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的第六张彩画儿终于完成,从起线稿至今,断续一个多月了。其间经历母亲病急抢救、重症监护直至出院基本恢复;其间眼见医院走廊见缝插针排满病床、眼见年轻年长者病得无可奈何苦痛不堪、眼见医生们给病人刮骨疗毒平静如水,我更深感平安健康就是大福,人能真正抓住的,就是眼前这些时光。

  有人说,向死而生,是最积极的活法,是啊,真切知晓我们是会死的,人心应知止。

  现在,我就趁着无常未至,心血未冷,好好做每一件手头事,好好善待生命中遇到的人,对工作尽职、对生活尽责,如是,安心。

  虽然正面稳定有序的内心状态不是通过“诗和远方”实现的,但若能再拾攒些许碎片时间,玩点心爱的无用之美,实在是平添欢喜。

这张画,工笔水彩写意都不像。有不少朋友问我,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好好跟老师学学朗诵、绘画或书法?甚至免费的都不去?因为,我仅仅只是喜欢,喜欢自由自在地乱画乱念乱写,哪怕念诵气息不对、哪怕画的写得不伦不类,但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像风一样自由,多好。

单纯的喜欢,就无关乎物质,也与前途、成就感都没有干系,它是一种生活趣味、精神状态、心灵体验,只要它在安稳的内心和身体定根,怎样自由地飞扬都不是泡沫。


  不过,为自由喜欢付出的代价是:自学没有老师指导,遗憾和弯路难免,比如初稿将荷叶画缺了,补上后叶子又显得太大了,只好加上一只不清爽的蜻蜓。

幸好,失败中,我看见了进步。

越聊越扯远,眼睛累了,摘两句古诗收尾吧: 人生似水岂无涯,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


向朋友们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