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几年前坐车路过新街口大街,一幅大广告牌吸引了我的注意:老年人的意外伤亡30%与摔跤相关!

当时我不大理解:摔跤有这么厉害?老年人的致病致亡,主要原因不是癌症和心脑血管疾病吗?

但是这一次,轮到我自己了。春节过后的大年初七(2月23日)上午,我在家看一部大部头的书稿,忙了一年多时间,很快就要交稿了,我一心要尽快交差;同时又赶上几波朋友聚会,需要联系人员和时间、地点,手机微信和电话此起彼伏,我不由得心里着急。
大约10点钟,手机电话铃又响了,我从沙发上跃起,急忙绕过茶几旁边的沙发墩去接电话。就在这匆忙之中,不留神被沙发墩绊倒,左腿在下、右腿在上倒在地上。
这真是一个意外!我之前几乎没有摔过交,现在就在家里,走着路就把自己绊倒了。我坐在地板上,尝试着起来,不行,很疼,有点意外。于是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腕,没有问题;又活动了一下膝盖,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怎么回事呢?我想,可能是扭了筋吧?于是揉了揉大腿,也无济于事,仍然是痛。
我的先生费了好大劲把我架起来,搀扶到沙发坐下。我感觉自己现在行走有问题了,于是和先生商量,请他赶快到我姐姐家里去取轮椅和助行器,他开车走了。
我仍然在琢磨是什么问题。不如请教一下我所在的社团—-北京科普作协的专家吧!于是发微信给协会会员—北京首钢医院骨科张光武主任医师求教。很快张大夫就打过来电话,询问情况。当他知道我是女性,已经72岁的时候,给出了一个基本判断:80%是骨折了,这种情况一般会发生在老年妇女身上,由骨质疏松引起,不用太大的外力就可能造成这样的脆性骨折。并且给出建议:当务之急是去医院拍片子,查明情况,然后再决定如何治疗。关于下一步的治疗,他的建议是:一旦片子判断确实是骨折,治疗方法有两种:一种是保守治疗,就是卧床休息,医院处置后回家,靠自身能力和充分休息慢慢恢复;一种是手术治疗,需要置换人工关节。第一种方法虽然无创伤,但是卧床时间长,容易引起多种并发症,最怕的是久卧形成血栓,那将是致命的。而第二种方法手术治疗,虽然有创伤的痛苦,但是治疗效果好,几个月后基本可以恢复到正常水平,人工关节的使用时间可以达到20-30年。而且这种手术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不但三级医院,而且许多二级医院都可以做。张大夫细致清楚的讲解让我心里多少有了数,开始平静下来。真的非常庆幸身边能够有医生朋友,在关键时刻能够为我提供科学的分析和建议。
11点多钟的时候,先生回来了,女儿闻讯也赶来了。我们决定立刻去医院拍片子。去哪家医院呢?考虑到如果真的是骨折,就需要住院治疗,我们决定一次到位,去骨科比较好的北医三院看急诊。去医院的过程实在艰难,女儿和先生两个人搀扶着我起身坐到轮椅上去,就足足用了二十多分钟。那条受伤的左腿一动就钻心的疼,似乎用好的那条右腿蹦都不可能。然后,坐上汽车、离开汽车都是一场战斗,别人帮不上我,只能靠自己慢慢琢磨着一点一点挪动身体,把自己塞进汽车和从汽车里爬出来。
这就是肇事的茶几和沙发墩。木地板,应该不算坚硬。

这是去医院时坐的轮椅。


幸亏是大年初七,又是下午1点钟,北医三院急诊科的病人不算多,很顺利地看上骨科急诊。接待我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大夫,他叫我去拍片子。等到片子出来已经是2点半钟了,仍然比我想象得要顺利。急诊大夫仔细看了片子,对我说:你这是左腿股骨颈(俗称胯骨轴)骨折,麻烦的是情况更严重,股骨头上下还错位拧了麻花。我心想,怪不得那么疼呢!那该怎么办?大夫耐心地介绍两种治疗方法,我心里默默回忆着,和张大夫说的基本相同。

解释完了,大夫问我的意见,愿意选择哪种治疗方案,你们可以商量一下。我一刻没有迟疑:手术治疗!这下大夫有些吃惊了:连声说:还是知识分子,一说就明白!他是不知道,我事先做了功课,还是请骨科专家给科普的呢!

我提出希望立刻住院,因为实在不知道下一刻该怎么办。大夫很为难,说北医三院的骨科病房非常紧张,排队要等两个月……这可怎么办?这时大夫给出一个建议:可以住到与三院有合作关系的海淀医院去,由北医三院骨科的田华主任医师做手术。我们立刻同意了。

急诊大夫开了转院的证明,我们就离开三院了。出来才发现,我的医疗卡上没有海淀医院,住院费用怎么办?这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钟了,我立刻给退休前的工作单位打电话求助。感谢单位的小同志们的热情帮助,医务室的许大夫还在休假,她帮助联系了人事处,人事处的小杜抓紧时间在电脑上操作,修改了我的定点医院,增加了海淀医院。这下,我们才放心地奔赴海淀医院。

这是北医三院的片子。


到了海淀医院骨科病房,已经接近下午5点钟,医生护士开始准备下班了。护士站一见到我这个坐在轮椅上拿着转院单的病人,劈头盖脸就说: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北医三院早就打电话来了。尽管护士的嗓门很高,可是我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我心里踏实了:这里的确是北医三院的合作单位!

对了,在海淀医院住院楼的大门口,还看到挂着这样的牌子:北医三院海淀院区。这种合作方式不错👌充分发挥了三甲医院的专家优势,又可以帮助二级医院的大夫尽快成长,有了这种对接三甲医院的优势,现在海淀医院已经从二级医院升为三级医院了!


我顺利地住进病房,是34号病床,红色的标志,需要完全卧床的。


这是我的护工小杨。

这里还要提一下护工的事。从一跌倒,我就明白自己不能独立行动了,住院需要请护工。这一路担心的是:现在春节刚刚过去,能够找到护工吗?巧的是,我们一进骨科病房的门,就有人迎了上来,问:你们要护工吗?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我悄悄地对她说,跟着我。于是她就成了我的护工。这下子我的家人可以解放了,心里踏实多了。

幸运的是,小杨是具有十多年经验的熟练护工,她第一次帮助我翻身挪动那条受伤的左腿,我就感觉到了,她的手法很轻,可是十分到位,让你不感觉疼痛。当然她要价不菲,不管饭每天230元,最后讨价还价到220元,每三天结一次账,直接给她个人现金。

原来小杨刚刚辞了护工公司,当了"黑护工"。如果仍然在公司,她个人每天只可以得180元,不管熟练工还是新手,都是一个价,所以公司往往留不住熟练的护工。当然,这中间"黑护工"和护工公司就会产生矛盾。在我住院期间,护工公司的负责人就不止一次叫来护士长,"控诉"小杨私自到骨科病房来揽活儿,抢了公司的生意。还要求护士长,我这个活儿结束后,不能再让小杨进骨科病房。


我所在的这个病房朝阳,有两张病床,还有一张加床,因为骨科病人多,常常会住满。三个人中我是髋骨骨折,另外一个是膝盖的毛病,还有一个是腰部的问题,三个人属于三个医疗小组,每个小组都有一个牵头的主任医师或者副主任医师,另外还有两三个年轻大夫。当医生来查房的时候,场面十分壮观,一水的男大夫,各个挺拔潇洒,都是帅哥;当护士来的时候,则是另外一种景象,一水的漂亮美眉,打针、输液、抽血、雾化,送药……干脆利索。

负责我的是宋华伟副主任医师,一个耐心细致的帅小伙,他总是非常负责任地回答病人提出的各种问题,让人感到信任和亲切。


第二天就开始了各种检查:1.放射科的髋部CT;2.双侧髋关节的正位片;3.胸部正位片/腰椎正侧位片;4.彩色多普勒超声血管检查(颈动脉、锁骨下动脉、椎动脉);5.彩色多普勒(电脑声像)超声血管检查(双下肢静脉);6.心脏彩色多普勒超声。整整两个半天,先生和小杨推着我的病床一路颠簸,穿越地下通道,从病房楼到门诊楼去做各种检查。

还有病房里的验血,几个管子分门别类,检查各项血液指标。这些都是为手术做准备。


当宋大夫得知我之前一直在服用拜阿司匹林肠溶片后遗憾地说,这个药是活血的,只能停药后5天再手术,不然的话可以早一点。

这五天是比较难熬的,因为左腿痛疼无法行动,需要整天躺在床上,大小便都需要护工帮助,还需要不停翻身,防止发生血栓和褥疮。骨科病人的饮食没有什么禁忌,可以根据营养需要和自己的口味预定,我从一开始就是在医院订餐,不给家人添麻烦,不然我先生天天跑医院,还要给我做饭,不要累死了?

在手术的前一天,宋大夫找家属谈话,介绍手术治疗方法和风险,让他们在手术单上签字。我先生和女儿去了,半天也不回来,原来是宋大夫给他们进行科普,让家属明白我的手术—置换人工髋关节是怎么回事。

我的主管医生宋华伟副主任医师。

我的主刀大夫——北医三院骨科副主任田华主任医师。

终于等到了2月28日手术的那一天。听说北医三院的田华主任上午还有门诊,大约中午才能赶过来;一会儿又有消息,说田主任可能会早一些过来。为了不耽误他的时间,还不到10点钟我就离开病房,被推到门诊楼的手术室去了。
手术区是一排房子,一个一个的手术室由一个走廊相连,外面一间宽敞的房子看起来是做准备的公共领域。到了这个门口,家属、护工就不得入内了。在门口,一个高个子穿短袖手术室护士服的女孩子迎了上来,自报家门,接着又过来一位护士,她们两个人把我从病房的床上移到手术室的床上,然后送入手术室,这个床比病房的床窄多了,大概是为了方便手术吧。
过了一会儿,麻醉师来了,一个非常干练的中年女医生,头一天来病房看过我的。昨天她在病房曾经仔细介绍了手术的麻醉情况:不是全麻,是腰部麻醉就可以了。所以手术过程中病人是清醒的,只是不感觉疼痛。我有些犹豫,说明我有晕血的毛病,平时看电视中的手术镜头都恐惧,怎么办?她仔细听了我的情况,说,那么手术的时候给你用镇静剂吧,这样你睡着了就不害怕了。现在她开始操作了,先是注射了一针,告诉我是防止注射麻药针过痛的,然后才是注射麻药,感觉那针管不小,药推了半天。过了好一会儿,腿渐渐麻木了,好像不是自己的,没有了感觉。手术室特别安静。
过了一会儿,宋大夫来了,他让我侧身躺,受伤的左腿在上,做好手术准备。然后一阵喧哗,田主任到了。这之后我就昏昏沉沉入睡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手术室是安静的,只有宋大夫在缝合伤口。可以感觉到针线一拽一拽的,只是不觉得疼。宋大夫见我醒来,马上宽慰我说,手术非常成功,田主任刚刚离开,剩下的就是伤口缝合了。我点点头,表示感谢。
然后我被推出手术室,到了一个观察区,立刻是心脏检测。检测结果正常,才允许推出手术室。我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将近下午2点钟,手术从12:30-13:30,用了一个小时。我的家人都来了,先生、女儿、女婿、姐姐、妹妹、妹夫。妹夫和妹妹都是医生,妹妹是眼科主任,妹夫是心内科专家,他们有些不放心我,把90多岁的婆婆一个人放在家里,赶来看我,非常温暖。
手术后的护理非常重要,几乎是一刻不停。持续的心脏监护、止痛泵、吸氧、输液,抗炎、镇痛、消肿,还有雾化以防积痰,插尿管……


宋大夫要求我第二天就下床走路,以防新的人工关节不吻合和发生血栓。起初我还有些犹豫,可是实在不能忍受在床上大小便,也就下地了。真的还可以!我能够扶着助行器走到卫生间。这是我住院后第一次来到病房的卫生间,骨科病房的坐便器与众不同,座位特别高,是方便腰腿疼痛的病人的。

这是助行器,四条腿,行走起来安全省力。

我的亲戚、同学、朋友知道了我住院手术的消息,不断有人来看望。这是一起写书的朋友们。

手术后一周,3月7日我出院了。宋大夫嘱咐了出院后的注意事项,主要是手术后6周是关键期,在这段时间,要特别注意,每天都要坚持下地活动,但是时间不能长,每天早中晚三次,每次15-20分钟;可以坐着,时间也不能长,每次20-30分钟。每天都要做防血栓的脚部运动;每天都要做腿部按摩,以帮助肌肉恢复。

宋大夫还和我相互加了微信,以便随时联系和请教。这样我就放心了。回家后我就收到了宋大夫的一个帖子"人工髋关节置换术后的常见问题",帖子上详细说明了病人在手术后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及应对方法,以及其中的科学道理。多么负责人的医生!

开的药并不多,主要是补钙的碳酸钙片和骨化三醇,还有以防疼痛的止痛药。嘱咐一周后到医院拆线。

3月11日,我给宋大夫发了微信,汇报回家后的情况:

"宋大夫你好!我是上周三出院的34床患者,汇报一下我回家后的情况:首先认真阅读了你发来的文章,受益匪浅,这位撰稿的大夫不仅业务娴熟,而且对患者非常熟悉和关切,所提出和解答的问题都是出院病人常常遇到和关切的。遇到你们这样的好大夫,是患者的福分。我决心认真按照医嘱,过好关键的术后6周,以获得一个健康的躯体,不妄田华主任和宋华伟大夫的精心手术。我每天晚上9点多钟洗漱完上床休息,一改以往12点钟以后休息的习惯,睡不着也要休息;每天早上7点钟起床,洗漱完在家里借助步行器走路,活动一下,然后吃早饭。早饭后继续散步、溜达,按照要求每次十多分钟,然后坐下休息,坐在比较高的椅子上,以方便坐起;看一会儿书报,再溜达一会儿,然后回房间做防血栓的脚部动作,然后在腿部按摩器上做按摩;再溜达一会儿,就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午饭后溜达一会儿,去午睡。下午仍然是溜达一会儿,坐一会,再在床上休息和做脚部动作、按摩器按摩,生活比较规律。来客人时间也控制在一小时内。目前状况是:感觉良好,伤口处没有特别的疼痛感,依靠步行器可以自主行动,但是洗脚等弯腰动作不行,穿裤子、袜子需要帮助。每一种动作:行走、坐、躺都不会时间长,各种姿势交替进行。出院时的补钙药都在吃,只是没有吃止痛药,因为没有感觉特别疼痛。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妥当?

还有,我总是感觉两条腿不一样长,好像受伤的腿比较长,走路有些跛,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变成瘸子?好像文章里讲,许多人在术后都会有这种一条腿长一条腿短?"

宋大夫的回复:

"下肢不等长,您应该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恢复正常行走以后再看看。从X线来看,应该两侧肢体差不多,跛行也要两腿长度相差1cm以上才可能会出现。"


3月14日到医院拆线,3月26日我又给宋大夫发了微信:

"在揭开纱布的时候,没有出现我担心的流水情况,纱布是干爽的!目前行走不感觉疼痛,只是伤口的地方有一些拽着的感觉,有些紧;两条腿感觉愈来愈均衡,走起路来没有一长一短,只是两脚并拢站立的时候感觉还不是完全等长。我基本遵循着走走、坐坐、躺躺的要求,每次行走在15分钟内,每次坐的时间在半个小时内;只是如果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文件的时候,在电脑前工作可能就会超过时间,但是因为精神集中,也没有感觉过累;偶尔也会炒菜做饭,那样当然时间也会超过,只是有事做的情况下,并不感觉太累。我的情况似乎还好。"

家里的腿部按摩器,可以进行脚底按摩、腿部肌肉按摩等,有助于尽快恢复。

就这样,我小心翼翼地度过了关键的手术后6周,在4月13日到海淀医院门诊部挂号宋大夫进行复查。主要检查内容有验血和拍片。结果一切正常,恢复良好!

宋大夫在指着片子介绍手术情况。那个亮的就是重新置换的人工关节,它是插入我的大腿骨中的。手术时在我的左髋后外侧切开了一个18cm的口子,切开皮肤、皮下组织及阔肋膜,再切开关节囊,切断已经折了的股骨颈,将其取出,然后放入预制好的人工髋臼,安装生物固定髋臼假体及聚乙烯内衬,经过反复测试后,最后安装生物固定股骨柄和陶瓷股骨头(材质是进口钛合金),上下关节结合的界面是陶瓷对聚乙烯。看起来这个手术颇费气力,又是锯又是凿的,不容易。我恢复得顺利,全靠医生的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

手术后6周,复查结果恢复良好,我终于耐不住寂寞,来到了海棠花溪看花。我是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我先生走过去的。

大好春光啊!

我和先生在这里合影,他搀扶着我。老伴老伴,就是这样一生互相扶持着、陪伴着度过吧!

  在结束本文之前,我想再回顾一下事件的发生,感觉有几点是需要我们老年人注意的:

1)不要忽视自己的年龄。

因为我体质比较好,没有严重的疾病,还一直在做一些社会工作,看起来挺有活力的,所以往往容易忽略自己实际上已经是70多岁的老年人了,还想做许多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去南美旅游,16天,要乘坐9趟飞机,国际航线飞往南美,飞机上23个小时,加上换乘时间、候机时间,大约30个小时左右。自己也感觉可能会很疲劳,但是机会难得,朋友组团,所以积极报名参加。一出事故,就只能是把南美旅游的费用换成置换人工关节的手术费了。

2)不要让自己太忙、太累。

在体力消耗较大的情况下,人的体能和反应能力都会比较差,平时不可能发生的意外,往往就出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自2016年以来,我承担了一部120万字书稿的组稿和审读工作,由此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增添了很大的工作量,每天一睁眼就是在电脑前看稿,身心比较疲劳。

3)性子不要太急。

因为热心,许多人喜欢找我帮忙,我总是希望尽快将事情处理完,急忙中也容易出错。其实这次就是有人来电话,我急急忙忙去接,一下子被茶几和沙发墩绊倒了。

总结这样的经验教训,是希望大家共勉,希望不要有人再发生我这样的意外了。

一点重要纠正:
我跌倒后采取的措施是错误的!已经有多位朋友指出。正确方法是在原地不要动,叫救护车上医院!


现在将朋友的意见发在下面:

"摔倒后如发现剧痛有骨折的危险,就不能随便活动了,应维持原姿势叫救护车,由专业人员来扶你和搬运。以防骨折部位再错位。" 


"当时你已经感到腿疼了,那么第一,不应被扶起坐到沙发上,第二,不应自己坐到汽车里,这都易造成骨折部位错位。叫120后医生会让随车的人用担架抬你,你是平卧的,到医院也会用平车推你拍片子。以减轻错位发生的风险。"


"再发生意外时,最正确的方法就是叫120,而不要依靠家人。这样才能争取时间,化险为夷。"


忠告!大家都要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