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国度-缅甸


诗人于坚曾在一篇描写缅甸的文章里提到:要了解真正的缅甸,有两个地方必须要去,一个是万塔之城的蒲甘,那是缅甸人心中的圣地,散落于原野的万千佛塔,诉说着他们心中最深切的向往。还有一个是茵莱湖,在海拔1000米的高原上,茵莱湖纯净得像神的一滴眼泪,生活在湖上的人,心地也像湖水一样纯净。我被这段文字深深的打动了上网搜索了下这个亚洲最上镜的国家,春节期间踏上了这片神秘的土地。

赶到曼德勒皇宫的护城河边已是华灯初上,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空,历史上整个皇宫格局呈方形,相传河边的角楼模仿自故宫,是曼德勒北部最显眼的地标,缅甸的末代封建王朝贡榜王朝便终结在此。皇宫在日军侵略被毁于一旦,仅剩下角楼和城墙残存,眼望皇宫如今已辉煌不再心中不由唏嘘而已。

当我随诗人的脚步踏上蒲甘这个万塔之城,登上瞭望塔欣赏东南亚最华美的日出,远处一簇簇的冠树林,点缀着无数的佛塔,升起的热气球,远淡近浓,形式感极为漂亮,伊洛瓦底江两岸都是安静的佛塔,像入定的老僧,较大的佛塔,被晨曦照耀得宁静、而且温暖,一切在瞬间定格。

傍晚落日时分的蒲甘是肃穆的,没了游人如织的景象,安静极了。当悠然地坐在千年前的石块上,微风吹拂,这时的蒲甘异常凄美,极目远眺,景色令人陶醉。只见广阔的绿色原野上,伊洛瓦底江弯弯曲曲,宛若长蛇在附近游过,河水反照出夕阳的光辉。沐浴着暖暖的阳光,马车在古塔间穿梭,犹如行走在历史的长河,不经意间这一幅幅动人的画面尽收镜中。

茵莱湖尤如一位美丽的少女,对于国人似乎才刚刚撩起她那动人的面纱,泛舟湖光,海鸥追逐,浪花翻滚,充满着无限的童话与浪漫。远远望去,湛蓝的湖水悠远而深邃,非常美丽。湖面上不时会遇见单脚划船,他们穿着缅甸特色笼基服饰,稳稳地站在独木舟一端,以肩膀和单脚转动木浆划船,双手则悠然地张开下网。湖边婆娑起舞的棕油树,漂亮的田园风光。当地村姑头顶着物品行走在路边,几头老牛拉着木制板车悠悠向前,奔跑的孩子们,成群的牛羊,千百年来已经成为他们最正常不过的生活状态,形成了一道独特而又靓丽的风景线,瞬间中快门已将万物景色收入囊中。

在娘乌集市上,我感受着一个缅甸人的日常,在熙熙攘攘的集市里无论男女老幼都对我投以善意真诚的微笑,而我只能以导游那里现学的一句“鸣阁拉巴(你好)”来仓促回应。确实,我们有太久,没有遇到这样善意、单纯、唯美而又抚慰人心的微笑了。所以才会感动的不知所措,一度以为,自己和他们身处的并非一个星球。只有在缅甸才能遇见最美的微笑,我们能聆听到世界上最悦耳的笑声,能看到世界上最虔诚的信仰,能放下身上重重的包袱 。

走在这充满佛教信念和佛光普照的缅甸,走在这得天独厚的千塔万佛之国,让你全身心去感受佛法的宁静与庄严,带给你意想不到的心境,极大的激发你创作灵感。座在佛塔之上与远处万千佛塔对望中,一种充满活力的和谐,让我真实地感到自己的存在。

当我整理完缅甸的照片已是凌晨,我想如果世界醒来看到的第一个地方是缅甸,那么她的微笑一定祥和自信。如果世界睡前告别的最后一个地方是缅甸,那她一定睡得安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