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afan

出镜/静雅

不谈人像写真,因为我并不看好它。大多的写真会随时间的久远愈显苍白而非历久弥新,也难记忆犹新。倒不如平日里抓拍的偶然瞬间,如果这个瞬间让你产生心灵的共鸣,那么多年以后当你翻阅起仍会情不自禁,慨岁月之长河叹人生之美妙。这样的照片所产生的留存价值绝非美颜摆弄修图所能造就的,写真并不拒绝新闻,新闻具有真实性。

而三年前我还是热衷于拍写真,包括本篇的静雅。认识静雅是她大学时在一个嘈杂的酒吧里,安静略带忧伤的样子与当时氛围显得格格不入。静雅中文说得不错,沟通起来并无障碍,因为来自乌克兰,多少我也理解一个离乡学子身上所背负的情感,那一年的乌克兰时局特别不稳,多有战争见于报端。

最初约拍静雅也只是因为长得好看以及带有忧伤的气质,但我不能不考虑她所处的环境给她带来的影响。这是我的素养,我不能妄自揣度当然更不能毫无顾忌地把她置身于一片繁茂的诗意里以此哗众取宠。

所以我还是找了一处废墟,是一座空旧的厂房,并配了白鸽与百合有着象征意义的作为道具。其实后来我内心有过检讨,对于这种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的做法。即使善意的方式,毕竟也不能忽略文化的差异,好在静雅认可也表示出谢意。

拍写真一定不能忽略人物的内心世界,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很重要甚至最重要,无论开心忧愁还是心如止水,都应偏向于自然地流露和真实地表达。姿态也一样,摆的成份自然越少越好。我只是对静雅说,不用刻意,我愿意抓拍。

我以前拍过不少的美女,她们更多地会倾向于着装与体型,统一的瘦身与磨皮,这不仅增加了我的后期工作量,也让我在这机械的程序里愈发的审美疲劳。静雅例外,她说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她就是什么形象,拍出来就好。

我不是专业的摄影师,很多时候也会感到困惑:比如一次写真,究竟是当事人还是摄影师作为拍摄的主导?同样,片子所要传达的意思又以哪方为准?其实这本该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却往往让我们拎不清。又如时下包括美篇流行的环境人像,那些着了汉唐的民国的服装,身是像样了,心境却只有模仿了,若是没几年的诗书沉浸,那大概也是模仿不了的吧。

当然也见过不少废墟上的人物写真,常常以大片的形式,包括夸张的灯光运用,夸张的人物表情,大胆的服装设计或裸体来表现模特,然大多都陷于俗的境地。似乎摄影师都不愿意去想一想,除了博人眼球,它还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没有小觑他人之意,事实上我只是在反思自己。我们在摄影中常常会不可避免地犯错或步入误区,这并不奇怪,悟性好的都成了大师大咖,悟性差的就只能步步钻研,提高修养。所幸我还是属于能坚持自己的,绝不人云亦云。对我来说,即使在春花秋月下拍写真,也只求"美死″,不愿"美腻″。

静雅拍完写真的第二年也毕业了,留在了中国,她就读的大学。我们很少联系,偶尔在微信里有关注。之后她嫁给了同校的一位黑人教师,又生了宝宝。去年曾说起让我给她宝宝拍写真,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

其实这几年我都没拍过写真,相机几乎成了我娱乐生活的一种工具。去年的时候那处废墟巳夷为平地,在城市建设的道路上被一笔带过,不是古迹自然没人再关注它,纵然曾经多少热闹如今也只剩云淡风轻了。

前段时间读巫鸿的《废墟的故事》,里面有写道战争留下的废墟和和平时代拆迁的废墟,历史意义不同。现在想来我那象征性地表达会不会有不妥值得商榷,但作为一个摄影人学会在拍摄时对大环境小环境以及环境补充上有所思考依然值得肯定,值得沾沾自喜。

近日叙利亚的战争好象愈演愈烈,稍微关心时政的人都能从网络的图像视频中看到叙的惨状,可见国之强盛的重要——在无宁日的国度里只有纪实,没有写真。

不谈人像写真。随着科技的进步,大量的写真摄影师势必被人工智能取代,而随着审美的提高,更多的写真摄影师也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注:以上言论纯属个人,如有失偏颇也不必大惊小怪)

《静静地凝望》

afan

大地跪倒在你的脚下

那里长出了青草 和孤独

请你抚摸它

忘记你曾经生活在另一座天堂

也忘记那座天堂里的光芒曾经照亮沉默

你的沉默曾经也长出翅膀

当飞鸟遇见钟声

斑马在光阴里留下半个身子的影子

请相信我们的纯真

来自于我们的相互凝望


静静地凝望

夕阳里的马车越过昏黄

清晨 孩子迷失丛林

经过城堡经过废墟上的思考

静静地凝望

白墙背后隐匿的无数诱惑 它们

正悄悄接近你不设防的身体

静静地凝望

那些关于宿命的词

平等艰辛怜悯恐惧关怀

它们的原始意义

以及真相

当大地直立

我们也开始行走

请相信

我们的纯真来自于我们的相互凝望

因你玩耍自然的灵性毫无粉饰

你所有的回忆将镀上金光

因你端坐在幻想之上不屑其他

当光明降临

我们也学会了飞翔

让贫困疾病战争远离我们的家园,祈愿我们的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