看着窗外,可以静思,可以发呆。窗外恰好有几株桃树,拿出自己带的茶壶和茶叶,泡上一壶茶,等那个来偶遇的人。

龙井。


那些无话可说的人,再怎么都无话可说,那些想说说话的人,再怎么都有话说。

这个清浅的午饭后,一壶茶,两个人,添了几次水,该起身了。

月亮湾里来了几只黑天鹅,他问:黑色的天鹅也叫白天鹅吗?我说:黑色的天鹅就叫黑天鹅。黑天鹅红顶冠,经典的配色。

老妈妈找蝌蚪,一下找到了蝌蚪的家,差点把它们连窝端了。小闫兴奋的趴石头上抓呀抓,没见过我们娘俩这样的,比捡着钱都开心。每只蝌蚪都已经进化出后腿,我也加深一下童年的记忆。有时候怕忘了过去,有时候怕忘了现在。

我们还在寻找一处幽静的地方,适合铺上地垫小憩。在木栈道间,寻得一木亭,周围树林,碎石,流水,旁边小河弯弯过。躺下望见亭子顶上的竹笼灯在微风中摇曳着,水面映着阳光反射在亭子顶上的粼影,闭上眼睛,听见此起彼伏的蛙鸣,还有树林里的鸟叫声,自然的音乐,使心灵回归自然,特别放松。仿佛这个亭子暂时就是属于我的,不像其他人就是游客,走马观花,不曾感受心灵的需求,也不曾贪婪的将自然中的一隅据为己有,而我,要在这一刻享受自然。就知道,此刻正是自己想要的。


此刻,能不能用心拖住春天,让四月的尾巴变得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