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难免会摊上几件这样和那样的稀奇古怪事儿,让你镂心刻骨。

杭州城西有一块美丽的自然风景区,叫:西溪湿地。我每次去那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四十多年前,在北大荒插队时也有一块相似的湿地,叫沼泽地。
那是一片美丽的沼泽地,从远处望去,郁郁葱葱,神幻莫测。尤其是到了夏天,满眼是黄涔涔的小花,阳光照耀下,一片金色,闪耀朵妍。听老乡们说,那小黄花晒干了就是城里人喜欢吃的黄花菜,也叫忘忧草。我们杭州知青从美丽的西湖来到北大荒的大草甸,见着那片遥远望去像个美丽的大花园的沼泽地,心里有一种“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感觉,以此亦可淡忘远方的西湖,而不陷恋家的苦情。

  老乡们也把沼泽地称为"暖哈",还告诉我们这些外来人说,越是好看的地方越危险,千万别随便靠近那里,一不小心会陷下去,要不了一锅烟就找不见人影儿了。读书时,在电影《万水千山》中见过那害怕的情景,红军战士在过大草地时,经常有战士一不小心就被沼泽地吞没了。

我们知青都是十多岁的孩子,似懂非懂,不相信真有那种神奇的事情,再说,城里人喜欢用黄花菜烧肉吃,喷喷香的,不去采些回来,才是傻子呢! (那年头,黄花菜是春节凭票供应的食品。)

  我们几个男女知青是结伴去那块“暖哈”的,一起去的还有生产队养的那条叫“大傻”的狗。

北大荒的晴朗天空永远是湛蓝无暇,缤纷的云彩就在我们的头顶悠悠自如、翩翩起舞,并且不断地向我们频频点头,似乎在热情地招呼着 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客人。自从来到农村,每天起早摸黑地干活,难得有心情去体会这一番诱人的美丽景色,“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
大傻认识路,也知道我们今天要去哪,它一直在我们前面不停的来回跑,在它的导引下,我们几个男女知青,高兴的唱着歌,连蹦带跳的往前跑去。

  在学校读书时,曾经去生产龙井茶的的圣地梅家坞村参加摘茶叶的学农劳动。而眼前无边际的黄花世界,满草甸子一簇一簇的,清新淡雅,像似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柔软的金色绒毯,比摘茶叶的活儿更刺激更新鲜。我们就在这金色地毯上一边欢走欢跳,一边把那些还没有开花的花蕾,轻轻地采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准备过后在太阳下晒干,然后邮寄回杭州,这也算是给杭州的家人做点贡献。

  就在我们一步一步往草甸深处走去,有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小动物从我们的身旁一溜而窜了过去,眨眨眼就没了踪影。后来听老乡说那是狍子,狍子适宜在这样的沼泽地上奔跑。这时,随我们一起而去的“大傻”突然发出尖尖的叫声,从我们的身后猛地向前面扑去,大概离我们十多米远的地方,那“大傻”不动了。大傻,努力把头转向我们,用直愣愣的眼神看着我们这些人。我们发现大傻的身子在下沉,大家都紧张的发憷、用呆呆地眼光注视着前面的狗,可以清晰地看到,大傻的眼睛是红红的,眼眶里还转动着两粒很大的泪珠。......


大傻狗是我们知青忠实的朋友。我们男生下乡后被安排住在生产队的马号里,这条狗就成为我们的伴侣。每天下地干活来回的路上,它就在我们的前后窜跑。晚上我们休息了,它就蜷缩在我们的炕边。有谁半夜起来出外方便,它赶紧起来走在前头,用前爪把门推开,一直等你完事,它就像一位忠实的守护神。大傻因为长得结实彪悍,像条小牛似的,所以我们去小树林捡柴火,经常让它拖着爬犁当牛使唤。现在,大傻为了救我们几个杭州知青的生命,它勇敢地冲在我们的前面,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告诫我们前方存在的危险。

  大傻无声无息地在我们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逐渐消失了。我们也立即停住了脚步,大家同时大喊:大傻!大傻!大家都为这条狗流下了真情的眼泪。几个女生还大声连哭带喊:大傻!大傻!那一刻,我们不约而同地把口袋里所有的黄花全都抛向空中,撒向那条仍清晰可见的大傻留下的足印上。

  一个人的一生也只能有那么一次。那一次,生命差点陷入美丽的沼泽,而是被一条狗呼唤回新的生命。

多少年以后,我回到了城市回到了杭州,也会经常想起那天发生的事。

其实,在我们的现实人生中,也会经常遇到恰是美丽却是能陷人于绝望的沼泽地。八十年代我进入政府部门做事。当我第一次步入门口有人站岗的红墙大院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被沐浴在阳光下,充满了无比兴奋、激动和自傲。可是,慢慢地就觉得,在机关工作每天如逾越一个接一个的坎坎,然后是精疲力尽。如果你明智,就选择志同而道不同。不可同污,不可逐流,留些洁身自好。若干年后,当你在夕阳时分离开那红墙大院,就如跨过了“沼泽地”,而头顶仍留有一片阳光。

  于是,我在心里燃起了一个念头:人的一生似乎就伴随着美丽的沼泽地:徘徊,徜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