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那绿绿的榆钱儿,仿佛闻到了那淡淡的清香,连同一些记忆……


早春的榆树上,泛青的枝条悄悄地生长出褐紫的点儿,小的如高梁粒,大点的如豆粒,密密麻麻,错综有序,旁逸有姿,朦朦胧胧地展开细丝微蕊,那是动着的,似乎发出了心声,柔弱却极具生命力!


眼看着,眼看着,榆树就绿了……

树冠球形状,挺然秀劲的枝条,放射状向四方展去,处于核心部位的那些枝子争着向上,欣然发出春的欢乐之声。


大枝小枝,小枝大枝,枝枝向前,好像是那位山水画家笔下的的线条,千笔万笔是一笔!繁而有序,密不透风,疏可走马!而那些生长出的紫褐的无数的小骨朵儿,俏丽可爱,似水墨的苔点,洇晕出虚实,展出色彩和向往,也许那是诗人的泪点,哲人的思想,于是乎,想到了”墨点无多泪点多“的诗句,使人一时沉浸在纷飞的思绪里……


轻风吹着,绿微微的榆树在晨曦里摇着,在晚霞里动着,在蓝天白云下招着手,在细雨里浅浅地笑着……似谁的长发飘飘,如波浪轻柔,若谁的细腰轻扭,清秀风姿妙,象谁的广袖当空舞,玄幻柔醉人心……


就这样,摇呀摇,摇曳出绿,摇曳出绿色的榆钱儿……

于是,有关榆钱儿的一些事宜也浮在眼前了……


王大娘一米四二的个子,花白的头发,不戴上眼镜都看不见人。她自已说,”跟瞎了似的”。但是,她能看到榆钱儿,就是她的家乡一个叫“张林嵧”的小地方!一株株的榆树上缀满缘色的榆钱!榆树从悬崖缝里钻出来,从石头堆里生出来!从瘠薄的土坡上长出来。可是树上的榆钱却长得欢长得乐,一串又一串,串串亮而鲜,一嘟噜又一嘟噜,新又甜!


王大娘想起了一件事。那一日,家里断粮了,满打满算家里只有一点玉米面儿,要等王大爷从三十公里外的地方买米回来,三个不大不小的孩子吃啥呢!


“有了”。王大娘当时一拍大腿,“山上的榆钱呀!”说时迟,那时快,王大娘赶忙找个长杆,用手钳弯个铁条钩子绑到杆头上,简用的采摘榆钱的工具做成了。


挎上篮子,一溜小跑,就到了家乡的“张林嵧“,远望着,好大的一片榆钱呀……


树梢上泛着太阳的光亮,圆圆的榆钱儿绿油油的,榆钱的花萼点点,闪着褐红色,树身布满深深地裂纹,显示出拙朴而苍桑的意韵!


一个小小的,瘦弱的身影,昂着头,眯着眼,将长长的杆儿举起,钩住榆树的细枝,扭几下,一折一拉,一串串榆钱落在地上的绿草上……高侧光下的身影,柔和典雅,大树,绿色的榆钱,一边是一块块线条突出的岩石,此时此景,宛然油画一般。


是的,将辛劳融化,把简单升华,将酸苦淡去,将坚强包藏心中,寻找生的出口,活的路子,寻觅春天的绿色……


没有谁的路会直溜溜的,总会曲曲弯弯的!一点榆钱儿,或许就是一个生的希望,一道生活的风景线!


回到家里,王大娘将榆钱儿摘洗好。添上锅,烧上水,加上一小把玉米面儿,用铁勺顺时针慢慢摇动,开锅了,玉米糊糊熟了,加上一大把榆钱,散发着玉米的浓香,榆钱清香的粥做好了!


“多么鲜绿的粥呀!”王大娘自语着,开心地笑了。然后,又蒸了玉米榆钱窝窝头,煎了个榆钱饼子……


柴禾在泥炉里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淡青色的炊烟袅袅地升上了天,榆钱饭的香味儿飘出去很远,很远……


有时闲下来,王大娘一个人去看那片榆树林,一阵风过去,树上的榆钱纷纷飘落下,山上,路上,石头堆里,到处是榆钱了。“这下富了,有钱了,”王大娘对人说:“榆钱榆钱,就是余钱呢!家里有余钱,说明日子好哩”!王大娘的眼里有点酸涩,而对未来充满着展望!


就在不经意间,那些飘飘落下的榆钱,某一日里,悄悄地生了根,发了芽,一棵棵小榆树紧挨着开始生长,很难想象那片高大粗壮的榆树竞是这小小树苗儿长成的。“都挤成一堆,咋能长得开”?于是,王大娘在一个雨天,把这些苖儿分开,给树苗找个地方分栽上……


若干年后,由王大娘分栽的这些榆树都快长成水桶般粗细了!


不是么,用善心裁上小榆树苗,长成了大树,葱葱郁郁,绿荫一片……


有时,王大娘还给人家讲榆钱的故事……


她说: 古代有个恭亲王府,王府的后花园假山前面的水池,形似一蝙蝠,又似一元宝,所以取名蝠池,而且池水只能从东往西流,不能反向,不然的话就意味着钱财的流失。


水池上方种着榆钱树,每到榆钱成熟的季节,榆钱就会落满整个池子,榆钱正像那铜钱,而水池则是聚宝盆,把榆钱全留下了……


王大娘想信,榆钱是有灵性的,与山里的人息息相关,吉祥富贵的!不然,怎么会在月光下映到窗口上问候,晨光里喜鹊在上边喳喳欢叫,又变成甜甜的美味,让她的孩儿和家庭度过难关呢!


榆钱是普通的,平凡的,而王大娘家乡的那个小地方—张林嵧,更是普通的,平凡的,甚至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然而,王大娘和村里的人,都说这里是福地,没有多少土,却长出大片的榆树,望不过来,那榆钱儿恋上大树,蜂涌着长,那榆叶儿挤着抢着吐绿翻新,那榆枝儿柔软成条,情意缠绵,化作小筐子,小篮子,盛满地瓜,土豆,豆角……还变成了孩子们的口哨子,诚可谓,枝作口笛声悠远了。


于是,就在一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清晨,在张林嵧那个山坡上,在那片榆钱花盛开之时,谁的口笛声引来了花喜鹊,长尾灰喜鹊,云雀,白头翁,黄鹂……众多鸟儿在争鸣!


王大娘看到这一幕,喜的合不拢嘴,她知道,那是奏着的家乡山野上的轻音乐,是自己内心的曲儿……


图片/汉晋斋

文字/汉晋斋



作者其它作品

画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