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玉是大观园里的特殊人物,是金陵十二钗中唯一一个与四大家族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她本是苏州人氏,出身仕宦人家。因从小多病,不得已皈依佛门,并带发修行。妙玉“为人孤高,不合时宜”,她是佛家弟子,却是庄子思想的追随者,她茶艺精湛,为“红楼诗仙”。

读过红楼梦的都知道,妙玉在红楼梦中出场不多,大约出场五次,书中关于她的信息大概是父母双亡,自小多病,家里为她买了许多替身,皆不中用,最后只好自己遁入了空门。

直到妙玉的师傅死去,告诉她,说妙玉衣食起居不宜回乡,让她在京静居,等待结果,所以她未回乡。
元春省亲,王夫人被妙玉的佛学修为所折服,因而下帖请她进了贾府,住进了栊翠庵。
宝玉生日,妙玉赠生日帖,署名“槛外人”,宝玉初不解,亏得岫烟的提示,宝玉恍然大悟,回帖自署“槛内人”。
中秋节林黛玉和史湘云联诗,联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时,妙玉出现了,她续了几句诗。
贾府抄家后,贾母病危,妙玉前来探望,与好友岫烟、惜春叙旧。
贾母出殡的当晚,妙玉出园,去惜春房中坐谈、下棋,被入室打劫的贼寇盯上。
次日夜间,妙玉遭劫,应了“无瑕白玉遭泥陷”。 这就是妙玉的全部故事。

妙玉是曹雪芹珍爱的人物之一。虽然在前八十回正面出场仅两次,又是金陵十二钗中唯一一个与四大家族没有亲戚和姻缘关系的女子,但她排名第六,在“脂粉英雄”王熙凤之前。

曹雪芹笔下的妙王是一个局外人,与世无争,她爱读庄子的文章,这意味着她对政治,对权力,没有兴趣;她鄙视功名利禄,不以世俗的观点论人;她是一名高士,能与天地、与宇宙、与自然相通;她又是一个洁雅之人,追求外在的洁净与内在的洁净是她的人生追求。

红楼梦中描写妙玉最多的是"凹晶馆联诗",中秋的晚上,黛玉和史湘云到凹晶馆去联诗,到了一个说“寒塘渡鹤影”,一个是“冷月葬花魂”时,妙玉出现了。黛玉对她非常尊敬,说“平时我们都不敢请教你”,称她是“诗仙”,“正好今天你难得有这个雅兴出来,你看看,我俩写的诗行不行?不行的地方你给我们改一改,实在不行就不要了,你给续几句”。受黛玉之请,妙玉续完此诗。


这几句诗可以理解妙玉其人,妙玉诗:“歧熟焉忘径”,就是说,我对歧路岔道太熟悉了,不可能忘记人生的大道?“泉知不问源”是说,我对泉水的来龙去脉,泉水的源头非常清楚。接下来是“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意思是:我有很高雅的兴致,悲愁怎么可能乘虚而入呢?我没有任何忧愁,哪里会心烦意乱?“芳情只自遣”,高洁的情怀我只能自我排遣,为什么呢?“雅趣向谁言?”我高雅的志趣,向谁诉说?大有一种曲高和寡的感叹。

她最喜欢的是《庄子》,她属于超尘脱俗的高士。邢岫烟说她“僧不僧,俗不俗,男不男,女不女。她不僧,不俗,不男,不女。她不是普通的人,是庄子笔下的神人,庄子说神人无功,妙玉鄙视功名利禄,富贵荣华,是曹雪芹笔下的神人。在精神上,学问上,尤其在精神上,是高于宝黛钗这些大观园里的第一流知识分子的人。

说妙玉鄙视功名利禄,荣华富贵,你可能有异议,会拿她对刘姥姥的态度来说事。其实我过去也是这样看的,随着生活阅历的提高,对红楼梦的深入,我有了新的看法,我认为妙玉既不嫌贫,也不爱富,试想如果说妙玉嫌贫爱富,那么她就不会和邢岫烟相交,因为岫烟家是很穷的,由此可知妙玉并不嫌贫。

同样的妙玉也不爱富,因为妙玉虽然给了贾母那个成窑小盖钟喝茶,但是给贾母泡茶的水却不是最好的水。而且最基本的客套之后,妙玉就把宝钗、黛玉的袖子一拉,去喝体己茶了,妙玉给了宝钗、黛玉以及后来加入的宝玉更好的茶器泡的是更好的水,这难道是妙玉爱富吗?相反这是妙玉的真性情,它表现的是妙玉欣赏与不欣赏的问题。贾母他们吃完茶走出栊翠庵的时候,妙玉是“并不甚留,回身便把寺门闭了。”而后来76回,同样的场景,联完诗后妙玉把黛玉、湘云送出园门,是一直目送她们走远,看不见她们的背影后才将院门关闭的。这个鲜明的对比就很好的说明了妙玉绝不是嫌贫爱富的人。


至于为什么讨厌刘姥姥,她单纯是讨厌脏而已,过分的洁癖可以说是妙玉唯一也是最大的缺点。但是妙玉还是很厚道的,就算她讨厌刘姥姥,但还是答应宝玉把名贵的茶杯送给刘姥姥卖钱度日。

曲高和寡的妙玉是一个孤独的行伍者,她几乎没有朋友,一个人独行于天地之间,与天地与宇宙同辉,书中仅有的的几个交往者很难说算得上是朋友。

贾府里与妙玉有交往的有四人:一个是邢岫烟,一个是惜春,一个是黛玉,一个是宝玉。但是这四人也并非全是与妙玉相契无间。邢岫烟幼时妙玉曾教其识字,妙玉与岫烟交往,多半是出于师生之谊。惜春虽与妙玉有共同的语言,但惜春身上多的是烟火气,少的是灵气,她们的交往只限定在谈经论佛上,要达到心灵交流,恐怕还差一截。黛玉本是一个高洁孤僻之人,可妙玉的高洁与孤僻又胜黛玉三分,以致黛玉也有了远妙玉之意;如果说宝玉对黛玉还有一种俗情的话,那么宝玉对妙玉有远观而不可亵玩之情,是一种敬重之情。


金陵十二钗都属于薄命司的,妙玉也不例外,尽管她与四大家族没有联系。按常规说,妙玉从小失去父母,青春年少不得已而出家,又因生性孤僻,没有知己朋友,一个人无牵无挂,孤苦伶仃,就是苦命的了,可更苦命的还在后头,尤其是她的结局。

关于妙玉的结局众说纷纭,我倾向于贾府败落后,妙玉一个人回苏州,遇见了一群强盗,或者说是昔日的仇家,玩弄完后,将她卖到妓院。这样的结局回答了“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这个判词。同时这个结局也让我们明白了她师傅为什么不让她回苏州的原因。

总之:妙玉这个佛门弟子,崇尚庄子的道家思想,又精通茶道,喜欢下棋,擅长推演先天神数,又被林黛玉称为"诗仙"。这种纯精神型的追求使她成为柏拉图,几乎不食人间烟火,仿佛一个神妃仙子。

她与世俗格格不入,生话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中,但结果依然悲催,追求洁雅之人落人风尘之中,理想在罪恶的社区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写出了人生的无常,社会大背景下小人物的无能为力,进一步揭露红楼梦的主题"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历史悲剧,以及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