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又出新片咯。看过后不觉心痒,忍不住嘚瑟几句,望朋友们见笑☺。

  人工智能创造出进阶的虚拟现实,大公司精英又在鱼肉贫民窟群众,这种赛博朋克风格是数码时代好莱坞的恒久故事线之一。

  要说比较接近的剧情,当属2015出品的《未来战警》~商业帝国垄断民生,蒙蔽全球VR死宅,直到老布鲁斯威利斯拯救了世界。可惜老布当惯鸟硬汉不会搞事情,各种镜头不带感💩,票房不扑街才怪呢。

可这才两年,斯皮尔伯格把老布的冷饭拿来一通翻炒,妙手回春,变成了新鲜热辣的fire rice,眼看着能火到暑期。老斯是什么人啊?——犹太人!不仅自带赚钱的民族属性,还加持文化的缪斯光环。

  票房嘛,就不用多说了。全世界的游戏宅每人省出一件低级装备的钱,就足够踩滥影院的门槛,反正哪里不是花呢?要说文化,这就显出老斯的厉害了,人家这钱赚得那叫有理、有据、有节。

  “有理”是通过三把🔑阐述了掷地有声、颠扑不破的人生哲理,启迪了广大的人民群众,如果没整明白,起码师傅把您领进影院门了不是?

  “有据”是票据,不论是网购、直购、购了送人,多购一张人家💃不来,反正都是你自己情愿掏钱,没人逼你不是?微信刷票还有小红包拿,贴现率比撸串摊子的啤酒瓶盖靠谱。

  “有节”是节操,对世界电影史之种种致敬,哥斯拉、异形,钢铁巨人,还有专业打飞机的...这些都是直接出场,另外还有些隐喻角色,略微想一想也能明白。

  比如竖着大拇哥下坩埚的牛逼州长(终结者),比如载着帕西法尔倒退如飞的赛车(回到未来),我之前搜索了一下,发现电影宅和游戏宅们已经找到无数个彩蛋,一千观众就有一千哈姆雷特。我挑网上没见过的,再举几个栗子。

  机器人博物馆长那腔调架势就是模仿英国老戏骨迈克尔.凯恩,活脱脱的维多利亚风格(不是秘密👙,你想歪了没有?😱)

  终极挑战城堡,构图很容易看出托尔金的魔戒之魔眼,同样的红色瞳仁。更别说,男巫甘道夫还在混在舞池里,和男女主一起摇摆呢。

  如果说书画、雕塑和建筑是呈现维度之美的空间艺术,音乐、诗歌、舞蹈是呈现节奏变幻的时间艺术,那么电影就是一种特有的贯穿时空的文化形式。彩蛋也好,寓言也好,致敬也好,在一部电影里交织出如此之多的五彩缤纷,能够让每一名观众会心地找到自己的high点,就是好的作品,毕竟我们进影院主要是为了放松心情,尽情体验。

更令人赞赏的是大师斯皮尔伯格的节奏感。一部优秀的影片总会有慢下来的片段,慢到时光似乎凝固,仿佛化作永恒。

  在日常的生活里,人和人产生的感情总是不鲜明,往往就是在一个特别的气氛、情境里面,人和人之间忽然会打破日常的束缚,在彼此的对视里面发现一些东西。是不是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 ,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

  随着AI的突破发展,人机互动的智能游戏真的很可能取代电影的文化地位,很多人不再关注现实中的当下,而是在数码梦幻里实现所有的梦想,全力倾情出演,仿佛庄周蝴蝶故事,这是绿洲游戏创始人哈利迪所深忧的。哈利迪的遗愿随着屌丝死宅纯情励志政治正确美少年的惊天逆袭已告了结(让我先喝口水),但如果他老人家看到银幕对面的世界变幻,会不会从棺材里坐起来?

  Ready,Player One被意译为头号玩家,无非是投受众之所好,更是投大陆商家之所好,当然,这本来也不能说是什么错。那么这三个单词又是什么涵义?这仍然是一个大象的问题。大象,它是一把扇子,是一柄长矛,是一截绳索,是一根柱子,是一面墙。

  早在二三十年,也许三四十年以前的像素游戏时代,在连接任天堂卡机的电视画面里,就有这么一句Ready,Player One的提示。准备好吗你,重新来过?

  推开放映厅厚重的门,几缕迎面的阳光迎面照亮无数的浮尘,这是一个不甚纯净,但是无比真实的世界。再回首,那些牵扯梦幻的连线,是否需要去刻意地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