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嫚

图/慕容小意


说起来这是两个多月前的事了。将近年关了,我兴冲冲地驱车去置办年货,可就在调整后视镜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镜子中的自己竟有了男子一样的喉结!


禁不住哑然失笑:难道处于更年期的我,真的要雌雄合一了吗?可转而又觉得不然:这个年纪的女人的雌激素值是在每况愈下,可也不至于会分泌大量的雄性激素吧?


手不住地摩挲着突起的地方, 联想到近期有些嘶哑的声音,有些憋闷的感觉,心里便有些惴惴,购物的兴致也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几位家人的陪同下,我来到本地的三甲医院就医。大夫打手一摸,立马得出了结论:嗯,是有东西!只见家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脸色凝重了起来。


大夫的笔在检查单上刷刷刷地写着,我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大夫,啥……啥病?”家人的声音明显打着颤儿。

“先去做B超,做了再说!”大夫不容分说地递过单子来。


仪器在脖子上缓缓地滑来滑去,我紧张地捕捉着大夫脸上的蛛丝马迹。可大夫的面部表情平静如水,没有泛起一丝丝的涟漪。——我拿着一纸写有“甲状舌管囊肿”的报告书,忐忑不安地回到诊室,低眉顺眼地立在医生跟前,那样子活像在等待最后的宣判一样。

大夫的手慢吞吞地从一行行的数据下面滑过,这可让我这个急性子有些心焦如焚了:“大夫,你就先说我还能不能活吧?”大夫从眼镜上方抬眼瞅了瞅我,乐了:“哦,别紧张,是个良性肿块,多因焦虑不安、情志不舒所引发……”


“这样子啊!” 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一边把一颗揪着的心妥帖地送归原处,一边喜滋滋地收拾东西准备和大夫告别,可大夫却随即开了一张住院单:“必须做手术!想年前做还是年后做?”一席话让我顿时又呆若木鸡……

虽然和大夫有了年后手术的约定,但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或许还有别的办法,比如导流,比如微创……可查阅了大量的医学资料,结果却并无二致:只有手术才能根治!

想到术后的脖子上会留有一道有碍观瞻的疤痕,心里便有一万个不情愿!所以手术计划一拖再拖,从天寒地冻捱到了春暖花开。可这个囊肿近来却有越长越大的趋势,因压迫到了气管,那种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的憋闷感觉也愈发明显了!无奈,只好痛下决心去除顽疾!


手术日期敲定后,首先把两只狗宝安顿到妹妹家寄养。它们已与我朝夕相处了多年,看到载着它俩的车渐行渐远,不觉竟感受到了依依惜别的滋味。


一大堆该做的不该做的检查,终于做完了!我躺在通往手术室的推车上,一边看着头顶上淡蓝色的天花板向后急驰而去,一边用打趣回敬着家人的嘱托:“不紧张,不紧张,我叫‘不紧张’!”

手术待候区内,载着近二十个病号的推车一溜儿排开,蔚为壮观!护士们在车子之间来往穿梭着,忙碌着,一派繁忙的景象。


一位护士前来点滴术前营养液,我便趁机拜托她:“姑娘,你能不能跟麻醉师通融一下,少打点麻药?我这人脑子简单,打多了我怕会变得更傻;再一个,让主刀大夫把刀口缝得好看一些,我还不老呢!”没承想,这番话竟把姑娘惹得花枝乱颤:“哈哈,阿姨真逗,你这可不是小手术!”


忽然,临床的大姐开始“嘤嘤”地哭泣起来,嘴里还在喃喃自语:“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我要没了可咋办呀?” 低咽的哭声让我猛地意识到:是啊,再过一会儿,我也要“任人宰割”了,万一有点闪失,我眼睛一睁一闭,人也很可能走了呀!想到这儿,好像身上有痛点一下子被戳中了一样,心里便有了千千结,禁不住地凄惶起来。

想到去年过50岁生日的时候,自己还在感叹:似水流年沧桑了我的岁月,蓦然回首,已是半生!可现在想起了一个哲人的话:“人生是一场长达百年的马拉松,50岁只走了一半,另一半行程才是真正的人生!” 


是啊,虽然我已远离花季,但花开是景,花落却成诗,我还想在变老的时候变得更好呢:我想精进摄影技术,拍出更多养眼养心的作品;我想继续阅读那些在琐碎的日常中带给我一份安然、一份静谧的温暖的文字;我想一如既往地自驾旅行,多多欣赏不一样的风景,体会不一样的风情……要做的事情还有那么多,若生命在此戛然而止,自然是心有不甘呐!


家里的两位耄耋老人最是让人牵挂了!年迈的她们一生中饱经生活的磨砺,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成人,实属不易!所以,善待她们就是善待自己的良心。如今,娘亲与婆母,一个晕得厉害,一个喘得厉害,可我却常常因各种牵绊,分身乏术,不能时时与她们一起住在平常的日子中。老人步履蹒跚、踽踽独行的身影依稀就在眼前,想到有可能不再陪她们一起慢慢变老,心里不免五味杂陈……

孩子现远在海外求学,虽已有了心仪的女友,但谈婚论嫁尚遥遥无期,更不用说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了,“闲坐门前摇椅憩,笑看儿孙院中嬉”的心愿还能得偿吗?——孩子,原谅为娘的曾望子成龙心切,可现在我只想对你说:一切尽心即可!别人只关注你飞得高不高,只有为娘的关心你飞得累不累!要记得,世上最温暖的地方是家,最牵挂你的人是妈!


而我最愧对的莫过于家里“那口子”了。为了让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你苦心经营自己的事业,用并不伟岸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家。


而我却不是有似水柔情的女人!唉,悔不该对你没有温柔以待,稍有不如意之处便要和你急赤白脸地一争高下;也不该在你应酬客户喝得酩酊大醉时,没有及时奉上热茶,还情急之下野蛮地又挠又掐;更不该在结婚纪念日,因你捧回的不是鲜花,而是一束俗不可耐的塑料花时,指责你的迂腐木讷……人生无常,或许这次一个转身就是天涯,唯愿与你继续牵手的人会真心地疼惜你、包容你吧……

“醒了,醒了!”声音似从遥远的天际飘来。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恍惚之中,一位护士姑娘在俯身问我:“阿姨,你真的是51岁吗?我怎么咋看你也不过38岁呀!”心下窃喜,正要有所表示,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脖子也被箍得不能动弹了。


麻药劲一过,刀口处便由隐隐的痛变成了锥心的痛。喉咙处已肿得没有了一丝缝隙,口水都已难以下咽,不断地从嘴角漾出来!嗓子又干又痒,像有羽毛在拂来拂去,可又不敢剧烈地咳嗽,生怕将伤口撕裂。颈托的束缚让身体严重受限,辗转反侧竟也成了一种奢望!那种难以言表的痛楚,直让人感觉生无可恋了!


一天两次的雾化,及大量抗生素的跟进,终于让术后三天滴水未进的我,喝下了第一口米汤!可米汤中不慎掺入的三颗米粒儿,却卡在喉头上,咳不上来,咽不下去,折腾了个百爪挠心、面红耳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已憔悴得难堪,回想起三天前被人夸做年轻的话,恍如隔世一般!

静静地盯着吊瓶里的水缓缓地滴落,一次次地激起小小的浪花,我也思绪翩迁:作家史铁生曾这样说:“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是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的嗓子是多么安详;生出褥疮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时,才看见端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


是啊,人们往往在身体不适的时候,才怀念起身体无恙时的美好;在失去健康的时候,方领悟到健康才是真正的王道!可“世间浮光迷人眼,更有琐屑乱人田”,人在旅途,为生计奔波,我们往往把金钱、名利、地位……作为了忙于追逐的目标!而恰恰是为了追求这些身外之物,让我们付出了身体透支的代价!人们辛苦地打拼,归根结底是为了美好的生活,“身体是本钱”固然是老生常谈,可健康缺位了,你还是人生的赢家吗?


湖南卫视的汪涵,从无名小卒成为令人无法望其项背的当红主持,其间所付出的努力不是常人所能想象。而他功成名就时正是被病魔击倒时!他对人生的感悟令人警醒:“病了才知道反省,世界少了你还是世界,你少了自己就没有了一切!” 是啊,在繁华尘世间行走,生活总有满足不了的欲望,可只有健康的活着,你才能家庭和乐,才能陪伴孩子长大,才能赡养父母老去……所以,人生能笑到最后的,不是赚钱最多的,位置最显赫的,而是能健康地守望生活与岁月的点滴幸福的人!

杨绛先生说过:“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玻璃脆。” 是啊,谁能预料明天与意外哪个会先到?烦恼无数,想开就是晴天;繁华三千,看淡即是浮云!所以要学会用淡淡的心过淡淡的日子,春到了看花开,秋来了扫落叶,健康的活着,真诚的爱着,用心的守着,且行且珍惜,且活且开心,手握已有的简单和快乐,抬头能看见蓝天,低头能闻见花香,这才是最幸福的味道!


终于盼到了出院的日子!步出医院的大门,有柔柔的清风拂面,有温煦的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被病榻囹圄了多日的烦绪不觉已遁迹,明朗、愉悦的情感在心间滋长、荡漾!经历过病痛的我,真真地体味到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间,便是人间好时节”的妙处了!


转身看到了一直陪侍在侧、须臾不曾离开的家里“那口子”,突然间心头充满了柔情蜜意,于是乎向他绽放了从未有过的如嫣的笑容!不料这一举止把人家惊了个满地找牙:“啧啧啧……,这手术真把脑子做坏了呀……”😊

写于2018年4月